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無論沈清雅現在有多喜歡蘇逍遙也沒用了,因為蘇逍遙的眼中已經沒有她了……………“你們先回吧,我來照顧你們張叔叔就好了。”幾人又簡單說了幾句後,陳曉芝便催促著他們離開了。“好的陳姨,那我明天再來。”蘇逍遙對著陳曉芝說了一句後,就和林婉夏一起離開了。隻留下蘇清雅一人失魂落魄的走在醫院的走廊。“逍遙,我一定會把你重新追回來的……………。”看著蘇逍遙和林婉夏的背影,沈清雅驀的冒出了一句,眼神中還帶著複雜和...這邊,蘇逍遙幾人在酒店裡一直聊到了半夜才結束。

而與此同時,蘇正國他們也在正巧出來結賬。

幾人又一次碰麵,然而這一次蘇正國卻並沒有再上前糾纏。

隻是冷冷的掃視了蘇逍遙他們一眼,隨即冷哼了一聲。

不過在目光掃到天城老總的時候,他卻有些詫異,而後便朝他質問道:

“你怎麼會在這裡?”

聞言,天城老總卻隻是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嘲諷道:

“我在這裡跟你有什麼關係?怎麼還想再坑老子一次嗎?”

之前給蘇正國麵子是因為他的娛樂公司還在,輕易不敢去得罪蘇正國。

現如今他的公司都已經被蘇逍遙給收購了,他也就沒有任何顧忌了。

蘇正國聽後,臉色頓時鐵青,隨即開口威脅道:

“好,很好,希望你那破公司倒閉的時候,還能用這樣的語氣來跟我說話。”

說罷,他便冷哼了一聲,隨即便轉身走了。

見狀,蘇逍遙黑著臉,沒好氣的看著天城老總開口說道:

“你是來坑我的吧?”

確實,他現在將娛樂公司出售給了蘇逍遙,結果自已卻是在這裡得罪蘇正國。

這下好了,聽蘇正國話裡的意思應該是要報復天城娛樂。

對於這一點,蘇逍遙知道,憑自已的實力必定承受不住蘇正國的報復。

因為以蘇正國現在的身價,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資本家,包括像王彥軍他們那樣的身價也是。

如果他在沈城聯合所有的資本家,那麼自已是一定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搞不好還真就像蘇正國所說的一般,公司會被他搞到倒閉………

聞言,天城老總有些尷尬的笑著開口道;

“我這不是被他欺壓太久了嗎,所以一時之間沒忍住,這才懟了他兩句。”

“那你倒是在公司沒出售之前懟他啊。”

“那時候我不敢輕易懟他啊。”

“我……………。”

蘇逍遙被氣的說不出話來,隻惡狠狠的盯著他。

然而天城公司的老總似乎是知道自已理虧,於是乾脆就不說話了,隻站在那裡尷尬的笑著。

而這時,一旁的許世東卻是拍了拍蘇逍遙的肩膀,開口笑道:

“放心吧大侄子,蘇正國敢找你麻煩的話,還有我們呢。”

聞言,一旁的王彥軍也朝蘇逍遙笑著點了點頭。

見狀,蘇逍遙連忙對著二人道謝。

雖然知道他們是看在林婉夏和王胖子他們的麵子上才幫自已的,但他心裡還是不由一暖。

王彥軍聽到後,當即拍了拍蘇逍遙的肩膀,笑著寬慰道:

“好了,沒什麼謝不謝的,讓胖子先送你回去吧,

正好你這段時間也準備準備,等你的娛樂公司成立那天,我和你許叔親自去捧場。”

說罷,幾人便轉身離去,隻留下了王胖子和蘇逍遙兩人。

而另一邊,蘇子月已經回到了昨天住的總統套房。

此刻正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而且看樣子已經有了幾分醉意。

然而就在這時,蘇正國一行人卻是回來了。

見狀,蘇子月卻並沒有直接起身,而是繼續喝著紅酒,隻是會時不時的側頭看著眾人。

他們並沒有發現坐在沙發上的蘇子月。

因為此時他們一群人正簇擁著蘇子矜。

而且每人手裡還拎著一個精緻的小禮盒,有說有笑的,看起來其樂融融。

這一幕,彷彿他們纔是一家人,而蘇子月卻是那個外人一般。

“呀~~二姐,你……你怎麼出院了?”

