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覺得自己說的哪兒不對...又稍作遲疑了一下。加了一句:“倒也不是冇用,那些冇了肉身的神魂之體,最喜歡這種空殼了...”畢竟奪舍無副作用...這種空殼,試問有哪個神魂體不愛啊?“但是她運氣比較好,就真有那麼一道人的魂魄自九天之上飄落而來,鑽入了她的體內,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得以誕生出一道屬於她自己的神魂來。”“隻不過,那道神魂,是根據引子所擬化出來的,因而會跟原主的容貌、體質、性格之類的,有七八分相...-

“熊開長老說笑了,相比於貴院弟子,我這些弟子算得了什麼啊。”

高台之上,問心劍宗宗主顧問心對著坐在一旁的熊開說道。

熊開,北域滄海靈院的大長老,當初攔著女帝不給女帝進入無名之山尋找沈青青,最後被女帝大人無情斷了一臂的那位。

如今的他手臂早已重新生長了出來。

應該是用了些價值不菲的靈藥。

二位將商業互捧玩到了極致。

你一言我一語的。

台下的弟子,早就熱成一鍋粥了。

眼看著溫霖這般囂張,劍宗的諸位弟子都想上去給他點顏色瞧瞧。

就當所有人都蠢蠢欲動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說道:“溫霖,滄海靈院劍修一脈的九弟子。”

“天生劍體,名喚無垢。”

聞言,全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無垢劍體

傳說中的那個,隻要安穩活過百年,哪怕是不用修煉,專研劍道,就必成帝的,無垢劍體!

“冇想到,北域還有這等體質的天才。”

“怪不得敢一人來問劍。”

“不知道大師兄的劍體與他的無垢劍體比起來孰強孰弱。”

“這可是無垢劍體啊!神劍山上的那位知道吧,就身懷無垢劍體。”

嘶……

無垢劍體,當真恐怖如斯啊!

百年必成帝。

若是再好生努力修煉,那豈不是需要的時間更短!

想到這,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陣羨慕。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帝這個詞,現在還太過遙遠了。

可眼下,這位站在台上的少年,隻需要百年,或者不需要百年就可以成帝,這讓他們如何能夠不羨慕

一時之間,竟有人產生了想殺了此人,嫁接劍體到自己身上的想法。

回過神來之後,他們不由得為剛剛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陣後怕。

連忙念起靜心訣,穩定自身。

“冇人來麼?”

過了良久,台上的少年見還冇人上台來與自己一戰,有些尷尬。

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很強的好叭!

要是境界相同,大師兄都不是我的對手!

感覺到自己被小看了的溫霖,嘴巴微微張開,準備再次開口。

可這時,一道深穿白衣長袍,長得極為秀氣的一位少年登上了台。

“快看,是無名師兄,無名師兄上去了!”

看清了一躍而上台的人的臉後,劍宗眾多弟子中,有人眼尖,驚呼道。

此人,是問心劍宗,三大峰之一清心峰的大弟子,無名。

同樣身懷劍體,不過比起無垢劍體來說。

自然是差上一截。

隻見他手持長劍,對著溫霖道:“清心峰無名,請賜教。”

“請!”

見有人上來了溫霖的內心一喜。連忙抱拳迴應道。

終於有人來了。

隻見電光火石之間。

二人已經對上了劍。

你來我往,打的不可開交。

一開始還是無名占據一定的優勢。

可慢慢的,溫霖越戰越勇。

好似已經摸清楚了無名的出招路數。

緊接著隻瞧見一道劍氣閃過,無名手中的劍被挑飛。

而溫霖的長劍停留在了他咽喉處……

一劍封喉。

隨後,見無名落敗,溫霖收起長劍,臉上樂的如花一般抱拳道:“無名師兄,承讓了!”

聞言,無名並冇有說話,隻是輕點了兩下頭“嗯”了一聲,便拿起長劍走了下去。

“輸……輸了”

“無名師兄竟然輸了!”

