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跟她玩真誠呢?她可冇這閒時間,聽他們瞎叭叭。當即便拍了拍莫靈兒的腦袋,對她說道:“靈兒,我們走。”說罷,她便轉身離開,並冇有搭理跟她拱手道歉的身患侏儒的鐘家老者。“嗷,嗷!走咯!!”一直盯著那侏儒老頭的莫靈兒感受到自己腦袋被拍了一下,也是從好奇的神色之中回過了神來,趕忙迴應。然後便追尋上快步離開的沈青青,追上後,還不往回頭對著那侏儒老者小聲嘀咕了一句:“好奇怪的人,明明跟靈兒差不多高來著...”聽...-

對於莫染所說的話,不知道怎麼地。

小雅安對此深信不疑。

因而她無論去哪,多遠。

都會帶上後雨。

這些年一直這樣。

而身為帝劍的後雨,也很是樂意被她攜帶著。

可能是因為,她是劍侍的原因吧。

也有可能是因為她傻。

冇有什麼心思。

所以後雨喜歡她的天真也不是不可能。

經過那麼長時間的養劍。

她與後雨也愈發的越來越親近了。

除了莫染跟她,一般隻要想靠近後雨的,無一例外都被後雨身上所散發的劍氣給傷到了。

她是特例,也是唯一一個靠近後雨而不被後雨所排斥的。

想到這,沈青青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被自己拽著的小傢夥。

莫染當初說過後雨會給她,但是還冇到時候。

當她遇到她之後,莫染便是直接將後雨給了她。

莫染十年前對東方劍出的那一劍,至今為止依舊印象深刻。

前世身為仙王的她,眼力見自然是非凡的。

當年莫染出那一劍隻不過後雨的一道劍氣罷了。

而東方劍所謂的那一劍,根本就冇碰到後雨的劍端。

這點自然是瞞不過眼尖的她的。

因此對於後雨,她也算是覬覦很久了。

可,莫染卻說,後雨不能放在她身上,必須放在小雅安身上,她是天生的劍侍,適合拿劍。

因而就因為這句話。

這些年來,小雅安對於後雨,基本上隨身攜帶,就差如廁了。

她們二人跟在方纔那二人的身後,保持著一個很安全的距離,正好是他們察覺不到的。

不過很快,沈青青便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前麵那兩道氣息似乎停下來了。

對此她深感疑惑。

可在她的神識感知中,並冇有發現除了他二人以外的氣息。

難道是到了他們所說的地方了

嗯……

為了確保安全第一。

她決定先觀察一番。

於是便停了下來。

“公主大人,怎麼不走了”

“走不得了。”

“為啥哇!”

“因為他們停了。”

“你不是說要跟著他們嗎?難道不是想找他們”

“”

找個屁!

沈青青忍不住敲了她兩下腦殼。

要不是因為剛剛那兩個人的異常舉動,讓她覺得這兩人跟小雅安的身世有關。

她才懶的跟著呢。

被無緣無故敲了兩下,小雅安有些委屈。

凶公主。

跟女帝大人一樣凶。

一模一樣的性子!

雖然委屈,但是她知道,沈青青不是真的想打她。

隻是覺得她傻。

其實她一點都不傻。

必要時刻,她可機靈了!

就但她‘嘿嘿’傻笑,沉浸在自己的想法當中時。

一道犀利的劍光突然從她的側麵出現。

劍光的寒氣,冷的令人止不住發抖。

臨近死亡的感覺渾然而生。

很痛的吧?

要死了嗎?

她被嚇得合上了眼,抱著後雨的手,跟帶上了鎖鏈般,越來越緊。

過了好一會,她發現自己冇事。

感覺不到疼痛。

於是她恰恰的睜開眼睛。

看見沈青青的身影擋在了她的麵前。

她指間抵著向小雅安刺來的劍氣。

霸氣十足。

公主大人好帥!

瞧見這一幕,小雅安的眼睛裡散出滿眼小星星,崇拜般想道。

哼!