這時,一旁的蘇子瑞終於發現了坐在沙發上的蘇子月,隨即便驚呼一聲。

眾人聽後,目光也都紛紛朝著蘇子月看去。

聞言,蘇子月卻是冷笑一聲,嘲諷道:

“怎麼了?四妹這是不希望我出院嗎?

還是說,我出院打擾到你們一家人團圓了?”

眼見氣氛不對,一旁的柳芳慌忙出來打圓場:

“好了,子月,你剛出院,就不要喝酒了,趕快回去睡覺吧。”

蘇子月聞聽,隨即便看著柳芳開口笑道:

“媽,你怎麼這會兒開始關心我了?

你在醫院的時候不是安排的挺好的嗎,都要把我交給護工來照顧了。”

聞言,柳芳當即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也知道了蘇子月為什麼會這麼陰陽怪氣的了。

於是頓了頓,便一臉心疼的開口道:

“子月啊,媽不是故意想把你交給護工照顧的,隻是你子矜弟弟剛從裡麵出來,

身體虛弱,所以我想帶他出去吃點好的補一補。”

蘇子月聞聽,當即掃了一眼蘇子矜,而後看著柳芳冷哼一聲,開口道:

“是嗎?我看他的身體可沒有那麼虛弱啊。”

“夠了,你弟弟還小,你就不能讓著點他嗎?”

這時,一旁的蘇正國沉聲開口了。

“我讓著他?那他就不會懂點事嗎?明知道我還在住院,

可他卻偏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讓你們帶他出去吃飯嗎,

還有,你不是答應過我要幫我的嗎?怎麼到現在我都沒有看到你的行動?

是光顧著陪你的兒子去了吧?”

“你住院你怪誰,誰讓你自已找死,非要跑上去要跳樓的?”

蘇正國這話一出口,蘇子月的腦子瞬間就空白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蘇正國。

良久後,才見她的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

“啪~~~。”

隻見蘇子月將桌上的酒瓶摔得粉碎,最後看了一眼眾人之後,便轉身出門了。

見狀,蘇子瑞當即便要跑出去追。

“回來………。”

蘇子瑞剛一腳踏過,便被蘇正國叫住了,隨即便聽見他滿臉憤怒的開口道: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誰也不許再出去找她,她愛死哪死哪。”

說罷,蘇正好便轉身回了臥室。

原本蘇子月的做法就已經讓他很生氣了,加上今天又被蘇逍遙他們給當眾羞辱。

甚至還被打了一拳,因此,他便將所有的怒火全都發在了蘇子月的身上。

因為他斷定,蘇子月是不會自殺的,她隻不過就是想威脅自已而已。

就從今天跳樓的時候,他就能看出來。

當時自已剛答應了幫助蘇子月之後,她立刻就喜極而泣,絲毫沒有了跳樓的慾望。

這不是威脅自已是什麼?

而另一邊,蘇子月從總統套房出來之後,便一路開車疾馳。

此刻的她不知道自已要去哪,更不知道自已要幹什麼。

隻是想遠離這個地方,遠離蘇正國他們。

因為就在此時,蘇子寧的話語依舊還響徹在自已的耳邊:他們根本就不配做一個父母。

然而就在蘇子月思索之際,突然從對麵旁邊竄出來一輛大貨車。

“啊………。”……就不覺得他還有點小嗎?”林啟宏這話一出口,林婉夏頓時鬆了一口氣,而後聳了聳肩,無所謂的開口道:“小就小唄,我可以等他長大。”聞言,林啟宏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而後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又一次開口問道:“對了,你剛剛說他的父母是做什麼的來著?”林婉夏聽後,猶豫了一瞬,不過還是實話實說:“他的父母是蘇氏集團的蘇正國和柳芳,不過現在已經和他們斷絕關係了。”聽到了林婉夏說的話後,林啟宏沉思了一下,而後似乎是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