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下是先離開,還是要跟著去前廳看看,結果就看到雋王朝自己這邊倒了過來。她手比腦子快,已經伸手抱住了蕭瀾淵。“王爺!”青一和紅灼粉星也都驚撥出聲,嚇了一大跳。等看到傅昭寧扶住了蕭瀾淵,他們才齊齊鬆了口氣。王爺要是這麽直接摔下去那還得了。蕭瀾淵整個人壓在傅昭寧身上。傅昭寧覺得他渾身都跟冰一樣,凍得她一個哆嗦。“王妃,王爺流鼻子了。”青一大驚。看到雋王吐血咳血的次數不少,但是看到他流鼻血還是頭一回!青一...沒想到他竟然默默畫了畫像了。

“其中一幅,是舍妹小時候的模樣,另外一幅,是我通過麵容骨骼推出來的,她十五六歲時的模樣。”

竟然能憑著小孩子的相貌,推演出長大後會是什麽樣子嗎?

“雋王妃,”侍衛十分驕傲地對傅昭寧說,“我家主子有這一項本事,以前已經多次驗證過了,畫出來的相貌幾乎是八.九不離十。”

“沈夫子厲害。”

傅昭寧是真心佩服。

拿了畫之後,她從沈宅退了出來。

陳山在外麵等著,除了陳山還有一個護院,傅老太爺說她出門也可能不安全,讓她怎麽也得帶上一個護院。

“小姐。”

“走吧,回去。”

上了馬車,傅昭寧想了想,又改了主意。“去林家。”

如果傅林氏真的是林家人從外麵帶回來的,那二舅母謝氏可能也會知道她幾歲時的模樣吧。

而且,沒有人提過傅林氏是幾歲之後纔到林家的啊,所以從來沒有人懷疑過這一點。

她還要去看看林安好。

到了林家,大門緊閉。

陳山上前拍門,好一會兒纔有人來開門,極不耐煩地問他們找誰。

“我家小姐來找二夫人。”

“你家小姐是誰?”

門房朝著這邊看來,傅昭寧正好下了馬車,掃了一眼過來,說了一句,“睜大眼睛看看,認識嗎?”

“喲,這不是咱們家表小姐嗎?”門房立即變了臉,換上了諂媚的神情和語氣。

“原來認識了啊。”

以前傅昭寧來過林家,門房可是說不認識她的。

第480章

第480章

傅昭寧這是第一次被正正經經地從大門迎進來的。

林家可真的是把勢利眼展現到了極致啊。

因為現在她是雋王妃了?

那以後要是她和蕭瀾淵和離,估計這林府的大門她又進不來了吧。

“表小姐到前廳喝茶吧,奴婢去請老爺夫人。”一個帶著傅昭寧進來的下人說。

林家並不是什麽世家大族,這院子不大,下人也少,住的人還是不少的。

傅昭寧又不是來見其他人的,就直接讓她帶著去了謝氏那邊。

謝氏正抹著眼淚發著愁呢,聽到傅昭寧來了,蹭地就站了起來。

“昭寧來了?”

這可真的太好了。

“二舅母。”

傅昭寧走了進來,一眼看到她泛紅的眼睛。

“是安好怎麽了?”

謝氏見帶著她來的那個仆婦還站在一旁不出去,立即就把將要說出來的話嚥了回去,說了一句,“沒,沒什麽。”

然後她才對那個仆婦說,“去忙你的。”

那仆婦還有些磨磨蹭蹭不想走的樣子,一看就想在這裏聽。

“還不下去?”謝氏神色一淩,語氣也沉了下來。

“是。”

那仆婦這才轉身走了出去,但那樣子看起來還是有些不情不願的。

“看來二舅母在林家的日子也過得不怎麽好。”傅昭寧很是直率地說了出來。

下人都有些不服管教了。

分明還是想要打探他們這邊的情況。

“唉。”

謝氏一言難盡地握住了傅昭寧的手。

“昭寧,你快看看安好,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那天回來之後她本來還是好的,因為她還是個孩子,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隻是有些茫然。”

那天被打扮成那種風塵女的樣子,林安好確實也不太明白是什麽,所以她沒有正常人那種羞恥心。

“可是這兩天她卻一直哭,還把自己鎖在屋裏哭,我去喊她的時候,她還說要睡覺。

謝氏緊緊抓著傅昭寧的手,“怎麽辦,昭寧,你幫安好施了幾回針了,又吃了好些藥,她會不會是已經好了啊?”

林安好是好了嗎?

傅昭寧沒有看過不敢肯定。

不過聽到謝氏這麽說她也覺得林安好的表現有些奇怪。

“在這之前,她見了什麽人,做了什麽事嗎?”

“就前天,怡珍說來看她,因為是在家裏,我又不會走玩,就沒多想,去了小廚房給安好看藥。結果沒一會兒就聽到她們吵起來了,安好哭了起來。”

“我當時趕緊跑出來看,才見安好坐在地上,怡珍跑了。安好說,怡珍推她罵她,對了,她頭上還撞了個包,真的撞得厲害。”

謝氏當時就氣壞了,安撫好了林安好之後去找林怡珍,林怡珍說她隻是罵了傅昭寧,林安好就抓了她的臉。

那個時候她確實看到林怡珍臉上有兩道紅痕,還略有破皮。

對於女孩子來說臉很重要,所以謝氏也不好再罵林怡珍。

“撞了頭?”

傅昭寧皺了皺眉,“我去看看。”

“好好好,謝謝你了,昭寧。”

謝氏忙把傅昭寧帶到林安好門外。

一直以來,林安好因為智力問題,都還是跟謝氏住在一個小院子裏的。

“安好,你開開門,昭寧姐姐來看你了。”

第481章

第481章

屋裏咣當一聲。

“怎麽了怎麽了?”謝氏立即就緊張起來,“別急,慢慢過來開門就行了。”

以前林安好自己在屋裏不會鎖門的,這兩天卻習慣鎖門了。

屋裏又沒有動靜了。

林安好也沒有過來開門。

“安好?”謝氏又不得不拍門。

屋裏好半晌才傳出了林安好的聲音,“昭寧姐姐,我睡了。

撲哧。

雖然情況不明,但傅昭寧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謝氏也有些哭笑不得。

“二舅母,我來,你先避避吧。挑媳婦呢?”江煜更不好意思了,“那姑娘也可以順便挑挑相公啊,”他聲音放低了,“大家都不會明說的,但是看對眼了回去還是會找官媒上門說親啊,不會亂來的。”嗬。雋王聽到這裏臉有點黑。沒有想到朝雲山這裏的熱鬧竟然是這個目的。那傅昭寧來做什麽?她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個有夫之婦了?還是說,她心裏一直想著和離之後的事呢?前麵有幾個少女低著頭匆匆跑來。江煜看到她們沒看路,趕緊出聲,“看人看人!”但是那幾個姑娘卻已經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