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其他渠道的一倍多……五千塊錢!哼,這傢夥在這上麵還要賺一筆。想到這裡那個年輕大夫也就“嗬嗬”一笑走了。做好了所有準備工作之後,辛德仁開始給盛浩做手了。今天這角也不知道是從什麼人上摘下來的,反正這些販子總有路子。看著那微微有些泛藍的角,辛德仁心裡有點嘀咕。這角和平時用的那些不太一樣。換上這個角,倒是給了你一副藍眼珠……辛德仁看著麵前躺著地盛浩笑了笑,開始了移植角的工作。用開瞼開啟了盛浩的眼瞼,清除掉...海州第一人民醫院的一間病房裡,一位母親坐在病床前安著兒子。

“浩浩,一會兒別張,給你打麻藥的……”

盛浩聽著母親的話,點了點頭,麵帶憂鬱地問道:“手……費用是怎麼解決的?咱們家哪來的錢啊?”

“街道裡發街坊大家捐了錢,民政局還有你爸的老部隊都送來錢了。手的費用你別擔心,好好養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雖然很平靜,但鐘秀琴眼中的淚水還是抑製不住地流了下來。

雖然眼角移植的費用才三萬塊錢,但對於一個靠著低保生活的單親家庭來說,無異於釜底薪。把家裡那套十五平米的小屋賣了。雖然那套房子年後可能要拆遷,到時候補償款至二十萬,可為了兒子的眼睛,還是五萬塊錢賣了。

但這些事,現在不能跟兒子說。知道兒子是個倔犟的人,如果知道“家”沒了,他寧可當瞎子,也不可能讓賣房的。

母親的話還是有作用的,盛浩的煩躁終於安定了下來。

眼前一片漆黑,他的心裡卻跟明鏡似的。他要接角移植,盡快的恢復,然後參加高考,考上一個好的大學,徹底改變自己和母親的命運。他要讓那些看不起他,把他害這個樣子的人付出代價!

曾誌豪!你等著!

沒一會兒,護士進來了。

“36床,今天九點的手……”確認完了之後,護士讓護工進來把盛浩搬上平車往手室去了。

“辛大夫,我兒子盛浩的手,就拜托您了!這是一點小意思……”守候在手室門口的鐘秀琴看到兒子的主治大夫辛德仁過來,立刻上前塞了一個紅包。

辛德仁了紅包的厚度,臉上的表出現了一輕鬆地笑容:“放心好了,角移植手的難度不大,功率很高的。放心啊……我進去了!”

聽著他的話,鐘秀琴心裡一直繃著的擔心總算是放鬆了一點。

“老辛!這回又不吧?”一個年輕大夫湊過來小聲的問道,剛剛的一幕他都看在眼裡了。

辛德仁是海州一院眼科的頭把刀,對於一萬塊錢的紅包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裡的。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也就一頓飯錢……回頭請哥幾個一起一頓也就沒了!”

“我聽說這家人困難的,湊手費就湊了一個多月?”

“是啊!是困難的,就這樣手費用還差五千多呢,我看他們母子可憐最終決定還是給做了……”辛德仁說這話的時候,心理上還是滿足的,在他看來這臺手也算是做善事了。

“手費用差五千,院裡會同意嗎?”現在可都是科室自負盈虧,做這種帶有慈善質的手,可是要大家分擔的。

同為眼科大夫的同事心裡有些不舒服,可他又不能說辛德仁拿大家的錢做好人,也就隻能提到院裡的規定……

辛德仁自然知道對方心裡的真實想法,他微微一笑道:“手費差五千,自然不可能我們墊上……我給他用的是別的渠道弄來的角!”

別的渠道!

正規渠道的角費用是其他渠道的一倍多……五千塊錢!哼,這傢夥在這上麵還要賺一筆。想到這裡那個年輕大夫也就“嗬嗬”一笑走了。

做好了所有準備工作之後,辛德仁開始給盛浩做手了。

今天這角也不知道是從什麼人上摘下來的,反正這些販子總有路子。看著那微微有些泛藍的角,辛德仁心裡有點嘀咕。

這角和平時用的那些不太一樣。

換上這個角,倒是給了你一副藍眼珠……辛德仁看著麵前躺著地盛浩笑了笑,開始了移植角的工作。

用開瞼開啟了盛浩的眼瞼,清除掉殘破的眼角之後,辛德仁小心翼翼地拈起了一片角,到了盛浩的眼球上……

按理說後續還有一些固定工作。可就在這片角在盛浩的眼球上的時候,很奇怪的事發生了。

淡藍的角竟然自融合了!

這種況辛德仁還是第一次見到。他也沒多想徑直將第二片角也了上去……

當兩片角完全融合之後,盛浩的整個人都開始抖了起來。

“怎麼了!”看到所有的監護儀都出現了故障,資料跳,甚至連手室的無影燈都開始閃爍的時候,辛德仁嚇了一跳。

他看到盛浩的在不由自主的,想要上前住他的時候,突然覺到一電流從自己的手掌穿了手套……

砰!

辛德仁被彈飛了出去,跌坐在地上之後,雙眼茫然地看著手室裡的人作了一團。

此時的盛浩,雖然整個人在抖,但神智還是非常清醒的,他聽到了一個奇怪地聲音……

“主腦連線中……連線功。艾澤拉斯太空堡壘一級星艦指揮,歡迎您重新登陸主腦係統。請重新設定係統許可權碼!”

這是什麼鬼?

盛浩心裡剛剛腹誹了一句,那聲音又響起來了:“‘這是什麼鬼’,係統許可權碼重置功!係統使用說明正在更新……”

接著,盛浩的腦袋裡就彷彿一個20G的盤突然塞進了100T的檔案,整個大腦都被撐開了,這些資訊流傳送的過程中盛浩的腦域也被改造開發了一遍。

異世界的一個神位麵。

一位穿著筆軍服的白發將軍,冷冷地訓斥著一個穿著戰的人:“卡斯指揮在位麵旅遊過程中意外亡,你們取回的缺損了一部分!元老院決定關閉位麵旅遊通道。你被判永世監,作為罰……”

“為什麼?這種小事以前也發生過,都隻是警告分。”人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將軍冷厲地嗬斥道:“你知道卡斯指揮的重要嗎!他是擁有登陸主腦許可權的聖殿騎士!”

“登陸主腦許可權?!”人的臉一下子煞白,的未來也跌到了無盡深淵。這番話的時候,雖然很平靜,但鐘秀琴眼中的淚水還是抑製不住地流了下來。雖然眼角移植的費用才三萬塊錢,但對於一個靠著低保生活的單親家庭來說,無異於釜底薪。把家裡那套十五平米的小屋賣了。雖然那套房子年後可能要拆遷,到時候補償款至二十萬,可為了兒子的眼睛,還是五萬塊錢賣了。但這些事,現在不能跟兒子說。知道兒子是個倔犟的人,如果知道“家”沒了,他寧可當瞎子,也不可能讓賣房的。母親的話還是有作用的,盛浩的煩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