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很多事了。他給了彩票中心的老闆十萬塊錢,告訴他要為自已保密,同時又隨便找了一個人給了他十萬,讓他替自已去接受採訪。重生一世,他知道這種事情不能高調,萬一被不軌的人盯上就很麻煩了。再者,他還要悄悄的發育,以便日後報復蘇家,所以絕對不能被任何人知道這件事,等到關鍵時候給蘇家當頭一棒。重生歸來他怎麼可能不去報復蘇家?既然他們無情,那就不要怪蘇逍遙無義。還有蘇子矜,光是想到蘇子矜這個名字,蘇逍遙都是滿腔的...“嘖嘖嘖~~真是活該呀。”

圍在那裡看熱鬧的許世東不由對著王彥軍唏噓咂舌道。

聞言,王彥軍卻並未說話,隻是站在那裡。

一臉笑容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蘇子矜,而且笑容裡還帶著些幸災樂禍。

然而這時,蘇正國也反應了過來,看著蘇子矜被打的這般模樣。

身體便忍不住的顫抖,最終還是快速跑到了蘇子矜的身邊。

而這時李靜文也看著蘇正國,不鹹不淡的開口道:

“行了蘇正國,快帶著你那養子滾吧,現在的時間應該還來得及,

你可以帶他去醫院把手接上,不過這一次隻是我給你的教訓,

希望你以後能長長記性,別再隨意的觸碰我的底線了。”

蘇正國聞言,當即點了點頭,而後把他的司機叫了進來。

這才如釋重負般,將蘇子矜給抬走了。

最終,這場晚會因為這場小插曲,鬧的不歡而散。

而蘇正國也會因為這場鬧劇,徹底顏麵掃地。

“叔叔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

晚會結束後,蘇逍遙便對著林啟宏和李靜文禮貌的開口道別,而後便準備轉身離開。

誰料這時候一旁的李靜文卻是叫住了蘇逍遙,完全沒有了剛剛的氣勢,而後一臉笑意的開口:

“逍遙啊,吃了飯再走吧,正好陪著你叔叔好好喝幾杯。”

而一旁的林啟宏聽到後,眼睛瞬間就亮了。

當即就上前摟住了蘇逍遙,生怕蘇逍遙跑了似的。

而後一邊拍著蘇逍遙的後背,一邊開口笑道:

“是啊小夥子,你就聽你阿姨的吧,上我們家吃個飯再走。”

平時李靜文都不讓他喝酒,今天難得因為蘇逍遙的出現而鬆了口。

他可要把握住這個機會,不能讓蘇逍遙走了。

“這…………。”

麵對二人的話,蘇逍遙明顯有些猶豫。

無奈,他隻好將目光放在了林婉夏的身上。

誰料此時的林婉夏卻也如同林啟宏夫婦一般,笑著開口:

“好了,難得爸媽這麼熱情,我們就在這吃完飯再回去吧。”

“好吧………。”

聽見林婉夏的話後,蘇逍遙也便不再做作,當即答應了下來。

另一邊,蘇正國從這裡走後,便直接帶著蘇子矜去了醫院。

而且好巧不巧的還將他帶到了蘇子月所在的那個醫院。

“怎麼了?子矜這是怎麼了?”

蘇子矜被推進手術室之後,才見柳芳等人急忙趕來。

而後看著麵前臉腫的跟個豬頭似的蘇正國,一臉擔憂的開口問道。

聞言,蘇正國也沒有隱瞞,當即便把今天在晚會上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眾人聽後,良久都沒有開口,這一次他們再也不嚷嚷著要尋仇了。

因為這次的仇他們沒法報,麵對著這麼一個強大的林家。

他們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更別說尋仇了。

“都是這個蘇逍遙,如果他當時肯出麵說句話的話,子矜也不至於被打的這麼慘。”

良久,才見柳芳狠狠的開口說道。

這一次,她又將所有的過錯都推到了蘇逍遙的身上。

絲毫沒有想過蘇逍遙為什麼不幫他豎求情。

聞言,一旁的蘇子寧則是聽不下去了,當即反駁道:

“媽,你怎麼能什麼事都怪逍遙呢?明明是蘇子矜自已非要耍小聰明,

到頭來攪了林家的晚會,這才被教訓的,你………。”

蘇子寧的話未說完,就被柳芳狠狠的甩了一個巴掌。

“啪~~~。”

“你沒見子矜被打成那個樣子了嗎?你怎麼還在替那個畜生說話?”

