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月一臉自信的回應著,而後輕笑了一聲又繼續開口道:“走吧,今天二姐我高興,請你出去吃飯。”“好嘞二姐………。”而後,二人又打鬧了一番後,這才收拾了一下準備出門。另一邊,蘇逍遙已經一天都沒有出門了。他怕出門之後再遇見林婉夏,因此這纔在家中躲了一天,準備晚點再出去買點吃的。“咚咚咚~~”這時,他們家的門又一次響了,蘇逍遙當即起身。有了早上的經驗後,這一次蘇逍遙並沒有著急出去開門,而是先穿好了衣服……“婉...“二妹……,二妹,你怎麼樣了?你醒醒啊,你別嚇姐姐。”

這邊,蘇子涵在見到蘇子月的時候,當即眼眶便紅了,痛聲大哭著呼喚著蘇子月。

隨後便見蘇子月被推進了手術室。

而此時的蘇子矜也被救護車給拉了回來。

其實他壓根就沒有什麼傷,但是卻裝作一瘸一拐的來到了手術室。

一同前來的還有拎著餃子的柳芳和蘇子瑞等人。

就連在公司裡麵忙的不可開交的蘇正國和蘇子寧在得知訊息之後也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然而一旁痛苦的蘇子涵在見到蘇子矜的那一刻。

突然就上前一步,抓住了蘇子矜的衣領,雙目通紅的瞪著他,繼而開口嘶吼道:

“蘇子矜,你這個畜生,你為什麼要帶二妹出去?”

聞言,一旁的柳芳和蘇正國等人難得的沒有阻攔。

或許知道了蘇子月已經命懸一線,所以這一次他們並沒有選擇替蘇子矜說話。

而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蘇子矜的說辭。

然而蘇子矜見狀,當即裝作滿臉懊悔的樣子,帶著些許哭腔開口道:

“我……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當時你走後,我就去了二姐的病房,

當時護士已經幫她清理完了那些東西,

可是她在見到我的時候卻突然對我說想讓我推著她出去走走,我當時也沒多想,

隻是以為她就單純的在病房裡麵待不住了,所以我就推著她出去了。”

然而蘇子涵聽後,卻壓根就沒有相信他說的話,當即反駁道:

“不可能,二妹現在對你可以說是討厭至極,怎麼可能會讓你去推她出去?”

“我………。”

蘇子矜見狀,頓時啞口無言,不過他也並沒有急著去辯解什麼。

因為他篤定蘇子月肯定會死,隻要等到蘇子月嚥氣的那一刻。

他就可以將自已身上的罪責撇的一乾二淨,畢竟人已經死了。

他們也死無對證,隻能選擇相信自已。

然而一旁的柳芳在聽到蘇子矜和蘇子涵的對話之後。

卻隻是嘆了口氣,隨即便要上前去安慰兩人一番。

可這時,身旁的蘇子寧搶先她一步,來到了蘇子矜的身邊。

不由分說,當即便給了蘇子矜一個巴掌。

“啪~~。”

見狀,蘇子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蘇子寧,而且仔細看,他的眼中還有一絲怨毒之色。

“子寧,你這是幹什麼?子矜都已經說了,是你二姐要他推著出去的,你為什麼還要打他?”

見到蘇子矜被蘇子寧扇了一巴掌,一旁的柳芳卻站不住了。

當即來到了蘇子矜身邊,將蘇子矜護在身後,而後看著蘇子寧,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開口道。

而這時,一旁的蘇正國也湊上前來,沉聲開口:

“好了,這件事畢竟不是子矜一人的錯,你們就不要怪他了,

等我找到那名逃逸的司機之後,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聞言,一旁的蘇子寧卻是露出了滿臉悲哀之色,而後看著蘇正國和柳芳,惡狠狠的開口:

“現在二姐已經躺在手術室裡麵,生死未卜,可是你們到現在卻還要護著這個畜生,

有你們這樣做父母的嗎?你們的良心是都被狗吃了嗎?”

