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姐語氣不爽的說道:“就是,考個試而已,有必要進去這麼多人嗎?”“不行。”聞言,蘇子矜身旁的柳芳開口道:“我不能讓我兒子單獨進去,你們人那麼多,他又這麼瘦小,萬一你們把他擠壞了怎麼辦?”眾人一聽,頓時氣笑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眾人誰都沒有再說話了,更加沒有給他們讓路。蘇正國見狀,氣的臉色鐵青,當即便朝著眾人憤怒的吼道:“你們…………你們都給我讓開,耽誤了我兒子考試,你們負的了責任嗎?”...“對,就是他。”

聞言,林婉夏點了點頭,而後又對著林啟宏開口道:

“爸,其實這件事情並不怪他,隻是蘇正國他們一家太混蛋了,

經常虐待逍遙,他是迫不得已才和他們斷絕關係的,你可不能…………。”

然而林婉夏的話還未說完,便被一旁的林啟宏給打斷,沒好氣的看著林婉夏,開口道:

“行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老爸是那種看中出身的人嗎?

況且這件事情我也聽過一些,他的確是個好孩子,有頭腦,有責任,還有擔當,

雖然現在他的自身實力是差了一些,

不過他現在還年輕,將來有的是機會打拚,不急於現在。”

聞言,林婉夏露出了欣喜之色,開口笑道:

“這麼說,你同意了?”

“我不同意你還能聽我的不成?”

“不能…………。”

另一邊,蘇逍遙幾人此刻正坐在沙發上麵,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聊天。

相比於其他周旋在人群之中來回敬酒的人來說,他們幾個倒是顯得有些不合群了。

然而,就在幾人談話之際,蘇正國和蘇子矜不知道從哪裡過來。

臉色陰沉的看著蘇逍遙,開口質問道:

“蘇逍遙,你給我老實交代,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聞言,蘇逍遙掀了掀眼皮,他自然是知道蘇正國想要知道什麼。

不過他卻並沒有告訴蘇正國,而是一臉玩味的開口笑道:

“我走進來的啊。”

“你……我是問你,為什麼沒有請柬就進來了?”

“我哪知道,我就說我沒有請柬,安保大哥就放我進來了,可能是因為我長的帥吧。”

聞言,蘇正國也意識到蘇逍遙是在戲耍他,於是咬牙切齒的開口:

“蘇逍遙,你敢耍我?”

然而蘇逍遙聽後,當即裝作一臉無辜的表情,開口道:

“我什麼時候耍你了?我隻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你還敢嘴硬?。”

“呦~~這不是蘇董事長嗎?”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打破了二人的對話。

隻見王彥軍和許世東兩人滿臉笑意的朝這邊走來,而且手中還都握著一杯紅酒。

到這之後,許世東率先出口,嘲諷道:

“蘇董事長不去忙著和眾人打招呼,反倒是來這裡欺負一個孩子,是不是有點太不要臉了?”

聞言,蘇正國強忍著憤怒,開口道:

“許世東,這是我們自已家裡的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嘴。”

“哦?是嗎?可我明明記得你們好像已經斷絕父子關係了啊。”

“你…………。”

“好了爸,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還是先準備一下去見林董事長和林小姐去吧。”

這時,一旁的蘇子矜開口勸阻道。

隻因他剛注意人群中已經有些躁動,因此猜測應該是林家的人來了。

聞言,蘇正國等人紛紛朝蘇子矜所指的方向看去。

正巧看到此時林啟宏已經出來,而且身旁還跟著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看起來比林啟宏稍微能小幾歲,也如林婉夏一般穿著一身高定禮服,雖然年紀稍微有些大。

但是歲月依舊不曾在她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反倒是襯托出了幾分雍貴感。

沒錯了,這個人就是林婉夏的母親,李靜文。

然而一旁的蘇正國見狀,當即整理了一下西裝。

而後換上了一副諂媚的笑臉,彷彿已經忘了剛剛發生的事情一般,徑直朝著林啟宏走去。

見狀,蘇逍遙等人紛紛露出了鄙夷之色,而許傑更是不加諷刺的開口道:

“這蘇正國不去唱戲真是可惜了,這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的,變臉比翻書都快。”

眾人聞聽,也都紛紛表示贊同。

然而這時,林婉夏也已經出來了,並且很快來到了蘇逍遙的身邊。

而另一邊,由於蘇正國在沈城的地位,眾人也都紛紛給他讓路。

很快他就來到了林啟宏的麵前,而後笑吟吟的開口道:

“那個,林董事長,我是蘇氏集團的蘇正國,那個………。”

蘇正國剛想套近乎,可誰料林啟宏壓根就沒有搭理他,並且還打斷了他的話,對著眾人開口笑道:

“不好意思了各位,今天的晚會主要目的是想和大家在一起聚一聚,

如果大家有什麼工作上的事情,還請不要拿在這裡說,

你們可以在今天結束之後,去公司找我的女兒去談,因為現在的公司已經由她全權負責了。”

林啟宏的這番話,看似是在和眾人說,但實際上卻是想堵住蘇正國的嘴。

因為從蘇正國剛剛一開口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蘇正國的小心思。

其實原本他今天確實是準備和蘇正國談談合作的,準確來說他是準備和三家公司談談合作的。

畢竟蘇正國的蘇氏集團在行業內也是為數不多的一家大公司。

但是就在剛剛聽完林婉夏所說的話,再加上自已聽到外界對蘇正國的評價之後,他突然就改變了主意。

因此他剛剛這才沒有顧及蘇正國的麵子,當場打斷了他。

然而外圍的王彥軍和許世東在聽到林啟宏的話後,當即對視了一眼,隨即便會心一笑。

不談合作?那他們兩個剛剛單獨去見林啟宏是幹什麼去了?

這時,一旁的蘇正國似乎也聽出來了林啟宏的言外之意,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死心的追問道:

“林董事長,那不知道您的千金今天到場了嗎?我想先熟絡一下,這樣也方便日後的合作。”

聞言,林啟宏卻隻是瞥了他一眼,隨即便朝著林婉夏那邊招手,笑道:

“婉夏,快過來,蘇董事長想見見你。”

林婉夏會意,當即便挽著蘇逍遙的胳膊,而後二人便朝著這邊大步走來。

而一旁的蘇正國也順著林啟宏的目光看去。

可是當看到來人之後,他的臉色便以肉眼可見的慘白了下去。

此刻他終於想明白了,為什麼之前三番幾次的去林氏集團談合作都被拒絕。

為什麼今天蘇逍遙和林婉夏能在沒有請柬的情況下就進入了會場。

又為什麼林啟宏剛剛沒有給他好臉色,感情是自已將他的女兒給得罪了。

“蘇董事長,又見麵了啊。”接下了這個公寓。“看來要考個駕照,然後買個車了。”這邊,蘇逍遙坐在計程車上,看著過往的私家車,不由喃喃了一句。每次出門都打車,又或者是蹭別人的車,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還是不方便。很快,蘇逍遙便來到了張峰的住處,而後按響了門鈴。而後,便見一身休閒裝的沈清雅開啟了房門。見到蘇逍遙的那一刻,沈清雅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欣喜的。因為這一次,她並沒有在蘇逍遙的身邊看見林婉夏。這瞬間讓她覺得自已又有了機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