柳芳怒目圓睜的看著蘇子寧,滿臉憤怒的開口道。

聞言,蘇子寧直接傻眼了,她從長這麼大還沒有因為什麼事被柳芳打過。

可是今天柳芳居然僅僅因為自已說了一句話便抬手打自已,這讓她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

然而一旁的蘇子涵見狀,當即便將蘇子寧拉到了身後,冷冷的看著柳芳開口道:

“媽,我真沒想到,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去打子寧,這可是你的親生女兒啊。”

聽完了蘇子涵說的話後,柳芳也意識到自已做的有些不對,不過還是強硬的開口:

“不,子矜不是外人,他是我兒子,是你們的弟弟。”

“你…………。”

聞言,蘇子涵被氣的說不出話,到最後索性不再爭辯。

當即便拉著身後的蘇子寧離開了手術室。

另一邊,蘇逍遙已經跟著林婉夏她們來到了林家的一處莊園別墅。

看著麵前這偌大的莊園,蘇逍遙不禁有些震驚。

果然是沈城的龍頭企業,就連這住的地方都這麼奢侈。

和這個莊園別墅比起來,蘇正國的那個別墅簡直就是一堆破磚爛瓦……。

很快,幾人便來到了吃飯的客廳。

由於在半路上李靜文就已經吩咐家裡的下人做菜了。

因此等到幾人回來的時候,桌上便已經擺了滿滿一大桌子菜。

見狀,林啟宏夫婦也不再磨嘰,當即便招呼著蘇逍遙過來吃飯。

期間,李靜文不斷的給蘇逍遙夾菜,還總是時不時的詢問蘇逍遙一些事情。

譬如高考考的怎麼樣了?有什麼理想?以後打算幹什麼之類的。

而林啟宏則是逮到機會就會和蘇逍遙喝一杯,為此李靜文沒少給他白眼。

然而麵對著夫妻二人的熱情,蘇逍遙一時之間也是手忙腳亂。

這似乎成了一個規律,隻要是回答了李靜文一個問題,就要和林啟宏喝一杯。

許是因為林婉夏提前跟他們打過招呼的原因。

因此二人在飯桌上並未提及蘇逍遙和林婉夏之間的事情,而是問蘇逍遙一些別的問題。

當得知蘇逍遙現在已經自已創業,並且還開了一家娛樂公司之後。

林啟宏夫婦笑的更是合不攏嘴,雖然一家小小的娛樂公司在他們眼裡確實是算不上什麼。

但是蘇逍遙還年輕啊,在這個年紀能這般上進,而且還能做出這個成績的人並不多。

一時之間,二人來看蘇逍遙的眼神是越發滿意了。

那眼神似乎是已經認準了蘇逍遙這個女婿了。

與此同時,醫院內,蘇子矜的傷並不是很重,左手隻是簡單的骨折,現在已經接好。

而他之前的昏迷也隻是因為受到疼痛,這才導致的昏迷。

因此在出了手術室之後,很快便醒了過來……。蓋好,然後在他的嘴角輕輕留下了一吻,隨即便紅著臉離開了。而這一切,蘇逍遙並不知曉,此刻的他不知道是夢到了什麼,雖然正在熟睡,但嘴角卻還是不自覺的帶著一抹笑意……………………。次日,蘇逍遙早早就起床了,因為昨晚睡的比較早,所以今天比以往起的要早一些。隻見他緩緩走出了臥室,見林婉夏還沒有起床。於是他便轉身去了廚房,平時總是林婉夏在做早飯,這讓他的心裡有些過意不去。而且難得自已今天起的早,索性就把早飯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