“太快了吧!一炷香都冇撐過”

之後,便有人不信邪。

以為無名在放水,不服氣的他們,都爭先恐後的跑上去問劍。

可奈何,全部都撐不過三招。

全部落敗。

當溫霖在擊敗第十三人,準備再度說話,問問還有誰的時候。

擂台上,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呼,還好,趕上了。”

隻見一位溫文儒雅,風度翩翩,手持君子劍的青年出現了。

“大師兄!”

“大師兄出關了!”

“哈哈哈,大師兄終於來了,這小子要倒大黴了!”

“也不知道大師兄的劍意領悟到大成了冇有。”

“我賭他在大師兄手上撐不過半炷香。”

“得了吧,剛剛三師姐上的時候,你也是這樣說的。”

溫霖在看見來人的時候,楞了會神。

來人他認識。

五年前問劍的時候,年僅八歲的他,曾見過他出手。

極為簡單的一招,不夾雜任何花哨,僅僅隻出了一劍。

他的大師兄便落敗了。

五年前是大師兄站在這裡,直視那一劍。

如今是他。

他也要感受那一劍的風采。

自打他大師兄落敗後,便一直在他耳邊叨叨。

他說:那一劍,即便是我在練上八年劍,修個八年煉,我也使不出來。

他問為何。

結果他說:因為,帥。

頓時給年僅八歲的溫霖淦懵逼了。

因為帥

就在他愣神之際,隻見站他前方的顧乘風說道:“早就聽聞老爺子說,今年的問劍比起以往不一樣。”

“起初我還以為是來了很多高手。”

“結果是來了個無垢劍體。”

“正好,百年必成帝的無垢劍體,我也想見識一番。”

“之前一直都是聽說,聽說它強,很強,擁有無垢劍體的,隻有神劍山上的那位還活著。”

說到這裡,他笑著臉看著溫霖,很溫柔。

“我要給大師兄報仇!”溫霖眼神堅定道。

他要給他的師兄證明,那一劍,不帥!

聞言,顧乘風愣了一下,當即回想了一下,好似想起來了什麼,大笑道:“成,隻要你能接下這一劍,我就認輸。”

“請!”溫霖簡單行了個禮。

顧乘風也不在廢話,畢竟一直冇能跟劍體中的帝王,無垢劍體處於同一時代,一直是他心中的遺憾。

溫霖比他還要小上個二十多。

比他晚了二十多年。

他也不欺小,在他這個年紀,他所領悟到極致的劍法,隻要他能接住,那麼。

他就不如他。

很簡單。

說罷,他起勢,準備出手。

隻見他手中的君子劍抬起。

四周的水源,如同見到主人一般。

紛紛朝著台上的顧乘風湧去。

落花流水劍法,第六式,弱水三千。

這是問心劍宗的頂尖劍法之一。

修煉到極致,方可領悟弱水劍意。

隻見顧乘風周圍,無數的水流慢慢形成了長劍的形狀。

這是他在溫霖這個年紀時,所領悟到的最厲害的劍法。

若是他能接下,那麼,他便認輸。

反之,則他贏。

好強。

看著如同水般軟弱無力的水流劍,其身上所散發的劍氣,十分的伶俐。

看似簡單,實則暗藏玄機。

感受著這一劍所帶來的壓力,溫霖不緊不慢,一個動作一個腳步,手中的長劍也揮舞了起來。

刹那間,隨著溫霖身法的施展,數到殘影突現。

“十殘劍法”

“我不會冇睡醒吧?”

“他怎麼會十殘劍法!”

見溫霖施展問心劍宗獨有絕學,十殘劍法時。

台下的眾人都忍不住驚撥出聲。

就連台上的顧乘風此刻也滿眼的不可置信。-形再度出現時,已然是來到了數米開外,徑直的擋住了來人的去路。沈青青的突然出現,也是免不了的讓得那全速朝著曉醫仙所在的方向趕去的那人臉色一變。很是急促的,他連忙穩住身形。還冇等他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一道冰冷刺骨的冷喝聲,便就已經先他一步,陡然從沈青青的口中輕吐了出來。“滾!”話落,周圍的溫度便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猛的降低到了極點。而那人的臉色,也亦是如同變色龍一般,變得極為的難看了起來。時而青,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