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嫁妝也是有可能的。”說著,陸建國深深看了王彩芝一眼,“還是說,之前你對瑤瑤的好都是裝出來的?”王彩芝慌亂地移開了目光,說話也磕巴起來,“怎,怎麼可能,瑤瑤是你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我對她好都是真心實意的。”陸建國滿意地看著她,“我知道你明事理,瑤瑤的嫁妝你不要管了,我來準備,對外我會說是你的意思,一會兒素素就回來了,彆再鬨了。”想起那個病秧子,王彩芝更氣了!“姐,你回來了?”陸素素一進門就找陸瑤...-

陸瑤被放在床上時,心怦怦亂跳。

雖然緊張,陸瑤還是主動圈住段明傑的脖子。

段明傑覆在她身上,小腹緊貼著她的,感受著彼此的溫度,他慢慢低頭,含住了陸瑤的唇,抵開她的牙關闖了進去。

唇齒相貼,一觸即燃,陸瑤迫不及待上手扒段明傑的衣服。

段明傑箍住她腰的手一頓,隨後扯開她的衣服。

段明傑的動作很快,不一會兒,兩人便坦誠相待,看他猴急的樣子,陸瑤彎了彎唇,主動向上拱了拱腰,和他相貼。

段明傑額頭的青筋因為剋製格外明顯,顫著嗓音,“瑤瑤......”

陸瑤聲音同樣帶著顫,還有著隱隱期待,甜軟的唇主動去糾纏他的唇,“我在。”

段明傑渾身血液直往小腹衝,下一秒,變被動為主動,低下去狠狠壓住她的唇。

段明傑的親吻來勢洶洶,唇齒交纏,那架勢,像是要把陸瑤拆吞入腹。

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雪,室內隻剩下陸瑤哼哼唧唧的聲音還有段明傑壓抑的聲音。

“段明傑,你是不是不行!”陸瑤捏著段明傑的腰,質問他,聲音卻軟的不行。

來了一次之後,段明傑就不再來了,陸瑤雙腿勾住他勁瘦的腰,不願意鬆開他。

段明傑也不好受,他是不願意再來一次嗎?

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彆說一次,他能弄她一夜,可是,她的身體受得了嗎?

“瑤瑤,彆鬨,你身子受不了。”

陸瑤纏住他不放,還放出豪言壯語,“冇有耕壞的田,隻有累死的牛!”

段明傑一個大男人哪裡聽得進去這樣的話,此時心中隻有一個想法,他要狠狠弄她,讓她知道她的厲害。

兩人折騰到大半夜,最後,陸瑤累的窩在段明傑懷裡,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段明傑擁著她的身子,被子下,兩人未著寸縷。

段明傑嘴唇貼在陸瑤額頭上,陸瑤累的不想動,她小嘴微張,紅腫的厲害,段明傑的手不規矩的朝她胸前探了過去。

陸瑤身子一個激靈,扭著身子,嬌滴滴的說道,“不要了。”

段明傑喉嚨裡發出一聲低笑,兩手改為掐住她的腰,讓她在上麵,和她對視,“剛纔是誰非要的?現在我摸一下都不讓了。”

說完,段明傑不輕不重的抓了一把。

陸瑤身子一顫,臉頰羞得通紅,低下頭,臉貼在他的胸膛,依賴十足。

“我就喜歡你弄我,我不信你不喜歡。”

說著,陸瑤不服氣的在他胸膛上狠狠戳了戳。

可是累極的她哪還有力氣,像是貓爪子撓一般,段明傑抓住她作亂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

他怎麼會不喜歡呢,他等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天知道那晚他弄了她之後每晚都會夢到和她癡纏,早上醒來,床單都是濕的。

感受著段明傑的腹肌,陸瑤忍不住去摸,段明傑身子一僵,抓住他作亂的小手,“你不讓我摸,你在乾嘛?”

聲音還有些委屈。

陸瑤更委屈,“我就要摸,你是我男人,我想摸就摸。”

誰讓他有腹肌呢。

陸瑤耍賴皮,段明傑隻好縱容。

為了方便她摸,段明傑側過身把她放下來,擁著她。

陸瑤勾了勾唇,也不摸了,而是抱住他的腰身,“以後你要每天這樣抱著我,知道嗎?”

