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畢竟能讓藥皇穀這般對待的,也隻有那些無上級彆的勢力纔有資格享有。而藥皇穀能給黃家開出這般條件,對於黃家而言,也是足以讓其付出一切代價了。起碼這條件,她百草閣給不起。“曉閣主,既然知道了為何,那便讓小的,來請閣主你上路吧?”說完,這藥皇穀為首之人,不知道從哪兒喚出來一柄長刀。周身仙力翻滾,法則之力也隨之顯現而出,彙入那長刀之中。仙王境的修為也隨之爆炸開來。而虛空之上的一眾藥皇穀小蝦米也在看見男人動身...-

轟!!!

劍氣互相碰撞絞殺。

所形成的道道波動,都朝著外邊擴散而出。

兩道劍光相互撞擊,向四周蒼穹撕裂,整個天空頓時變暗了下來,猶如末日場景一般。

猩紅色劍氣夾雜著一道又一道的法則之力。

這是隻有踏入命宮三境才能領悟的法則力量。

顧乘風初入命宮三境,還未曾領悟。

哪怕依靠劍陣將自己的實力強行突破到半步大帝。

也依舊冇辦法觸碰到法則絲毫。

而血靈子不同。

他已步入命宮三境很久了。

因而對於法則也早早就領悟到了。

大爆炸過後,劍氣消散,攻擊消失,天空之上凝聚的猩紅法則之力依舊盪漾,久久無法散去。

在血色蒼穹的籠罩之下,底下眾人體內氣血翻滾不已,神魂之力也在血色法則的照射之下,越發的虛弱。

這法則,竟然可以燃燒靈魂

“小心,都往後退,這法則有古怪。”

倒飛而出的君如燕,此時擦了擦嘴角留下的鮮血,對著呆立在原地,麵露苦色的眾人說道。

聞言,在君如燕的提醒之下,他們也感受到了自身的古怪,連忙驅使靈力護體。

身形不斷往後退。

前方,血靈子漆黑的長髮如流水,隨風飄起,他持血色長劍,一臉詭異,劍指君如燕平淡道:“你們也成為我路上的墊腳石吧!”

熊!

熊!

鼎爐內,靈火肆虐燃燒。

原本就經曆過一場大戰的他們消耗本就極大,如今又花費了不少力氣攻擊這座困住他們的大陣。

如今,他們已經差不多是油儘燈枯了。

不少人在靈火的煉化之下,神魂消散。

伴隨著嗜血劍宗弟子的‘祭身’他們頭頂的靈火燃燒的也越來越旺盛。

壓迫感也隨之倍增。

“啊……”

“不要,我不要。”

“書無言,你,都怪你,都是你的錯!”

“要不是你,我們...我們也...”

看著自己變得越來越虛幻,熾熱感越來越強,看著周圍不少人已經承受不住被一一煉化。

那些還強撐著一口氣的弟子紛紛出口不甘喊道。

在看到苦苦支撐,還在攻擊大陣的書無言,他怒吼了出來。

可吼到一半,又不好意思說下去。

真的是人家的錯嗎?

自己冇錯嗎?

若非自己抵不住這誘惑,又何須於此

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這一切,又能怪的了誰?

說完,還冇來得及說些什麼道彆的話。

他們的身體便被靈火給一一煉化。

最終形成一滴潔白的液體,朝著靈火方向飛去。

鼎爐大陣內,無數被大陣籠罩的人兒紛紛跪地不甘怒吼。

可無一例外,他們的身體。

一點一點的被煉化消散。

最終液體凝聚,一團大液體將靈火團團圍住。

最後,整個爐內,僅剩一人在苦苦支撐著。

可他身上的氣勢,早已冇有了之前的那般強烈。

此時,他的雙眼迷離。

看著自己身邊的師弟師妹一個接著一個的被煉化。

又看著在大陣之外不斷攻擊著血靈子的顧乘風,君如燕二人。

回想起之前自己說的那句‘白癡’...

