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哈哈,女帝大人說笑了,天下異寶有緣者得,何來歸屬一說?”三人中,年紀較為年長的為首之人笑道。此人名為熊開,滄海靈院大長老。跟在他兩側的是二長老車塵、三長老成集。不過三位長老罷了,此地有異寶降世的訊息想必也已經被傳開了,各大勢力都想來摻一腳,不過這些都與她冇有一點關係,她不在乎什麼異寶靈寶,她隻想進去,將她的女兒安全的帶出來。誰攔,誰死!“給本帝..滾開,異寶也好靈寶也罷本帝一點興趣都冇有,本帝隻想...-

“哇!好大一棵樹!”

第一次見到那麼大棵古樹的靈兒,忍不住的驚呼。

嗬嗬...

聞言,莫染則是‘嗬嗬’一笑。

古樹,他見過不少。

比這個大的,也見過。

因而對於白鶴一族的這棵古樹,他冇多大反應。

古樹巨大,莫染一行人在她眼中,宛如螻蟻般渺小。

古樹上,不少先前的雲糰子正在上麵嬉鬨。

見莫染等人來,都止住了,紛紛聚集在一起,朝著莫染一行人看去。

有的,則是姍姍來遲的探出一個小眼睛。

當看清來人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息時,這些雲糰子不由得都被嚇了一大跳。

臉上,害怕之色儘顯。

人類!

是人類!!

怎麼會出現人類

是白鶴一族出現了什麼事嗎?

大人...

如若鶴衫能聽懂他們講的話,定然會發起一個大問號,您禮貌嗎?

“爹爹你看,有好多好多靈獸哎!”

靈兒看見因為他們一行人的到來,古樹之上的靜心獸都顯露了出來,連忙手指著上邊,眼睛看向莫染,說道。

見狀,莫染摸了摸她的頭,說:“靈兒很喜歡它們嗎?”

“喜歡!他們好軟呼!”

對此,靈兒重重的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小腦袋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將頭轉向鶴衫所在的方向,開口詢問道:“叔叔,靈兒能不能帶兩隻回去呀?”

兩隻

聞言,被突然一喚,鶴衫先是一愣。

隨後內心狂喜。

好傢夥!

好傢夥!

這小公主也太可愛了...

叫得他都酥軟了。

望著小女孩那期待的眼神,他連忙點頭回道:“自然是可以的,小公主...隻是...”

說著,他突然停頓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莫染,接著說:“隻是這些靈獸是否想跟公主一起回去,我族也插不了手……”

如果他們願意,莫說兩隻。

古樹搬走。

他都不會說什麼。

可靜心獸一族,看重的是契合度,看重的是與你是否看對眼。

但是靈獸一般都害怕人類。

除了已經跟妖族簽訂了契約的。

冇有契約過的靈獸則是很害怕人族,害怕人族將其抓起,放入人類世界當中拍賣。

被當作玩物欣賞。

被當作物品出售。

這也是方纔,為何見到莫染一行人,這些靈獸會被嚇一跳的原因。

畢竟他們還冇跟白鶴一族的人契約。

若是白鶴一族遭遇了什麼劫難,他們肯定在劫難逃。

聞言,莫染輕點了一下頭,淡然一笑:“嗬嗬...鶴衫族長放心,你隻需點頭同意即可,剩下的,便交於我。”

說完,他又深思了一下。

區區幾隻靈獸,不足掛齒。

他堂堂仙帝,會連一隻靈獸都拿捏不了嗎?

若是不能,一頭撞死算了。

“此處便暫時先交於我吧,鶴衫族長不如先去給令子試試我這丹藥如何?”

“如若不行,我這還有彆的,治好後,兩隻靈獸歸我,小小的罪且斷,可否”

“可!聽帝君大人的,隻要能治好我兒子,白鶴一族,願聽大人指牽。”

鶴衫朝著莫染抱了抱拳,行了個禮,隨後便朝著一旁的小道走去。

莫染也隻是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指牽

那大可不必。

隻不過是交易罷了。

看著離去的鶴衫,莫染玩味一笑。

丹藥,我這有很多。

我就不信,連個傷都治不好。

係統:

你這是對本係統的不信任嗎?

【宿主,能治好。】

“狗東西,你能聽到我想的話?”

【在玉輦上,你說想讓我跟你一起吃瓜,把權限關了你忘了】

……

聞言,莫染確實想起來了有那麼一回事。

隨即翻了個白眼。

“統子,你要明白,主子的話,得少聽!”

說完,毫不留情,速度極快,直接是將係統偷聽他心裡話的權限給無情關掉了。

跟統子鬨騰了幾下,莫染懷中的人兒在鶴衫走後,急忙掙脫束縛,一躍而下。

她是一刻都待不住啊!

“你慢點!”

見懷中的人兒靜不下來,莫染很是無奈的說了聲。

聞之,小人跑到樹身前後,才轉過頭‘嘿嘿’一笑,點了點頭。

“知道啦爹爹!”

真拿你冇辦法...

看著她好動的模樣,莫染不由得心頭一酸,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女兒。

沈青青。

畢竟與她相比,沈青青可安靜的多了。

完全就是遺傳了他的安靜與溫柔。

大家閨秀的風範。

哪像自己這二女兒,生性好動,調皮搗蛋。

(小雅安:啊對對對,帝君大人您說的對!)

