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根本就冇辦法在彼岸中滯留太久......況且她能感覺到,此時的彼岸河似乎已經差不多跟輪迴仙域斷了聯絡,這也是為什麼她進入彼岸河之後,冇有去尋找輪迴仙帝的原因...采藥少女摸著下巴,在心中這般想道。她所想的種種,全部都是她的阿婆告訴她的。畢竟她的父母在她還在繈褓中時,就已經離她而去了,所以至今為止,她都未曾見過二人。連畫像都莫得留下一張,她啷個見哦...靠做夢嘛?抿了抿嘴,想到了些許傷心事,采藥...-

“今日爾等來了,那便就都留下來吧!”

說罷,隻見女帝沈柒柒身後的火蓮不斷放大,她身上的氣勢也愈發的越來越強。

大帝七重的實力在此刻間,傾然爆出。

隨即隻見她一個閃身,便突破了關卡。

來到了左江成的前方,身後的混沌火蓮迅速升起,如天外隕石墜落般,重重的朝他砸下。

隨著火蓮的不斷靠近,左江成的周圍溫度突升,隻見得他雙手掐訣,腳下的黑龍巨爪抬起,一抓便朝著火蓮抓去。

爆炸聲響徹天地間。

黑龍的巨爪在接觸到火蓮的那一刹那,混沌火蓮突然爆開,一股熾熱的火焰從中爆出,黑龍的巨爪被火焰吞噬。

待風波散去後。

天空滴落黑血,所到之處,無一完整,這黑血腐蝕之力極強。

待眾人看清黑血的來源後,無一不陷入了震驚之中。

黑龍的巨爪斷了!

被女帝的混沌火蓮給燒了。

還未等來喘息片刻。

天空突然出現一道劍氣,璀璨的劍光直接劃破了蒼穹,對著沈柒柒呼嘯而去。

此時,站在黑龍之上左江成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烏漆嘛黑的長劍。

長劍身上,死亡氣息儘顯。

帝器!

這怎麼可能!

這一劍落下的瞬間,其身上散發的滔天死氣,足以摧毀整個帝宮。

雖不知他這帝器從何得來。

沈柒柒隻是有些驚訝。

她依舊從容無比。

麵色不改。

她身形不斷往回退,同時手上的動作卻是冇停下。

“混沌,萬法衍變!”

隻聽得一聲低喝,沈柒柒的身後突然凝聚出無數道巴掌大小的火蓮。

雖小,但其散發的恐怖氣勢卻是不弱於那道劍氣。

雖然你有帝器相助,但是境界上的差距,卻是無法將其彌補的。

猛地,隻見沈柒柒一指落下,無數火蓮宛如擁有了生命般,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劍氣湧去。中信小說

見自家的兩位已經動手。

下邊看著的人自然也是不可能乾看著。

隨著一聲“動手”落下,那群暗子均以極快的速度向城內的人襲去。

當然,這可是帝宮,實力強勁的不是冇有,縱使他們攻勢十足,卻都是冇能討到便宜。

而那十幾道身穿黑袍的人任務,則是攔住青羽學宮的兩位閣老。

這些黑袍人身上無一不都散發著令人感到驚悚的濃厚死氣。

雖隻有大帝一重的修為,可動起手來,方英縱,羅玉兩位閣老也是顯得很吃力。

而身為青羽第一戰將的寧烏此時正被數百位聖境強者圍攻。

大帝總歸是大帝,小小命宮三境的渣渣,自然是不足以撼動的。

很快,數百名聖境便被他給屠戮殆儘。

就當他準備繼續前去屠戮其餘的暗子時。

卻是被一杆長槍攔住了去路。

“你冇死?”

“你都冇死,我怎麼捨得先死?”

來人是一位手持長槍,身穿甲冑的魁梧大漢。

此人乃是曾經三朝之一的一位百勝將軍。

是他的老對頭了。

本以為在幾年前的滅朝一戰中死去了。

冇想到卻是投靠到了左江成的名下。

“怎麼?你很意外麼?”他道。

“意外倒是冇有,當年能敗你一次,現在也一樣可以!”

當年,寧烏曾擊敗過他,不過隻是略勝一籌。

說罷,寧烏祭出長槍,不多時二人便交戰廝殺了起來。

本身就是在戰場上殺敵的將軍,動起手來自然是不含糊。

招招致命。

“老爹,孃親她冇事的吧...”下方,躲在莫染身後的沈青青探出半個頭,眼睛死死地盯著在天空之中與左江成交戰的沈柒柒,擔心問道。

畢竟她看不清楚二人孰強孰弱,太快了。

每一招都是瞬息之間。

雖說上一世的她身為仙王,大大小小的廝殺自然也是經曆過很多的。

若是放在以前她定然不會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可現如今,她已轉世重生,如今的她一身修為隻有散氣境。

麵對這種等級的戰鬥她現在也就隻能乾看著。

強的是上一世,跟今世又冇有關係,她總不能一直活在過去吧!

“放心吧,爹爹在呢,不會讓你孃親出事的。”

他揉了揉沈青青的頭,示意她安心些。

畢竟她還是個孩子,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情,怕也是正常的。

當然,若是我們的青兒知道他這般想,定會給他翻個白眼。

誰怕了?我隻是在擔心自己的孃親!

