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蘇逍遙沒有過多解釋,直接著急的走了。這個張叔叔就是在孤兒院領養沈清雅的男人,叫張峰,是大學的一個教授。他為人極好且十分善良,在將沈清雅領走後還是會經常的來到孤兒院看望蘇逍遙。給他添置一些日常用品以及捐助一些錢,在沒有被蘇家領走之前,他的一些學費什麼的也都是這個張峰資助的。儘管自已那個時候就已經經常會拿到一些些獎學金,可這個張叔叔卻依舊堅持給予資助。這也是蘇逍遙非常感激他的原因,得知他住院後才會如此...另一邊,蘇子月此時已經睜開了雙眼。

因為她重傷的部分都在腿上,其他的一些致命的要害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傷。

因此也就不會昏迷那麼長時間了。

“二姐,你醒了……。”

病房前的蘇子瑞小聲的叫了一句。

雖然蘇正國已經回了公司,但是其他人卻還在這裡。

隨即,病房裡的幾人便全都紛紛起身檢視。

“子月,你感覺怎麼樣了?”

湊過來的柳芳率先開口,低聲的詢問道。

然而,蘇子月卻是並沒有搭理她,而是用雙眼在四周打量。

直到看見蘇子涵的時候,她的目光才停下,隨即聲音嘶啞的開口道:

“大姐,三妹,你……你讓她們都回去,我想讓你們兩個陪我。”

聞言,柳芳當即便紅著眼,開口問道:

“子月,還是讓媽陪著你吧。”

然而蘇子月聽後,又沒搭理她,而是繼續盯著蘇子涵。

見狀,蘇子涵當即對著柳芳不耐煩的開口道:

“行了,媽你先回去吧,我和子寧來陪著他。”

“不行,我要留下來,我是她媽,這個時候我怎麼能走?”

聞言,一旁的蘇子寧當即冷笑一聲,嘲諷道:

“這個時候知道你是個媽了?早幹嘛去了?你如果早點關心一下她的話,她也不至於這樣。”

一旁的蘇子涵聽後,也跟著不耐煩的開口道:

“你還是快點回去吧,好好陪著你的兒子去吧。”

“我………。”

見狀,一旁的蘇子瑞和蘇子薇等人,連忙勸阻道:

“好了媽,我們先回去吧,二姐現在情緒不穩定,您還是先別在這裡刺激她了。”

聞言,柳芳這才起身,惺惺的看了一眼側頭躺在床上的蘇子月,這纔跟隨眾人轉身離開。

“大姐,三妹,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你們之前說的那句話,

他們的確不配做一個父母。”

柳芳等人走後,蘇子月這才側頭看向了蘇子涵和蘇子寧,繼而開口說道。

然而,二人聽後,卻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現在知道又能怎麼樣呢?她這輩子算是已經毀了。

“大姐,三妹,你們跟我實話實說,我這身體,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見二人不說話,蘇子月隻好又一次開口問道。

聞言,二人神色複雜的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和蘇子月說了事情。

而蘇子月聽後,卻是徹底繃不住了,當即便紅了眼眶。

而後便是大滴大滴的淚水順著眼角流淌而下。

見此情形,蘇子涵和蘇子寧卻也隻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誰都沒有開口去勸說,更沒有去安慰。

因為這種情況,換做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會接受。

或許哭出來會更好受一點吧。

良久,才見蘇子月停止了哭泣,而後便惡狠狠的開口罵道:

“都是這個該死的蘇逍遙,我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他有很大一部分責任。”

聞言,蘇子寧神色複雜的看著蘇子月,開口道:

“二姐,你總是要怪他,可你就沒有想過他為什麼會這樣對你嗎?”

然而,病床上的蘇子月聽後,當即便反駁道:

“不管因為什麼,他都不應該這麼對我,起碼我也是他二姐啊。”

“那你說說,自從他回到蘇家之後,你對他不是打就是罵,什麼時候有做過二姐的樣子了?”

