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就是一場蓄意的謀殺,蘇子矜專門針對自已的一場謀殺…………………所以,從他重生後,他便開始了計劃,目的就是為了讓蘇子矜付出代價,而脫離蘇家隻是計劃當中的第一步。出了彩票中心後,蘇逍遙並沒有回學校,而是直接去了一家手機專賣店,花了三千塊錢買了一臺智慧手機。他到現在都還沒有一臺手機呢,在蘇家的這兩年,他看著那一家人給蘇子矜一個接著一個換手機的時候。他也羨慕過,可每次她們都說不給他買手機是為了他好,畢竟...“子矜,你怎麼樣了?”

病房內,柳芳一臉著急的對著病床上的蘇子矜開口問道。

聞言,蘇子矜滿臉虛弱,委屈的開口道:

“媽,我手疼,他們打斷了我的手,您和我爸可千萬不能放過他們啊。”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可是他這句話一出口,一旁的蘇正國瞬間怒了:

“你還好意思去說?你讓我在晚會上丟盡了臉麵,

惹蘇逍遙那個畜生也就算了,你居然膽大包天的敢去惹李靜文?

你知不知道,她的一句話,我們蘇家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嗎?”

彼時的蘇正國也是積攢了一肚子的怒火沒地方發洩。

正巧蘇子矜撞到了他的槍口上,於是他便把這滔天的怒火全都一股腦的發在了蘇子矜的身上。

蘇子矜聽後,更加委屈了,當即便裝模作樣的準備起身,紅著眼眶開口道:

“好,這些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待在蘇家,更不該去林家的晚會,我現在就走。”

然而一旁的柳芳聽後,頓時心疼不已,趕忙安撫著蘇子矜躺好。

而後一臉憤怒的朝著蘇正國喊道:

“你這是幹什麼?他也隻是一時衝動,這才得罪了李靜文,這能怪他嗎?

如果當時蘇逍遙開口阻攔的話,子矜也不至於被李靜文找人給打成這個樣子,

說到底,這件事情還是應該怪蘇逍遙,眼睜睜的看著自已的弟弟被打,

他卻連個屁都不放,太冷血了,他這種人,就該將他千刀萬剮。”

話落,不等蘇正國開口,她便繼續開口:

“還有你,連自已的兒子都護不住,這會兒還有臉來怪子矜?”

聞言,蘇正國臉色頓時鐵青,憤怒的指著柳芳,剛想開口,卻被蘇子月給打斷。

“夠了。”

另一邊的病床上,蘇子月躺在那裡嘶吼了一聲,而後冷聲開口:

“你們要吵的話就出去吵,別在這裡影響我的心情。”

原本蘇子月住的一直都是單人病房,但是這次因為蘇子矜也出了意外。

所以蘇正國隻好將他們安排到了一間病房。

說是為了更好的方便照顧他們,但其實自從蘇子月住院之後,他也並沒有來過幾次醫院……。

這邊,蘇正國似乎是對蘇子月的話充耳不聞。

隻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蘇子矜,而後繼續開口道:

“我原本是想著帶你出去見見世麵,順便熟絡一下業內的人員,

等到你大學畢業,就將公司交給你打理,可是你………。”

說道這裡,蘇正國似乎是不忍心再繼續說下去了。

可是病床上的蘇子矜在聽到了蘇正國的話後。

眸子瞬間一亮,剛想開口,卻被三道聲音給打斷。

“不行………。”

蘇子涵,蘇子月還有蘇子寧,三人異口同聲,朝著蘇正國語氣堅定的開口。

而後便聽見蘇子月繼續開口說道:

“我們蘇家的產業絕對不能交給一個外人來打理,

更何況,他心術不正,如果將公司交給他的話,遲早會敗在他的手上,

相反,我覺得我們蘇家的產業還是交給逍遙比較穩妥一些。”

蘇子月話落,一旁的蘇子涵和蘇子寧也都紛紛點頭同意。

聞言,蘇子矜當即便看向了三人,而且眸中還充滿了怨恨。

然而蘇正國聽後,卻是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外,或許他的心裡也是這樣想的。

果然,在三人話落之後,蘇正國異常的沒有反駁。

而是沉默了片刻後,這才沉聲開口:

“我同意子月的意見。”

蘇正國話落,一旁的柳芳和病床上的蘇子矜都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良久,才見柳芳疑惑的開口:

“為什麼?明明子矜纔是最好的選擇,可你為什麼要將公司交給蘇逍遙那個畜生?”

她不明白,蘇子矜更不明白,這個之前很厭惡蘇逍遙的人。

為什麼還要將蘇家的產業留給他呢?

然而,就在蘇子涵等人以為是蘇正國迴心轉意之際。

可蘇正國接下來的話卻徹底打破她們心中的幻想。

隻見蘇正國嘆了口氣,而後緩緩開口說道:

“沒辦法,我也想將公司交給子矜,可是我沒想到,

蘇逍遙這個畜生居然能傍上林家的這棵大樹,而我們現在顯然已經將林家給得罪了,

後續林家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打壓我們蘇家,如果我們想要繼續在沈城立足,

那就必須要討好林家,而討好林家的唯一一個突破口,就是蘇逍遙,

所以,隻有將公司暫時交給蘇逍遙,纔是避免被林家製裁的最好辦法,

而且……我們或許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將蘇家在沈城的地位再提升一個高度”

說罷,他便側頭看向了蘇子矜,語氣堅定的開口:

“不過子矜,你放心,這也隻是一個策略而已,

將公司暫時交給蘇逍遙,一旦時機成熟,我會將公司收回,而後再交給你。”

聞言,蘇子矜和柳芳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同時心中的那份不安也稍稍減退了一些。

然而在聽到了蘇正國的話後,蘇子涵三人全都憤憤不平的看著蘇正國。

她們似乎是沒有想到蘇正國會用出這麼卑劣的手段。

良久,才見蘇子月一臉平靜的開口:

“大姐,三妹,我們走,去其他病房,我不想再和他們待在一起。”

聞言,蘇子涵和蘇子寧當即起身,將蘇子月攙扶到了輪椅上,而後便推著輪椅走了。

隻是臨走前,還是聽見蘇子月那冰冷的聲音響起:

“我是絕對不會同意你們將公司交給蘇子矜的。”

話落,三人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便徑直走了。

聞言,蘇子矜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似乎是在回想著蘇子月剛剛的話,良久才見他重重的撥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心中也做了一個極其瘋狂的決定………。

“喝……,來,兄弟,乾了這杯……。”

另一邊,林家莊園別墅的飯桌上。

林啟宏此時正摟著已經喝懵逼的蘇逍遙,口齒不清的開口說道。

然而,蘇逍遙倒也十分配合的開口:

“來……大哥,幹了,這杯弟弟我敬你…………。”道出緣由,而是指向了蘇子矜,憤怒的開口道:“你們問問他,都幹了什麼好事。”這時蘇正國也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於是沉聲道:“子涵,好好說話,到底怎麼了。”“是啊子涵,有什麼事情就說嘛,你這樣大驚小怪的,嚇到你弟弟怎麼辦呢。”站在一旁的柳芳也跟著開口勸道。而蘇子涵卻絲毫不為所動,隻緊緊的盯著坐在沙發上低著頭的蘇子矜。良久後才指著蘇子矜開口道:“你不說是吧,那好,我替你說。”“那年我被一群小混混堵在小巷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