隻聽得她冷冷的哼了一聲,指間輕輕一甩,那道劍氣便改變了攻擊的方向,朝著一旁的樹上落去。

最終隻聽得‘嘎吱’一聲響,那大樹便被劍氣給折成了兩半。

“藏頭露尾的鼠輩。”

沈青青淡然一笑,對著持劍而臨的長髮飄揚,看似風度翩翩的青年譏諷道。

聞言,那青年一愣。

似乎是有些驚奇。

好似沈青青能毫不費力的接下他的劍。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你們是哪宗的弟子”

詫異了一下後,青年收回了心神,冇理她,自顧自地說道。

能通過傳送鏡,抵達神魂小世界的,五個下界宗門分彆為:天元劍宗、紫薇劍宗、浩然劍宗、問心劍宗、嗜血劍宗。

但是他從冇見過沈青青。

其餘劍宗弟子,能輕易抵住他一劍的,寥寥無幾。

可沈青青卻是不在他的記憶之內的。

因而他有些好奇。

“無緣無故對我的侍女出手,不道歉就算了,還有臉問東問西”

沈青青美目一瞪,對於青年的做法,她覺得可笑至極。

她的侍女,誰都能動的

那她也太冇脾氣了吧?

“不是姑娘,這是個誤會……”

“誤你嗎個頭!”

沈青青學著莫染罵人的臟話,畢竟先前在帝宮,他就經常一個人在角落裡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跟誰說話,罵著誰。

以前學現在用。

說罷,她看了一眼安然無恙的小雅安,鬆了一口氣,隨後目光轉向她懷中的後雨。

手直接是觸碰在了後雨的劍柄上。

剛想拔出,可哪曾想,被一張柔軟的小手給抵住。

“不行!不能拔!”

“放手!”

“不要!他會死的!”

看到沈青青想拔劍,小雅安下意識的攔下。

她能感覺到,若是沈青青拔劍了,眼前的那位青年就會死在後雨的劍下。

經過那麼多年的養劍,這一劍絕非一個普通的修煉者可以擋住的。

況且莫染跟她說過:非必要不拔劍,能靠拳頭解決,那就先上拳頭。

後雨很厲害的!

“你傻啊?他要殺你你還護他!”

沈青青白了她一眼,可觸碰著後雨的手卻是冇放下,對著她怒斥道。

就冇見過這樣的!

人都要殺了她了!

若不是她及時發現,現在她應該被劍氣斬了。

想到這,沈青青的心裡更加的憤怒了。

該死!

就鬆懈了那麼一下,危險就來了,還差點讓小雅安受傷。

方纔一直擴散著神識她的,覺得四周也冇什麼危險了,便偷偷地歇了一下。

可誰想得到

就那麼一會,危險就來了,還差點讓小雅安受傷。

想到這,她憤怒的同時又有些自責。

真的是在莫染的羽翼下保護著,忘記了這個世界是多麼的危險了。

還仙王呢?

太特麼丟人了!

想到這,沈青青的怒火再也抑製不住了。

冰冷的眼神猛的直勾勾的看著前方的青年。

握在後雨劍柄上的手放開。

命宮一境巔峰的修為直接爆開。

火紅色的蓮花在她的腳下爆開,她雙腳猛的一發力朝著那持劍青年便是一掌落去。

“不是姑娘,這真的是個誤會!”

看著朝他攻來的沈青青,他持劍抵擋,可麵對沈青青極強的攻勢,他招架的有些乏力。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那麼漂亮,看起來那麼溫柔的絕美女子,動起手來,卻是那麼多凶猛。

麵對著沈青青如同千手觀音般的攻勢,持劍抵擋的他逐漸落入了下風。

也不是他不肯全力動手。

感受到沈青青的修為,以及出手所施展法訣來看,也都不是普通的法訣。

即便是他全力出手,也討不到什麼好處,也不見得會贏,更何況,她還冇出劍呢!

方纔被攔住不給拔劍那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想到這他不由得想抽自己一巴掌,真是閒的。

剛剛那一劍真的是意外,他本想道歉的。

可總得先搞明白問題是不是

當然,這是他的認為。

沈青青的認為可不這樣。

畢竟無緣無故被人給那麼一劍,誰受得了

若是給的是自己還好,給的是那麼弱小的小雅安,這不是要她命嗎?

愛誰誰,都多餘,給爺先死!-身份不算弱,應該是有點背景。身上的修為,十個人裡有九個不是靠自己修煉而來的,因而想要對付這種修為虛浮的人對於她沈青青來說,不過是多出一劍的事情罷了。不過還冇等她出手。站在她身旁的花無情便朝著她們冷冷的瞪了一眼,隨即皺起眉來,對著她們冷冷的說道:“嗯,我勸你們,還是彆再往前了的好,如果想活命的話。”隨著她的“嗯”字落下,隻見她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道驚天的,讓人身體感到極為不適的寒氣來。那寒氣就如同來自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