聞言,蘇子月的情緒當時就激動了,紛紛的開口道:

“我為什麼會那樣對他,如果不是有一天夜裡,他趁我睡著的時候,

對我動手動腳的話,後麵我會那樣對他嗎?”

聞言,一旁的蘇子涵頓時有些發懵,隨即疑惑的問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我知道………。”

蘇子涵聽後,當即看向了一旁的蘇子寧,因為這句話就是蘇子寧說的。

“那天夜裡,你去參加你們公司裡組建的一個酒會,回來的時候已經喝多了,

而後便躺在大廳的沙發上麵睡著了,可在半夜之際,

蘇逍遙卻是去你那裡,掀開了你的裙子,誰料他剛想動手,

便被半夜起床的蘇子矜給撞見了,正巧這時候你也已經醒了,看見了這一幕,

於是便有了那天你讓蘇逍遙跪在地上,將他抽的皮開肉綻那一幕了。”

聞言,蘇子涵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隨即似是回憶的開口道:

“我說那天子月為什麼會那麼打他,而且我問她怎麼回事,她也不說。”

不過隨即便又搖了搖頭,有些不確定的開口說道:

“不可能啊,逍遙弟弟不可能是那種人啊。”

然而蘇子月聽後,當即惡狠狠的開口道:

“怎麼不可能?這是我親眼看見的,難不成我還能拿這種事去汙衊他嗎?

要我說,他就是個畜生,混蛋,對自已的親姐姐都能做出這種事。”

聽到二人的爭執後,一旁的蘇子寧有些意味深長的開口道:

“這件事的確不是他做的。”

“三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聞言,蘇子月當即開口質問道。

然而這時,蘇子寧卻是從包裡拿出了手機,而後調出了一段影片放到蘇子月的眼前給她看。

見狀,蘇子月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看著手機上播放的影片。

影片裡,正是那天蘇子月喝醉了躺在沙發上的那天。

但是影片裡發生的一切,卻又和那天發生的事情截然不同。

因為從影片裡麵來看,那天想要非禮蘇子月的,其實並不是蘇逍遙,而是蘇子矜。

二人隻不過是調換了一下位置,最後是蘇逍遙半夜出來上廁所,這才發現了蘇子矜的意圖。

所以阻止了下來,結果最後卻是被蘇子矜冤枉。

“不……這不可能,明明是……。”

看完影片的蘇子月滿臉的不可置信,自言自語的開口道。

聞言,一旁的蘇子寧卻是緩緩開口道:

“沒什麼不可能的二姐,你隻不過就是太相信蘇子矜的話了,

以至於連問都不問,就直接判定了是逍遙弟弟做的。”

蘇子月聽後,突然有那麼一瞬的恍惚。

是啊,自已當時確實是沒有去問蘇逍遙,而是聽信了蘇子矜的話。

而且,從當時的角度去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去蘇逍遙做的。

原來,自已一直以來都冤枉了蘇逍遙。

一想到自已之前對蘇逍遙的種種,剛剛收回的眼淚便又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或許,隻有死過一次才能看清楚一些事情,就如同現在的蘇子月一般。

從來沒有相信過蘇逍遙的她,今天也知道換一個角度去看自已的弟弟了。

可是這又能怎麼樣呢?曾經那個一直黏在自已身旁的弟弟此刻儼然已經恨透自已。

否則又怎麼會精心策劃這麼一場計劃來懲罰自已呢?

“逍遙……弟弟………。”然是陳曉芝說的,蘇逍遙自然不好反駁什麼。估計是她看出了自已最近和沈清雅應該是有些矛盾,所以這才藉此機會給兩人創造一些空間。站在一旁的沈清雅見蘇逍遙的態度後,眸中不由暗淡了一分。不過還是強忍住露出了笑容,坐在了蘇逍遙的旁邊。對此,蘇逍遙並沒有說什麼,一個已經放下了的人,即便她做什麼也不能讓蘇逍遙掀起一絲波瀾,更不能讓蘇逍遙回頭了…………“噠噠噠噠噠~~~~”很快,又是一陣高跟鞋的腳步聲響起,蘇逍遙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