他仰頭朝天大笑。

原來,我纔是那個白癡......

葬送了紫薇劍宗一代弟子的...

最大的白癡!

看著頂上的那團被液體圍住的熾熱的靈火。

好似在對他說:快來,就差你了。

此乃,絕地!

無生還的可能。

最終在他撲朔迷離的眼神中。

他的身體,也隨之被煉化掉了。

最終,化作一滴液體,融入了其中。

在他融入了那一瞬間。

靈火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一道清晰可見的人影緩緩在內凝聚。

轟!!!

哢!!

鼎爐破碎。

散發出清脆的玻璃碎地聲。

周圍無數的靈氣如同發了瘋一般朝著靈火湧去,將靈火給團團圍起。

靈火內,一股極強,極強,連大帝都未曾具備的威壓,向外散發而出。

好似想將這片天地給一一震碎。

一股極為強勢鎮壓此世間一切的力量,自靈火體內透露而出,禁錮住四周空間,讓四周空間中的神魂,全部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看到這一幕,原本想持劍殺向顧乘風二人的血靈子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興奮地止不住顫抖起身軀。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哈哈哈哈哈哈,大勢,屬於我血靈子的大勢馬上就要來了!”

老者的複活已成定局。

如今在做什麼都無意。

冇有意義。

“這到底,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股威壓...遠超大帝!”

“這...”

尚且存活著的眾人,看著靈火之上,凝聚了無數神魂力量而形成的巨大神魂體。

看著其身上散發而出遠超大帝氣勢的氣勢。

他們麵色變得十分慘白。

他們見過大帝。

可大帝的威壓...

在這裡卻顯得那麼的,那麼的渺小...

哪怕大帝降臨,隻要這神魂體一念。

大帝也得身隕。

聞言,隻見血靈子掐準時機,摘下手中的戒指,一把朝著靈火光團用力一拋。

“東老,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哈哈哈哈,小靈子,放心,本王答應你的,會給你的。”

隻見戒指散發出一道耀眼白光,一具曆經滄桑的神魂突然從中飛出。

朝著那靈火光團就衝去。

隻見他雙手掐訣,一道又一道詭異符文從他手中浮現。

慢慢的符文隨著他雙手的擺弄,就附在了光團之上。

他掌心朝起抓去,一把將其抓在手中。

蔑視得看了一眼餘下之眾。

一口將光團吞入口中。

附在靈火之上的神魂之液,在他吞下腹中的那一刻,在他體內流淌開來。

由數位弟子神魂所化的神魂之液,正不斷地滋補,修複著他原本殘破的神魂。

“聚魂珠!”

聞言,一直看著局勢,沉默不語的沈青青,在看到老者出現,將那團靈火吞入腹中的時候。

終於是察覺到了一些異樣。

這不就是聚魂珠嗎!

聚魂柱的形成,需要聚魂珠作為引子,而聚魂珠可以聚萬魂。

但是這座陣法所凝聚的鼎爐所誕生的靈火可以煉化萬魂,因而將其附著在聚魂珠上。

通過聚魂得以煉魂。

最終形成一種可以滋補,休養神魂的液體。

而通過聚魂珠鎮壓萬魂,以鎮壓的時間長久凝聚‘魄’而言。

更為的簡單粗暴,效果更好。-,便也是不由得,多加快了幾分。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他們與曹虛的距離,也是不由得,變得愈發靠近了起來。這不由得,讓得他們倍感欣喜...彷彿勝利就在眼前...可他們並不知道的是,這其實,是曹虛故意為之的...“就好好的,嚐嚐我送給你們的這份大禮吧!”一路不停奔趕的曹虛,好似到達了他此行的目的地一般,很是突然的在一處充滿了強大威壓的洞府門前停下了腳步。“若是冇有記錯的話,此時的赤炎吞無心有所感,亦有突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