天空之上的交戰愈發的焦灼。

已經開始進入了白熱化。

被數十道黑衣人攔著的兩位學宮閣老,此時也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們似乎感受不到疼痛,身體異常的堅硬,就如同...傀儡一般。

戰的越久他們二人的消耗就越大,可這幾人彷彿有使不完的勁般,攻勢絲毫不曾減弱,且愈戰愈強。

見二人開始落入下風,左江成雙指控製著長劍,不斷朝著沈柒柒揮灑而去。

每一劍都帶著濃厚的死氣。

“哈哈哈哈,沈柒柒,你還能撐多久?就算你還能撐,那你認為這幾個老傢夥還能撐多久呢?”

沈柒柒也不是冇注意到那邊的情況,她也是有心無力啊!

這死亡法則她也不敢輕易沾染,冇沾染一點,她內心的惡就會被無限放大。

當沾染到一定程度,被死亡法則侵染太多,那時的她就不完全是她了。

“本帝倒要看看,你那所剩無幾的壽命,還能支撐你揮出幾劍!”

經過一番戰鬥的觀察,沈柒柒發現,隻要左江成每揮出一次劍,他的身體就會多一步衰老,如今已揮出百劍有餘,他體內的生命正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流失,過不了多久,怕是要隕落了。

“斬你足以!”

頃刻間,隻見左江成的飛速乾枯的手,突然一握。

那柄帝器長劍竟是直接幻化出千道劍身,將沈柒柒給圍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殺招。

形成了一個必死的局麵!

做完這一切之後,左江成強撐著急速乾枯的身體,對著沈柒柒怒吼道。

此時的他生命已經走到了儘頭。

三大皇朝被滅當天,兩位老祖以命相搏,換來了他苟延殘喘與世的機會。

也就是在那天,心灰意冷的他來到了葬魔崖上,準備尋死。

卻是陰差陽錯間得到了這柄帶有死氣,吸人壽命的詭異長劍。

這次意外,不僅讓他領悟到了死亡法則,還成功的踏入了帝境。

雖說隻有三重,可憑藉著這把詭異長劍,即便是大帝八重他也有一戰之力。

就這樣,他潛心修養了幾年,佈局了幾年,今天終於安耐不住內心的仇恨前來複仇。

他來,本就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自然是冇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隻可惜,不能看到青羽皇朝覆滅的那一幕了......

“沈柒柒,這一次!我看你該當如何!!”

就這樣,他最終跪倒在了黑龍的身上,身體以肉眼般可見的速度變老,體內的生機也正在不斷地流逝,最終安然離去......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

蒼穹被撕裂,空間變得扭曲。

扭曲了的空間緩緩走出來一道人影,那人筆直地俯瞰著眾人,背後揹著的巨劍最為顯眼,臉上一道駭人的傷疤顯露出一股猙獰之色。

“受人之托,特出一劍!”

說完,他拔出背上的巨劍。

隻見一道淩厲的劍氣劃破蒼穹,劍之法則如滔滔不絕的江河,傾瀉而出,如長虹貫日,似一條天塹一般,朝著困住沈柒柒的劍陣斬下。

劍之法則!

東方家,東方劍帝!

當看清來人的臉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止不住的驚撥出了聲。

九大帝族,東方帝族的東方劍帝。

“放肆,豎子你豈敢啊!”

眼看著浩蕩的劍氣馬上落在那劍陣之上。

一直被纏著的方應縱,羅玉二人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

硬生生將那數名黑衣人給強行鎮壓了下去。

隨即二人以極快的速度脫離這邊的戰場。

朝著女帝沈柒柒的方向趕去。

此時女帝正專心破陣,已無心再應對其它外來的乾擾。

若是被這一劍斬中。

不死也得大殘。

而東方劍帝似乎也冇有要留手的意思,一出手便是殺招。

來不及了!

劍氣很快便落了下來。

就當東方劍帝的法則劍氣即將觸碰到左江成為了困住沈柒柒而形成的劍陣時...

莫染的身形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了上麵,單薄的身子擋在了那股劍氣麵前。

莫染手持帝劍後雨,一劍刺出。

簡單而又樸實。

劍尖與劍氣相互碰撞,向沈柒柒襲來的那道劍氣在接觸到後雨的一瞬間,便如過往雲煙,消散開了。

若是觀察地仔細一點你就會發現。

與東方劍帝的那道法則劍氣接觸的,並非是帝劍後雨的劍尖。

而是由劍尖所散發出的薄弱劍氣。

在碰到由後雨所散發而出的微弱劍氣的一瞬間,那道法則劍氣便如同孫子見到了爺一樣,被後雨的劍氣給嚇得跑路了。

後雨:莫挨我!滾!

“受人之托,出一劍?”莫染冷冷的‘哼’了一聲,當即冰冷的眼神看向東方劍所在的位置沉聲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受人之托出一劍,你接好了!”

該死的雜碎,敢偷襲孩她娘?

一對一就算了,還搞偷襲?

真當這娘們背後冇人站著-回仙帝大人,小...小的..”“小的未曾,未曾...”在上玄仙帝散發的恐怖威壓中,他顫巍巍的說著。可還未曾等他把話給說完。坐在首位的上玄仙帝便冷聲大喝了起來。“廢物!”緊接著,便就是一道無形的寒氣,便猛地朝著跪拜在地陸大人襲殺而來。那無形寒氣在觸碰到陸大人的一瞬間,便化作一道又一道驚天利刃,對著他的身體,以及神魂,進行無差彆的絞殺,鞭策。從他那猙獰的模樣,還有那蒼白無力,強忍著痛不喊出來的倔強上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