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雖是跟他說了要去朝雲山,她卻沒說是要去找傅嬌嬌和傅寶珍的,而是說師父告訴她朝雲山有好藥,她要去找找藥材。以前還沒拜師,什麽都不懂的傅昭寧都時常到處跑著挖藥材,現在已經在賭藥盛典上大放光彩的傅昭寧說要去挖藥,沒有一個不信的。傅昭寧帶上了小桃,準備去東市賃一輛馬車,她還缺個車夫呢。傅府原來的那馬車已經破得不能出城了,在城裏將就將就還行,走山路隻怕容易被搖散。隻是到了東市看了幾輛馬車,傅昭寧都不滿意。...砰。

蕭炎景已經重重地摔在地上。

酒氣燻人。

蕭親王和王妃兩人都騰地站了起來,兩人的臉色都黑得要滴墨水了。

“還不快扶世子起來!”王妃急急地叫著。

聽剛才那聲音,蕭炎景摔得不輕,額頭是重重地摔在地上了。

“蕭哥哥!”李芷瑤這下子也反應過來,立即就蹲下去要扶蕭炎景,結果看到了地上有一灘血。

她駭然變色,又忍不住尖叫。

“啊啊啊!血!”

“炎景!”

“景兒!”

喜堂頓時亂成了一團。

傅昭寧沒有進來,但是她在院墻的一棵樹上看到了喜堂的人進進出出的,不一會兒,蕭炎景竟然被扶了出來,好像滿額頭的血。

再多的她也看不見了,就聽到蕭親王府裏亂嘈嘈的。

有人叫著李神醫,有人叫著去拿什麽藥,各種聲音都有,其中還夾著李芷瑤的哭叫聲。

“嘖,這個婚結得可真夠熱鬧的啊。”傅昭寧看了熱鬧,心滿意足地從樹上滑了下來,哼著小曲兒離開了這裏。

蕭親王府蕭世子大婚當天喜堂上發生的事情沒幾天就傳了出去。

聽說蕭炎景摔得挺重,額頭磕破了一個口子流了不少血,暈了兩天,李神醫還是出手幫他醫治了,第三天蕭炎景雖然醒了,但卻總是喊著頭疼,走兩步就暈。

可能以後都要落下病根。

李芷瑤大婚當天喜服被扯破,新郎見了血,因著他的身體,估計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人道,這個新娘當得也是很倒黴。

滿京城都在聊著這一樁笑話,蕭親王府簡直是出名得很。

傅昭寧卻再沒有關注過他們二人。

月溶樓的封條就那麽貼著,也沒人敢去揭。

皇上皇後相繼找了雋王也無濟於事,月溶樓就這麽封了。

後來也不知道溶月夫人去了哪裏。

京城漸有小範圍的人在傳,雋王是真心寵愛雋王妃,因為雋王妃被欺負被陷害,所以雋王一怒為紅顏。

傅昭寧聽到這話的時候已經把和沈玄聊過,確定了他的治療方案。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大夫給病人治病還要這樣正式地寫治療方案的。”

而且傅昭寧寫得很詳細,病理,病因,用什麽樣的方子,分幾個療程,風險,過程會遇到什麽問題,現在缺的什麽藥材,她治療需要的東西,環境,都寫上了。

他看了之後直接就對自己的病情有了大概的瞭解。

她的字也很漂亮,寫的方案也讓他的心都跟著安穩了下來。

“我也不是所有病患都寫治療方案的。”傅昭寧說。

第477章

第477章

沈玄受輻射已經太長時間了,他的身體受損厲害,所以要恢復起來太難。

傅昭寧敢肯定,要不是遇到她,沈玄真的活不成的。

因為她製藥室裏有很多這個時代沒有的藥,有些可以清除損壞細胞,促進新細胞生長。

這些她也沒有辦法跟寫在治療方案裏,但可以換一種說法解釋清楚。

一般人可能會看得不太懂,可沈玄看懂了,而且還能夠從她寫的治療方案裏得到安慰,看出來她的水平和專業。

這也不是普通的病患都能夠做到的。

“這個治療方案我同意。”沈玄說。

因為傅昭寧在遞來方案的時候是跟他說過,要他同意才會按照這個方案給他治。

風險告知她也寫得很清楚的。

“那就請沈夫子簽個名。”傅昭寧請洛叔準備筆墨。

“雋王妃,這個還要簽名嗎?”

“當然。簽名就是同意這份方案啊。”不

沈玄笑了笑,“嚴謹。”

他很快簽好了名字。

傅昭寧看著他的字跡贊嘆起來。沈玄的字真的太好看了,不僅是好看,是能夠震撼到她的那種筆劃,肆意飄逸,但暗藏劍鋒。

兩個字,她都有點兒看呆了。

“怎麽,我名字這麽好看?”沈玄看著她的樣子不禁啞然失笑。

“是字好看,真的很好看。”傅昭寧說。

“你的字也不錯。”他剛才接過了這治療方案第一眼就先看到了她的字。

不像是一個養在深閨的姑娘寫得出來的,很有風骨,頗為淩厲。

倒是與他有兩三分相似。

洛叔都跟著笑了起來,“主子,雋王妃,您二人這是在互相稱贊啊。”

傅昭寧也笑了。

“對了,沈夫子,我能不能問問,給你這對天石把件的人,是有意害你,還是自己也不知道天石的害處?”

傅昭寧對於這一點還是挺好奇的,她也想知道他身邊還會不會有這樣的危險。

要不然現在這一對天石是處理了,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別的天石。

本來她一個外人問起這種事情是有些唐突的。

洛叔也下意識地看向沈玄,怕他會惱。

但沈玄卻對於傅昭寧問起這件事一點都不惱。

他輕嘆了口氣,說,“我現在也不能肯定,這對把件是我叔父的,叔父待我如子,叔父的兒女孫子孫女,都對我很好。”

沈玄說著又輕嘆了一聲,“不過,這幾天我回想起那些好,卻覺得有些不真切。”

他曾經以為,沈家這兩房至少是親密無間。

但以前在兩家聚餐時,滿堂歡聲笑語時,他總會莫名地有一點不踏實感。,將她輕摟緊了一點,也閉上了眼睛。清晨的鳥鳴十分清脆,叫醒了傅昭寧。睜開眼睛那一瞬間她還有點兒恍惚,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裏,還有點兒迷迷糊糊的。隻有在睡得很好的時候,她醒來時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反應過來之後傅昭寧就驚了,明明昨晚她是在山裏就著火堆坐在地上抱著藥簍睡的,怎麽可能睡得那麽好?而且這個藥簍也太溫暖了吧?感覺到了什麽,傅昭寧猛地就坐直抬頭。“咚”地一聲,她的頭頂結結實實地撞到了蕭瀾淵的下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