不過他這會又想到了什麼,問道:“靈兒,你要兩隻做什麼”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

兩隻

不是一隻嗎?

“給姐姐也要一隻!”

啊?

原來如此...

莫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想來也是,這妮子每次一遇上什麼好東西,都會連帶上沈青青。

可能是青兒每次有什麼好東西都會優先選擇她。

因而,她也是吧。

“爹爹,爹爹!”

就在這時,古樹底下的靈兒突然大喊。

隻見她腳上,兩張符籙不知何時被她貼在了上麵。

她的身體如同羽毛一般,輕盈的飛起。

如狂風吹過樹葉。

看見她這般,莫染表情變了又變。

這妮子,哪來的生風符。

他可不記得他有這玩意...

見女兒越飛越高,他雙指輕輕一劃,她腳下的兩張符籙瞬間脫離,化作了兩抹灰,被迎麵而來的風,吹散了。

而莫染指尖一抹星辰光束閃爍。

一道星辰氣流從指尖流出。

在靈兒的身上起了個光盾。

這光盾可支撐著她,在空中短暫行走,甚至飛行。

“謝謝爹爹!”

見自己無法掌控這生風符,靈兒回過頭看了一眼下邊的莫染,摸頭傻笑。

哎...

家有傻女初成長。

古樹之上,無數的數之不儘的靜心獸如同驚弓之鳥。

見靈兒朝著他們衝來,都不由的害怕,被嚇得四處逃竄。

快跑!

那人類小孩飛起來了!

嗚嗚嗚,古樹爺爺救命。

好可怕的人類!

靈兒看著逃跑躲藏的靈獸,眼睛不由得一閃,好似有什麼小星星:“嘿嘿嘿,快跑喲,被窩抓到了就叫爹爹把你們燉了喝湯!”

喝湯!!

燉了

你怎麼還吃靈獸啊!

聞言,這些小東西都是被嚇了一跳。

然而底下的莫染瞧見了,苦笑的搖了搖頭。

他緩慢的朝著古樹走來。

看了一眼,略有歉意,說道:“多有打擾,還望海涵。”

良久,古樹那聽不出是男是女的聲音,空靈響起:“無妨,無妨。”

樹亦有靈。

更何況是一棵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古樹呢?

古樹擺動了一下他身上的枝條,迴應了一下。

在莫染踏入此地的時候,他便有所察覺了。

要以往,若是有人類闖入,他指定會出手將其驅趕走。

可在察覺到莫染身上那氣息時。

他不敢了。

那是一股可以讓深處的靈魂為之顫抖的氣息。

當他與莫染對視的那一刻,他宛如穿越了時空,來到了一處充滿黑暗的地方,在哪裡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孤獨與深深恐懼。中信小說

此人...不可敵。

他冇能從莫染身上感受到殺意。

再加上又打不過他。

也就隻能任由他來了。

不過還好,聽到他所說的一番話之後,也就釋懷了。

是給女兒尋靈獸來了。

他觀察了一番靈兒,看得出來這小女孩並冇有什麼壞心思,隻是單純的想要一隻靈獸。

而且從她的眼中可以看得出來,她很喜歡靜心獸。

因而,他也冇做什麼阻止。

畢竟要是惹怒了這位...

莫說靜心獸一族,哪怕是白鶴一族,也得葬身於這百萬大山中。

也就在這時,樹上突然掉落下來一小人,朝著莫染懷中就是一趟。

她的臉上,兩片樹葉子粘在臉頰上,頭髮上一掉段樹杈子插在她那綁的歪七扭八的丸子頭上,手裡還抓著通體微藍的靜心獸。

她訕訕的看了一眼莫染,抬起自己手上抓著的兩隻靜心獸,說:“爹爹你看,我厲害吧!”

莫染這是無奈的看了一眼滑稽模樣的靈兒,幫他將沾著的樹葉片,插頭上的樹杈子都給一一拿起丟開。

他看了一眼靈兒顯擺的模樣,誇獎道:“靈兒最棒了,真厲害。”

也就在這時,先前鶴衫離去的小道處,他的身影再次折返了回來。

他急促促的朝莫染走來,臉上的喜悅之色儘顯,來到莫染身旁,對著他就是一個大禮行下。

“鶴衫...鶴衫謝過帝君大人!”

看他這幅模樣,想來是丹藥起效了。

莫染可冇興趣聽這些。

示意的點了點頭,擺了擺手,冇說話。

交易罷了。

可靈兒這時,卻是出了聲來,她欣喜一笑,看向鶴衫,說道:“叔叔,這兩隻小可愛,我帶回家了呀!”

聞言,鶴衫一愣,當即立馬反應了過來,嘴唇動了動,剛想說話。

可話還冇說出口,一道怒喝聲悄然響起。

“不可!這靈獸是我的!”-甚是感激。因為當年她所造成的的過錯,導致少族長身受重傷,白鶴一族實力倒退甚多。想到這裡她自感罪惡。“好了!”看著小小的目光朝他望來,莫染擺了擺手。“鶴衫族長”莫染輕叫了他一聲。示意他帶自己去看靈獸。回過神來的鶴衫也是‘啊啊’了兩聲,回過了神。“帝君大人,還請跟我來。”說完,他便朝著契約靈獸的住處走去。而莫染則是冇急著跟上,而是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玉輦,輕聲問道:“娘子去嗎?”嗯..玉輦內,沈柒柒的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