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粉末落在二軟傷口上的一瞬間,便將二軟所流下的血液給止住,傷口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見狀。莫靈兒喜笑顏開。因為那女孩的指甲有點長,在加上有佩戴東西,似乎是由一件品階不低的仙器所鑄。所以憑藉著二軟那微不足道的自愈能力,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癒合。看著恢複如初的二軟。莫靈兒趕忙將它放到自己腦袋上休息。隨後對著曉醫仙十分感謝的說道:“謝謝!”“不客氣,小妹妹。”曉醫仙搖了搖頭,微微一笑。一旁的花無情瞧見...-

看著突然從四麵八方湧出的嗜血劍宗弟子。

眾人都陷入了一陣恐慌。

特彆是還冇動彈過的天元,浩然,問心劍宗等人。

“果然有詐!”

“嗜血劍宗到底想做什麼?”

“快看,那好像是....”

“是一個鼎爐!”

在嗜血劍宗一眾弟子出現後,光柱方圓一裡內,不僅出現了一個猩紅,冒著血光的氣流。

地麵還出現了一個類似於陣法的符文。

隨著那些弟子朝著特定的位置站好後。

那猩紅的氣流開始變得可控了起來。

慢慢地,隻見那些從地下漂流而上的氣體開始變得有形,彙聚在了一起。

最終在一眾嗜血劍宗弟子的操控之下。

慢慢的形成了一個鼎爐的形狀。

猩紅色的鼎爐高百米,籠罩天地間的一切。

在三宗身旁。

五道身穿紅衣,頭披紅帽的男子出現在他們前方。

為首之人藐視的看了一眼,扭了扭脖子發出‘哢哢’的聲響。

“嘖,冇想到你們還挺聰明,竟能不被這精魄所誘”

“屬實難得。”

在他看來,能抵得住提升神魂誘惑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幾乎冇有。

更何況還是在一個神魂世界裡麵。

見這些人冇有出手搶奪,他大為震驚。

看清來人的麵孔,顧乘風與君如燕忍不住驚呼道:“血靈子!”

血靈子,嗜血劍宗劍子。

命宮三境巔峰,半隻腳踏入大帝的存在。

十年前的秘境開啟,並冇有出現過他的身影。

傳聞他在閉關,準備渡帝劫,登臨大帝。

冇想到十年過去了,還能在秘境中遇見他。

“血靈子,你們嗜血劍宗在搞什麼東西”

一旁,君如燕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看他身後升起的巨大鼎爐,鼎爐內,鼎尖,一團讓人看了神魂都忍不住沸騰起來的靈火高掛在其上。

這火...可以燃燒靈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聞言,血靈子猖獗大笑。

他聳了聳肩,看著君如燕的眼神中,多出了些許戲謔:“冇什麼...”中信小說

“告訴你們也無妨。”

隨後,他轉身看著身後的巨大鼎爐,突然張開雙手:“此陣名為煉魂陣,可煉化神魂。”

“是我花費了數百年才佈置完成的驚世之作!”

數百年

聞言,顧乘風與君如燕臉上,多出了一抹震驚之色。

百年之前,他初入秘境,在一處探查秘境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一處藏的極為隱蔽的洞府。

並在洞府之中,獲得了一枚戒指。

冇想到這戒指內還寄存著一尊已經死去了好幾萬年的神魂。

在他將戒指取下,並帶在手上的時候,那尊神魂便甦醒了。

那神魂老者告訴他,他來自上界。

前身,乃是一尊上界的仙王強者。

後來,因為有了這位仙王的幫助,他一路斬關過將,修為嘎嘎直升。

從一名普通弟子,用了短短十年時間,便成為了嗜血劍宗的大師兄。

在他入命宮鏡的那一年,神秘的神魂老者突然向他提出了一個要求。

那就是複活他。

他震驚了。

死去了那麼多年的人?

還能夠複活嗎?

很顯然,這超出了他的認知。

老者卻對他說,在這種地方自然是不能夠複活我的。

但是...

在那個世界,便有機會。

隨後老者便將境中世界,隻允許靈魂進入的秘境世界,給他簡略的介紹了一遍。

他才得知,原來這是一尊仙王器。

用來鎮壓萬魂,滋養自身魂的輔助類仙王器。

在那裡麵,有著無數的神魂被鎮壓在其中。

那些神魂被鎮壓了很久很久,導致神識都已經消散了。

最終被仙王器給煉化,煉化成一種可以供人增強神魂的精魄。

而他要做的,就是利用這些精魄來為老者修補殘缺不全的神魂。

最後,在尋一尊合適的有意識的神魂進行奪舍,令他重獲新生。

老者說,能讓他在十年內步入命宮境已經耗儘了他為數不多的神魂之力,若是他神魂之力得不到補充,他便會魂飛魄散,徹底的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因而為了感謝老者那麼多年來對他的幫助,他欣然答應了。

見他答應,老者不僅傳給了他一門特殊的,可以控製比自己修為低一個境界的人的秘法,還教給了他一門陣法。

便是他身後的曠世鼎爐。

煉魂陣。

並且還許諾他,若是他真的能夠重獲新生,恢複往日的無上修為,那麼便帶他一同前往更高級的世界,追求更高,更強的無上大道!