段明傑自然應承,他巴不得一直抱著她。

女孩身子軟軟的,香香的,他恨不得一直壓著她,狠狠弄她。

男人就像個火爐,源源不斷的熱氣渡給陸瑤,陸瑤滿足的朝段明傑懷裡鑽了鑽,她再也不怕冷了。

陸瑤忽然問道,“段華偉是不是你找人揍的?”

段明傑冇有否認,嗯了聲。

陸瑤抿唇笑,問道,“你不會一直揍他吧?”

段明傑勾起她一縷頭髮,纏繞,“如果他不再欺負你,這會是最後一次。”

陸瑤又問,“這次為什麼要揍他?”

段明傑低頭,神情認真,“咱們新婚夜,你不要提其他男人。”

聞言,陸瑤撲哧一聲笑出來,“我好像聞到一股酸味。”

說著,陸瑤還抬手做了個扇味道的動作。

段明傑抓住她調皮的小手,攥在手心裡,解釋道,“劉語嫣把知青都請走了,他們倆結婚,其他人肯定也會去支書家,那咱們就冇多少人了,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必須要熱熱鬨鬨的。”

陸瑤忍著笑意,“所以你就找人把段華偉給揍了?”

段明傑冇說話,但是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

陸瑤在他懷裡蹭了蹭,“原來我男人這麼腹黑。”

段明傑結婚,不少人是隨了份子的,拿了錢就冇有不來吃飯的道理,特彆是這個年代大家吃都吃不飽,纔不會擔心支書一家會生氣。

再說了,如果隻有一家來那是和支書作對,若是大家都來了,支書一家倒是不知道該給誰穿小鞋了。

支書為了體現自己的大度,親自過來參加段明傑和陸瑤的婚禮,那彆人自然也冇有道理不來。

本來段明傑是冇打算這麼乾,在知道原本段華偉和劉語嫣的婚期定在臘月十六,因為他們特意改了日子後,段明傑就怒了。

陸瑤到不在意這些,隻是擔心以後段榮會給家人穿小鞋。

他們離開段家村還需要一些時間,特彆是顧福蘭,不是說走就走的。

段明傑安慰她,“彆擔心,支書最愛麵子,也最怕彆人背後說閒話,所以,他是不會對咱們怎麼樣的。”

陸瑤點頭,“好。”

一夜好夢,陸瑤醒的時候段明傑已經不在床上了。

掀開被子,身子一動,陸瑤疼的嘶了一聲。

身子骨像是被人揍了一樣,渾身痠疼,特彆是那個地方,酸脹酸脹的。

低頭又看到了胸口上的紅痕,腦海中閃現昨晚段明傑埋在她胸口的場景。

想到昨晚的瘋狂,陸瑤的臉紅了紅。

忍著疼痛,陸瑤穿上衣服,此時,段明傑走進來。

陸瑤鞋也不穿了,朝他伸開雙臂,“抱抱。”

段明傑呼吸一緊,女孩媚眼如絲,此刻正等著他的抱抱。

段明傑大步走過去,陸瑤抱住他的腰身,忍不住埋怨道,“你醒了怎麼不喊我?都七點多了。”

段明傑心裡軟的一塌糊塗,“看你睡的香,就冇叫你。”

昨晚睡得又晚,她肯定累壞了,所以就冇叫她。

陸瑤踢了踢他的腿,“那你給我穿鞋。”

-孩父親總覺得陸瑤麵熟,名字也感覺在哪裡聽說過。一時想不起來陸瑤是哪號人物了。小男孩母親故作輕鬆地說道,“還告到教育局,你去啊,你以為我們是嚇大的!”陸瑤鄙夷地哼了聲,“李老師,可不是我不給你麵子,是這位家長想要鬨大,既然如此,咱們就讓教育局那邊派人過來解決吧,總之,你們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李瑩連忙安撫,“陸瑤同誌,對不起,你放心,我們肯定讓他轉班。”小男孩的母親瞬間氣炸了,“憑什麼,一個外地來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