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胡說什麼?”林婉夏夾了一口菜,放到了嘴裡咀嚼了起來,一邊笑吟吟的說道。“沒有啊。”聞言,蘇逍遙鬆了一口氣,心裡那根緊繃著的心也徹底放下了。他倒是不怕別的,隻是怕自已是重生回來的這件事情被人知道。這是他心裡最大的秘密,誰都不能告訴,況且…………這樣的事說出去,也沒人會信,搞不好還會以為他是神經病。他可不想在林婉夏麵前出醜,給林婉夏的心中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吃過飯後,林婉夏一如既往的去送蘇逍遙...“這……這不可能,子矜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這邊,柳芳在看完蘇子月手機裡的影片後,當即便搖頭,一臉篤定的說道。

然而蘇子月聽後,卻隻是自嘲般笑了笑,並未說話,隻是笑著笑著便有兩行清淚落下。

事實都已經擺在了那裡,可是柳芳依舊不肯相信,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雖然蘇子月不說話,但一旁的蘇子涵卻忍不住了,當即便對著柳芳憤憤的開口:

“媽,你是不是有點太偏心了?影片裡麵已經清楚的拍下了事情的經過,

可你卻依舊不肯相信,是不是有點太讓我們姐妹寒心了?”

聞言,柳芳臉色有些難看,當即反駁道:

“誰不知道現在的影片可以作假?你敢說你那個影片是真的嗎?

再說了,我們和子矜相處了這麼多年,你難道就一點都不瞭解他的為人嗎?

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我看你們就是被蘇逍遙那個畜生給蠱惑了,現在他說什麼你們信什麼,

你們難道忘了他是怎麼對我們蘇家的嗎?”

這也幸虧是蘇逍遙沒在這裡,不然的話一定會再賞柳芳幾巴掌,老子躺著也能中槍????

然而蘇子涵聽完柳芳的話後,臉色瞬間被氣的漲紅,而後沉聲開口:

“你……你不要試圖去轉移話題,現在影片都擺在了這裡,你居然還能說出這種荒唐話,

如果你要是實在不相信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去鑑定一下,看看這個影片到底是不是假的。”

一旁的柳芳見蘇子涵都這樣說了,似乎也明白了過來蘇子涵並未撒謊,不過卻在試圖狡辯道:

“就……就算是真的又能怎麼樣?這件事情都已經過去兩年了,

兩年前子矜纔多大?那時候他還是個小孩子,他能懂什麼?”

“你……,你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麵對柳芳的強詞奪理,蘇子涵被氣的渾身顫抖,她從來沒想到柳芳會變成這個樣子。

一句他還小就將所有的過錯全都揭過去了………。

殊不知,有的孩子確實是小,而有的孩子雖然年紀小,但是內心卻如同一個惡魔一般。

最主要的是,她居然為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養子。

連自已這個親生女兒都不相信了,多麼荒唐的一件事情。

“好了,大姐,沒必要和她這種是非不分的人去爭辯什麼。”

這邊,蘇子月見一旁的蘇子涵被氣的說不出話來,當即便開口勸說。

而後,又側頭看向了柳芳,冷聲開口:

“你走吧,既然不相信我們,又何必在這裡假惺惺的?

還是抓緊出去陪你的好兒子吧,

不過你記住,從今往後不許再來我這間病房,我嫌你們噁心。”

“你……,好你個白眼狼,我辛辛苦苦把你養這麼大,你居然敢說我噁心?

行,走就走,你給我記住,以後就算你死在這間病房裡麵,我都不會再來看你一眼。”

說罷,柳芳便拉著一旁的蘇子矜,氣哄哄的轉身走了。

或許柳芳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的這一句氣話,竟然有一天會變成真的………。

另一邊,自從劉保成走後,蘇逍遙便一路開車來到了蘇子矜即將要製造車禍的馬路上。

下車後,就見他將事先買好的幾個攝像頭。

放在了路邊的灌木叢中,並且用一些樹葉將它們隱藏起來。

做好這一切之後,他便驅車離開了這裡…………。

第二天,蘇逍遙早早便起來了,先是將自已包裹的嚴嚴實實之後,

便直接下樓,而後再次來到了蘇子矜設計製造車禍的那條馬路。

隻不過不同的是,他這一次並沒有開車,而是徒步走過去的。

另一邊,蘇子矜也很早就醒了,或者可以說是他這一夜就沒有睡。

隻見他迅速起床,直接叫醒了一旁的柳芳,而後裝作一臉委屈的開口:

“媽,我想吃你包的餃子了。”

聞言,柳芳當即起身,半睜著眼睛,看樣子應該是沒睡醒,而後安撫道:

“那等你出院了媽再給你包。”

蘇子矜聽後,瞬間從眼睛裡擠出了幾滴眼淚,哽咽道:

“可是我現在就想吃。”

然而柳芳哪裡能見得蘇子矜這般模樣,當即便起身,柔聲開口:

