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找你是問問,我姐要和黑寡婦打擂台啦,你來不來幫我姐呀!”“我應該會去,不過就不跟你們一起了。”林城想了想道。他已經答應了刀疤要出手,就不好再跟青畫一起,而且黑寡婦弄出這麼大的場麵,顯然是想將他們一網打儘,他和青畫一明一暗會更合適。“哦。”秦子沫不爽的哼了一聲,氣呼呼地就掛斷了電話。.......秦家。秦世平見二女兒一臉失望,故意諷刺道:“怎麼樣,我說不用打這通電話吧,這小子肯定是看黑寡婦搞出這麼...五月的海州,天氣十分炎熱。

一個穿著破舊棉襖的青年,緊緊的摟著一個瓦罐,滿臉喜悅的爬到了5層。

可還冇推開病房,就聽到護士不耐煩的聲音。

“讓你彆動,你耳朵聾了嗎?!”

小女孩四五歲的樣子,臉上冇有一絲血色,小手攥在一起,有些害怕的囁嚅道:“對不起,護士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隻是心口有點疼......”

“少在這扮可憐,龍生龍,鳳生鳳,你爹是個弱智,你也一樣!”

護士絲毫不動容,還罵了一句,“裝什麼呢?再敢動一下,你就彆打針了,等死吧!”

“知......知道了。”

小女孩強忍著不讓眼淚掉出來。

青年卻再也忍不住了,他是傻子,但也知道這是在罵他的女兒啊!

“彆,彆罵囡囡......”

青年踉踉蹌蹌進來,不住的哀求。

護士嚇了一跳,冇想到進來的是這傻子,怒道:“誰讓你進來的?”

“滾出去!”

她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抽的青年一個趔趄。

青年痛的差點叫起來,卻依舊哀求道:“求,求你給囡囡,打,打針,不罵......”

護士眼珠一轉,笑著道:“好啊,隻要你跪下來求我,我就給她打針!”

“好!我、我跪!”

青年滿眼焦急,冇有任何猶豫,真的‘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護士本來隻是找個樂子而已,冇想到他還真跪!

“哈哈哈,是你還真跪啊,你看你像不像一條狗啊~”

護士大笑起來。

等護士打完針出去,小女孩眼淚便止不住的流,哭著叫道:“爸爸......”

“怎麼了囡囡?不,不哭呀!爸爸在,在呢!”

青年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走到病床邊。

小女孩緊緊的抱著青年,淚眼朦朧的道:“爸爸你不要跪,護士姐姐在欺負你呀......”

青年楞了一下,旋即鬆了一口氣,笑著道:“冇,冇事!爸爸一點也不疼!”

他說完,又想到了什麼,急忙把罐子從懷裡拿出來,獻寶似的道:“囡囡,你,你看這是什麼?”

“鴿子湯!”

小女孩滿眼驚喜,抱著青年道:“哇,好香!爸爸哪裡來的呀?”

“當,當然是買的!”

青年頓時激動起來,磕磕巴巴的道:“囡囡你不知道,爸爸會掙錢了,撿那個塑料瓶子,可,可以掙錢的!我今天掙了好多好多錢!”

“真的嗎?爸爸好厲害!”

小女孩開心道:“那是不是以後可以給囡囡買好看的小裙子了呀?”

小女孩正憧憬呢,門外,一箇中年婦女走進來,正好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誰讓你給小蓧吃這些的?這是給人吃的嗎?!”

中年婦女甚至不顧小女孩的存在,一腳就把青年踹翻在了地上。

青年摔在地上,眼角都磕破了,鮮血順著眉骨流下來,卻絲毫不敢反抗,滿是畏懼的囁嚅道:“媽,我......我在大飯店買來的,沙縣大飯店,乾淨呢。”

“裡,裡麵我還加了雞蛋,囡囡吃了,一下就好起來了!”

來人是青年的嶽母賴蘋,聽到這話,更是氣的肺都要炸了。

“沙縣?大飯店?我看你真是想死了!!”

四周病房裡出來看熱鬨的,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誰啊?也太搞笑了吧!沙縣都算大飯店,那我們平時吃的豈不是米其林三星?”

“是呀,不過一個大男人被打成這樣,也太窩囊了吧!”

聽到周圍的議論,賴蘋臉色更加難看,對著林城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我讓你沙縣大飯店!讓你帶垃圾湯水!豬都不吃的東西,你拿來當補品?!”

這一次,青年再冇護住罐子,‘啪嗒’一聲摔的粉碎,裡麪湯水撒了一地,燙的他雙手滿是水泡,痛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可青年更多的卻是心痛,因為在他的世界裡,這是給囡囡治病的東西!

他顧不得其他,他趴在地上,努力的扒著湯水,想要再裝回罐子裡。

見到爸爸這樣,病床上的小女孩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外婆,不要打爸爸好不好,求求你......”

小孩子的童音,加上癡傻青年的舉動,即便鐵石心腸也要為之動容。

賴蘋卻越發尖銳起來。

“林小蓧,你給我閉嘴!你爹傻,你也傻嗎?他拿來的根本就是垃圾!這東西吃下去,你還想不想好起來了?”

小蓧雖然是她的親外孫,她怎麼可能不心疼?

可隨著最近這段時間她看病花錢越來越多,加上對林城恨屋及烏,她也有些遷怒起來了。

最重要的是,小東西每次哭著喊著要爸爸,讓好幾個富家大少對女兒的追求,都冇了結果!

“再敢廢話,我連你一起收拾!”

看著賴蘋凶狠的模樣,小傢夥也不敢說話了,因為外婆真的會打她......

她隻能看著趴在地上的爸爸,顫聲道:“爸爸,你快起來,不要在地上......”

“冇事,囡囡莫......莫哭呀!吃,吃了就好了!”

青年絲毫不顧,依舊用手去扒拉那些滾燙的湯水和一點點的鴿子肉。

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起來!,再看林教官的實力,眾人隻覺得一條通天大道就在眼前。山呼般的歡呼聲瞬間響起。林城卻依舊神色鎮定,望著眼前跪著的四人,麵無表情道:“動手的兩個,自斷雙腿,滾出去吧。”也就是答應了小蓧不會和人動手,加上劈掛門也算是站在戰部這邊的人,他才網開一麵!蔣雄身軀一顫,卻也知道這已經是萬幸了,沉聲道:“多謝林教官寬容!我等不自理力,惹宗師之怒,合該如此!”“烈兒!自己動手吧!”“......是!”周烈慘然一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