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會耽誤學習的。”“還是聽我的,我來照顧你張叔就行了,你們兩個抓緊回去歇息。”對於大學的教授來說,陳曉芝可謂是將學習看的十分重要,所以無論二人怎麼勸說,她都不肯同意。當然,如果此刻同樣是身為大學教授的張峰如果醒著的話,估計也不會同意的。他們對學習的重視甚至於比生命還重要,不然也不會把前半生都奉獻給了學校,以至於到最後連個孩子都沒要上。蘇逍遙還想再說些什麼,不過看著陳曉芝那不容拒絕的眼神後,終是妥協了...“該死……………。”

蘇子矜麵目猙獰的罵了一句。

而後便不再耽擱,當即在路邊攔了輛車,而後便回到了蘇家。

可剛到蘇家,他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到了。

此刻的他都有些懷疑自已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還是自已的家嗎?

隻見蘇家別墅此時已經是一片狼藉,所有的玻璃全都碎了。

別墅的周圍也是被破壞的不像樣子。

而且別墅內,似乎還有搬東西的聲音傳來。

見狀,蘇子矜連忙上前檢視。

隻見蘇家的下人們此時正在從樓上往下搬著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

而這時,其中的一個下人卻是看到了進來的蘇子矜。

於是連忙上前打招呼。

見狀,蘇子矜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開口質問道:

“你們這是幹什麼?還有,別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聞言,那個下人隻好將昨天發生的事情和蘇子矜說了一遍。

蘇子矜聽後,頓時被氣的火冒三丈,良久後,纔看著下人開口繼續問道:

“那我爸媽他們呢?”

“這個……今天二小姐要在天城娛樂公司跳樓自殺,蘇先生他們應該是去了那裡。”

聞言,蘇子矜當即被嚇了一跳,而後便慌忙的朝外麵跑去,看樣子應該是去找蘇正國他們了。

另一邊,蘇逍遙從天城娛樂回去之後,並沒有直接回家。

而是去了一個律師事務所,並且找到了昨天劉保成幫他預約的那個律師。

隻不過他沒有想到劉保成幫他找的這個律師會是個女的。

不過蘇逍遙也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出了自已的需求。

很快,這名律師便替蘇逍遙擬好了一份起訴書,而後交給了蘇逍遙,並且開口說道:

“蘇先生,將這個交給法院就可以了。”

聞言,蘇逍遙輕輕點了點頭,而後朝律師笑著開口道:

“謝謝了,如果後續有什麼需要的話,我會聯絡你的。”

說罷,蘇逍遙便轉身離去,並且來到了法院,將起訴書交給了法院。

與此同時,蘇正國幾人已經將蘇子月帶到了醫院。

經過醫生鑑定,蘇子月隻是受到驚嚇暫時昏迷了過去,並沒有什麼大礙。

眾人聽後,都紛紛鬆了一口氣。

而一旁的柳芳卻是雙眼通紅的,朝著蘇正國抱怨道: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昨晚說的那麼過分的話,子月也不會想著要跳樓,

萬幸這是沒事,如果有事的話,你讓我可怎麼活啊?”

聞言,蘇正國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良久後才見他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都怪蘇逍遙那個畜生,如果不是他算計子月的話,子月也不至於會被封殺,

歸根結底,造成今天這個局麵的罪魁禍首還是他。”

眼見著自已的父母快要吵起來,一旁的蘇子瑞連忙開口附和道:

“對,媽,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爸,要怪就怪那個蘇逍遙,如果不是他的話,哪來的真的,多事啊?”

蘇子瑞的話一出口,眾姐妹們也都紛紛點頭贊同。

然而,麵對眾人對蘇逍遙的栽贓,一旁的蘇子寧和蘇子涵卻是眉頭微蹙。

不過二人卻並沒有開口說話,因為她們知道。

眾人已經把栽贓蘇逍遙的這件事成為了一個習慣。

無論是什麼事,不管是不是自已的錯,到頭來都會怪在蘇逍遙的頭上。

想到這裡,二人全都不約而同的自嘲般的笑了笑。

因為她們二人之前不就是這樣做的嗎?

“爸媽,二姐怎麼樣了?”

這時,蘇子矜的聲音傳來,眾人聞聽,紛紛回頭望去。

隻見蘇子矜此時氣喘籲籲的看著蘇正國他們開口詢問道。

聞言,蘇正國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有些詫異的開口道:

“子矜?你怎麼回來了?”

蘇子矜聽後,立刻裝作委屈的樣子,紅著眼睛開口道:

“爸媽,我今天就出來了,而且我看你們沒有去接我,我還以為你們不要我了呢。”

見狀,蘇子寧和蘇子涵的心裡感到一陣的噁心。

之前不知道就算了,如今知道了蘇子矜的真實麵目之後。

再看見他這裝可憐的樣子實在是令人厭惡。

然而一旁的柳芳聽到後,當即上前一步,抱著蘇子矜,柔聲開口道:

“怎麼會呢,爸媽怎麼可能會不要你呢?”

一旁的蘇正國也笑著開口附和道:

“是啊,今天確實是事出有因,加上這幾天又太忙,所以忘了而已,

這樣吧,我們這就帶你去吃頓大餐,當是給你接風洗塵了。”

聞言,蘇子矜當即便麵露喜色,不過隨即便又哭喪著臉,開口道:

“可是……我們去吃飯了,二姐誰來照顧啊。”

聽後,蘇正國這才反應過來,蘇子月還在病床上麵躺著呢。

而這時的柳芳卻是摸摸蘇子矜的頭,笑著開口道:

“沒事,直接找一個護工照顧一下你二姐就好了,反正她也沒什麼大事。”

話一出口,眾人全都紛紛表示贊同。

見狀,蘇子寧當即便麵無表情,冷冷的開口道: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我留下來照顧二姐,

再怎麼說我們也是“親”姐妹,我不可能讓一個外人去照顧她。”

話一出口,一旁的蘇子矜當即就變了臉色,因為他從蘇子寧的話語中聽出了嘲諷的意思。

她們是親姐妹,意思是說這個家裡隻有自已是個外人?

然而蘇子寧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一旁的蘇子涵也緊跟著開口道:

“我也不去了,和子寧一起留下來照顧二妹。”

眾人聞聽,略微有些詫異。

良久後才聽見蘇子矜假模假樣的開口,委屈道:

“那還是算了吧,二姐還沒有醒過來,我們還是留在這裡照顧二姐吧。”

聞言,一旁的柳芳當即就不幹了,對著蘇子寧和蘇子涵皺眉問道:

“都說了子月沒什麼大礙了,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見狀,蘇子涵當即冷笑一聲,看著柳芳嘲諷道:

“沒什麼意思,我和三妹隻不過就是擔心二妹而已,

不像您,上一秒還在擔心二妹,下一秒就裝作沒事人一樣要帶著您的“養子”去吃飯。”知道說了什麼,蘇逍遙這才站起身來,踹了她一腳。這下,眾人的目光又齊齊的看向了蘇子月和蘇子瑞。良久後,才見人群中不知是誰開口罵了一句:“媽的,這兩個傻逼。”而後便又一次引起了連鎖反應。“就是,明明是你們的錯,到頭來卻是擺出那一臉委屈的表情,賤不賤啊?”“吃飯就好好吃飯,非要上去挑釁人家,就你們這樣的,打死你們都活該。”“還讓我們大家給你做主,我呸~看見你們兩個就噁心。”麵對眾人的謾罵聲,蘇子月和蘇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