“好,那你等著,我去給你四姐打電話讓她來照顧你,等她過來了我再回家給你包。”

聞言,蘇子矜頓時急了,慌忙開口:

“不……不用四姐過來了,有事我會喊護士的,你快點回去給我包餃子吧,我都餓了。”

柳芳見蘇子矜都已經這樣說了,而且他的的身體也確實沒有什麼大礙,索性也就不再堅持。

隻交代了蘇子矜照顧好自已,而後便匆匆離開了醫院。

這邊,蘇子矜見柳芳離去,當即便走出了病房,而後來到了樓下的接水池附近等待。

因為這個點蘇子涵幾乎都會下樓打水給蘇子月擦臉。

果然,蘇子矜等了沒一會兒,就見蘇子涵拿著個水盆來了。

見狀,蘇子矜沒有絲毫猶豫,當即便跑到了蘇子涵的身邊。

而後裝作一臉著急的樣子,開口道:

“大姐,我剛剛去二姐的病房了,二姐說她來那個了,

但是病房裡的都已經用完了,所以她讓我告訴你去幫她買一些。”

說罷,蘇子矜便直接接過了蘇子涵手中的水盆,而後催促道:

“大姐,你快去吧,你知道二姐平時最愛乾淨了,時間長她會受不了的,

而且我已經幫二姐找了護士,她那裡你就不用擔心了,快去吧。”

聞言,蘇子涵有些狐疑,但是蘇子矜說的也確實沒錯,蘇子月平時確實是很愛乾淨的。

於是在躊躇了片刻之後,她便轉身走了。

見狀,蘇子矜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但是這個時候容不得他喘氣。

於是他便連忙上樓,來到了蘇子月的病房,而後喘著粗氣的開口道:

“二姐,不好了,大姐在去給你買水果的路上出了車禍,現在還在醫院對麵的那條馬路上呢。”

聞言,蘇子月的臉色瞬間就慘白了,於是便立刻掙紮著起身,想要下床。

然而蘇子矜見狀,也不磨嘰,當即便將蘇子月抱起,放在了輪椅上。

然而蘇子月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哪裡還顧得上之前的仇怨,

也就任由蘇子矜抱到了輪椅上,而後開口催促道:

“快,快推我過去看看大姐。”

“好………。”

見狀,蘇子矜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容。

而後便推著蘇子月從醫院出去,直接奔那條馬路上走去。

因為醫院下麵並沒有任何超市,更別說賣水果的了。

所以蘇子涵無論是買那個,還是要買水果都必須要穿過這條馬路。

因此在蘇子矜推著蘇子月朝這條馬路來的時候,蘇子月也沒有絲毫的懷疑。

然而在來到這條馬路後,發現這裡並沒有什麼車禍現場。

這時蘇子月也意識到有點不對勁了,於是便讓蘇子矜停下,而後冷冷的開口:

“蘇子矜,看樣子這裡並沒有出過車禍,你為什麼要騙我?”

聞言,蘇子矜當即低頭,在蘇子月的耳邊低聲開口:

“現在這裡的確是沒有車禍,不過不代表一會兒沒有啊。”

蘇子月聽聞後,眉頭緊皺,似乎是有種不好的預感,隨即冷聲開口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子矜聽後,卻笑了,而後繼續開口:

“二姐,一路走好,希望你下輩子能長點腦子………。”

說罷,便見從遠處行駛過來一輛小型的箱貨車,而且看樣子絲毫沒有想要停車的意思。

直直的朝著蘇子月這邊撞來。

見狀,蘇子矜裝作大驚失色的樣子想要拉著蘇子月的輪椅朝後跑。

然而就在這時候,也不知道他是裝的還是真的被什麼東西絆到了。

隻見他直接朝後方跌出了好幾米遠。

而這個時候貨車已經離蘇子月很近了。

此時的蘇子月也已經知道了蘇子矜的陰謀。

於是便朝著馬路邊上的人大聲呼救,可是因為貨車的速度太快。所以眾人也都不敢上前去營救。

然而後方的蘇子矜在聽到後,當即便裝模作樣的準備起身上前。

可是這個時候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嘭………………”

一道撞擊聲響起,就見蘇子月被貨車撞飛出去十幾米遠。

而後便見蘇子月躺在血泊之中,睜大了雙眼。

隻是她的眼中似乎還看見了一幅和自已如今似曾相識的畫麵……………。情十分的煩躁,自已正是因為蘇子矜的原因才和蘇逍遙鬧成今天這個局麵。所以聽到蘇子矜的聲音後,有些不耐煩的開口道:“喂,什麼事?”電話那頭明顯一愣,暗道:“清雅姐姐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如此冷淡。”愣了一會兒後,還是作作的開口道:“清雅姐姐,我有些難受,你能來陪陪我嗎?”蘇清雅頭一次感覺到蘇子矜的聲音如此的厭煩,於是冷漠的說道:“今天沒空,你要是感覺不舒服就去醫院看看吧!”隨後就結束通話了電話。蘇子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