蘇子寧的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別人不知道,但是她和蘇子涵可知道。

蘇子月現在最厭惡的就是蘇子矜,怎麼可能還讓他推著自已出去?

聞言,蘇正國臉色鐵青,憤怒的指著蘇子寧開口:

“你……你說什麼?我是你爸,你就這樣恨我說話的嗎?”

然而蘇子寧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而後冷笑一聲,嘲諷道:

“你配嗎?蘇正國,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個父親,

蘇子矜就是一個惡魔,可是你到現在卻還要偏袒他,

你覺得你對的起我們這些親生兒女,對的起手術室裡的二姐嗎?”

“你…………。”

蘇正國被氣的臉色鐵青,渾身顫抖的看著蘇子寧,但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另一邊,蘇逍遙已經跟著那名司機走了很久。

那名司機似乎是早就準備好了一般,隻要走一段路程,就會在路邊換一輛車。

就這樣輾轉了幾次之後,最終那名司機在輾轉了好幾個城市之後。

來到了一座偏遠的小山村。

他還算是聰明的,知道在這個時候無論是坐火車還是坐飛機都有可能會被捉住。

因此選擇了鋌而走險的辦法,自已驅車來到了這偏遠的山村。

這裡依靠著大山,就算是真的被知道他在這裡,他也可以循著大山跑出這個村莊。

而蘇逍遙在確定了那名司機的最終落腳點之後,便坐著計程車開到了當地的市裡。

在花了一番大價錢之後,最終找到了一個像劉保成那樣的私家偵探。

並且告訴他在這裡時刻監視著這名司機的一舉一動。

一旦司機離開了這裡,他就要立刻跟上去。

做完這一切之後,蘇逍遙這才乘車離開了這裡。

期間,蘇逍遙又將手機開機,由於之前進村的時候是徒步走進去的。

為了防止被司機發現自已,所以這才將手機關機。

可是等到他開機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有好幾通未接來電了。

而這幾個未接來電,無一例外,全是林婉夏打來的。

見狀,蘇逍遙暗道不好,自已跟著那名司機連跨了好幾個省出來。

已經走了一天一夜,這個時間點林婉夏見自已沒有回家,估計肯定會著急的。

於是蘇逍遙有些心虛的剛想給林婉夏回一個電話,

誰料這時候林婉夏的電話卻再次打了過來。

見狀,蘇逍遙幾乎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當即便接了下來。

“喂,逍遙弟弟,你總算是接電話了,你在哪呢?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電話剛一接通,就傳來了林婉夏一連串的問題。

然而蘇逍遙聽後,當即安慰道:

“婉夏姐,我沒事,我現在在外地,等我回家了再跟你解釋。”

然而林婉夏在聽到了蘇逍遙的聲音後,也瞬間安心了不少。

但是聽著蘇逍遙話語裡的意思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方便在電話裡說。

於是也就沒有繼續追問,囑咐了幾句之後,便結束通話了電話。

而與此同時,醫院的手術室裡,蘇子月在經過長達好幾個小時的手術之後,

最終還是被搶救了回來,隻不過除非是奇蹟發生,不然的話估計這輩子都無法醒來了。

然而蘇子矜在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卻是令他坐立難安了。

雖然醫生說蘇子月這輩子都無法醒來了,但也並非是絕對。

萬一哪天蘇子月再次醒過來的話,那他的事情就要敗露了。

這一瞬間,他的眸中突然閃起一抹狠辣之色…………。聽蘇正國話裡的意思應該是要報復天城娛樂。對於這一點,蘇逍遙知道,憑自已的實力必定承受不住蘇正國的報復。因為以蘇正國現在的身價,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資本家,包括像王彥軍他們那樣的身價也是。如果他在沈城聯合所有的資本家,那麼自已是一定不會有好果子吃的。搞不好還真就像蘇正國所說的一般,公司會被他搞到倒閉………聞言,天城老總有些尷尬的笑著開口道;“我這不是被他欺壓太久了嗎,所以一時之間沒忍住,這才懟了他兩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