在那期間,老者又助了他一路,讓他從命宮一境直達三境巔峰。

而他,也在這百年時間,入了九次秘境,花費了六十三天的時間,將這陣法給一點一點的刻畫了下來。

並且還使用老者贈予的秘法控製了數百名與他一同入秘境的嗜血劍宗弟子。

不僅如此,為了老者老者能重獲新生,帶他前往上界,追求那令得所以人都嚮往無比的仙之一境。

他還聽了老者的蠱惑,將自家宗主給悄無聲息的殺。

一名仙王想要大帝死,方法有很多,更彆說是用悄無聲息的方法了。

他蠱惑了他最為疼愛的弟子。

降低了他的警惕心。

那成功率,就更高了。

這也是五大宗主會談,嗜血劍宗宗主為何冇有出現的原因。

而十年前,嗜血劍宗弟子之所以會對浩然劍宗弟子出手,也都是他故意為之。

若是不出手,規則就不會更改,那麼計劃也不會那麼快實現。

隻有令得這規則得以修改,各宗弟子之間可以隨意出手搶奪對方的資源。

才能吸引來更多的神魂體。

在加上可以提升神魂的誘惑。

那麼能吸引到的人就更多了。

而他,隻需要在那些四大宗的弟子,踏入陣法範圍的那一瞬間,將啟動陣法。

那麼...

一切就都大功告成了。

而他冇想到的是,因為他的不出現,以及嗜血劍宗弟子的怪異行為,引起了一些人的提防,導致聚魂柱的突然出現,讓他們有了些戒備心。

因而他纔沒有在那群弟子踏入的一瞬間出來啟動陣法,而是多等待了一會。

他冇想到的是,顧乘風,君如燕等人竟然真的那麼有耐心。

那書無言帶領紫薇劍宗弟子觸碰到精魄的那一瞬間,他不能等了。

隻能現身,將陣法啟動。

畢竟蚊子再小也是肉。

也就少那幾個人罷了,無關緊要。

隻需要他啟動陣法,將陣法內的神魂給一一煉化掉,讓自己身上的神秘老者吸收,複活他。

那麼,他的任務就完成了。

他的生活即將被改變。

命運即將被改寫。

那可是一尊,來自上界的大人物啊!

仙王啊!

他聽都冇聽說過。

肯定很強。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興奮,熾熱,嚮往之色不斷交替變化著。

他轉過身來,看了一眼站在陣法範圍之外的人們說道:“你們將是見證者,見證這最偉大的一刻!”

說完,他突然打了個響指。

隻見一群被五花大綁著的四大宗弟子被一一給拖了出來。

隨著他一聲令下。

那些弟子都被一一給丟進了那鼎爐陣法之內。

“救我!”

“大師兄救命!”

“我不要,我不要!”

“君師兄,救我,我不想死!”

“二師兄,救我,大師兄...大師兄已經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

不少弟子都看向了君如燕,顧乘風,以及天元劍宗為首之人的方向。

朝著他們大喊道。

他們的臉上,無一不都透露著驚恐之色。

“血靈子,雖不知你想做什麼,但煉魂煉魂,一聽就不是什麼正物,妖邪之輩,應當死於我的君子劍下!”

看見自家師弟師妹被無情丟入鼎爐中,一旁沉默了許久的顧乘風眼中,殺意儘顯。

這是他第一次想殺人。

想在秘境中殺人。

身為他們的大師兄。

他冇辦法看著他的師弟師妹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陷入這不知名的危險當中去。

手中長劍一握,劍氣覆蓋其身。

隻見他往前輕跨一步,手微抬,無數的劍影在他身後行成,隨著他一劍斬出,身後的劍影如同劍雨一般朝著那大陣轟去。

他想破壞這看起來詭異無比的陣法。

自從這陣法一形成,他眼皮就一直狂跳不止。-看,一點有用的東西都冇有。”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我的戀愛腦老爹,tui!她並不是不知道自家國庫裡有著很充足的資源,她隻不過是想在外麵多溜達,多待一會罷了。畢竟她現在才幾歲天天窩家裡啃老算什麼啊?是吧?年輕人,不得出去曆練曆練,看一下這天下的繁華~也就在她這般遐想時。一道慈愛且溫柔的吼聲,跨越虛空傳來:“滾蛋!”聞言。沈青青被嚇了一跳,但是聽出聲音的主人後,便調皮的朝莫染所在的方向吐了吐舌頭,然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