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同的香氣,交織在一起,氣味顯得有些詭異而多重。還有兩個禦醫守在太後裏。蕭瀾淵走近太後床邊,隻見她躺在床上,麵色蒼白,一動不動,氣息很低,看起來好像醒不過來了一樣。“雋王,雋王妃,太後一直沒醒。.”禦醫鼓起勇氣上前說了一句。傅昭寧看向蕭瀾淵,“我看看?”“看。”蕭瀾淵點了點頭。傅昭寧就要上前給太後診脈。寶月一驚,快步過來伸手攔住了傅昭寧,“雋王妃,你這是做什麽?”“替太後把脈。”“有禦醫在這裏,不...

噗!

旁邊的公公都差點兒噴了。

他嚇出一身冷汗。這要是當著皇上和雋王的麵,因為這樣的話他噴笑出來,那就要先砍他的腦袋了。

皇上嘴角都在抽。

剛才讓他炒了大臣,現在讓他把蕭親王和李神醫砍了!

“瀾淵,這種事情就不要開玩笑了。”他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

蕭瀾淵一本正經。

“沒有開玩笑,因為事情的真相不是這樣的,月溶樓那個地方用了下三濫的藥,有人引了昭寧過去,蕭炎景和李芷瑤是後麵陸續被引到了那裏。”

“如果不是昭寧機靈,聞到不對就趕緊先出來了,那出事的就是她,名聲掃地的也是她。所以,這是一樁針對昭寧的惡劣陷害,昭寧是本王王妃,對方都有勇氣陷害王妃,是不是其罪當誅?”

“而且,這件事情月溶樓不可能毫不知情,畢竟溶月夫人也很及時地趕到了,事情可當真湊巧得很。本王還隻是封了樓,而不是當場撥劍殺了人,就已經是看在皇上的麵子上了。”

皇上腦子嗡嗡的。

剛才他還想讓蕭瀾淵不要惜字如金,但是現在聽著他這麽一段一段地,他又覺得那還不如惜字如金呢。

這真的快要說得他腦殼疼了。

“這件事情。.”

皇上實在是說得有點兒艱難。

但是蕭瀾淵也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他已經站了起來。

“皇上日理萬機,所以雋王府的事就不能再讓皇上操心了,這件事情本王自己處理就行,皇上,月溶樓封定了。”

“瀾淵。.”

皇上看著他就這麽要走,急急又叫了一聲。

“告退。”

蕭瀾淵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皇上氣得都要一頭栽下去。

“扶著朕,扶著朕!”

公公趕緊過來攙著他。

明明他就是坐著,被氣得快要坐不穩了。

“蕭瀾淵他真是太囂張了!太狂了!太不把朕放在眼裏了!”

皇上緩了一口氣,抄起了一個墨硯就朝著門口狠狠地砸了過去。

那個墨硯整個摔碎了。

但是這樣也平息不了皇上的憋火和怒氣。

龍影衛,他早晚要把龍影衛收回來!

第472章

第472章

“那兩個世家的人快到了沒有?”

除了遲嗔大師當初已經把信物給了雋王,還有另外兩個世家的家主在護送信物來京城的路上。

巴秦扈家。

牧城慶家。

皇上也是想等著湊齊了兩件信物,開啟地圖,才能知道太上皇當年到底是藏了什麽東西給雋王。

本來他知道是另外那兩個世家之後是想過要派人先去攔截的,隻要他拿到三件信物就可以了。

但是遲嗔大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這種可能性,自己就先把信物給了雋王。

雋王手裏又有龍影衛。皇上猜測他早就已經派出龍影衛去暗中接那兩個家主了。

這麽一來,他要事先攔戴就不是那麽容易,那就不如也護著他們兩家,等東西都湊齊了,他再想辦法拿到。

“回皇上,扈家老家主三天之內應該能夠進入京城,扈家分支的人已經出城去迎接了。至於牧城的慶家,目前還沒有訊息傳來,但是暗衛回報,他們很有可能是秘密喬裝前來。”

慶家家主估計是想要藏好自己的行蹤,免得在半路出了意外。

“時刻盯著,四大城門都不能放鬆。

”皇上說。

“是。”

皇上想到了等會兒還要跟皇後說說今天見了蕭瀾淵的結果,頓時覺得腦殼又痛了。

他都不知道該怎麽跟皇上說!

難道要說他堂堂一皇帝,都左右不了雋王嗎?

“擺駕。.”他說了兩個字,然後話裏一轉,“去太後那兒。”

皇上去了太後那裏,太後稱頭疼沒起來,直接讓他回去了。

等皇上一走,太後坐了起來,輕嘆了口氣,問身邊的嬤嬤,“扈家和慶家的人到了沒有?”

她也在等著那兩家的人呢。

“回太後,快了,應該就是這幾天的事。”

“唉,也不知道太上皇到底是留了什麽東西給瀾淵,等到信物到手,他又能不能護得住。”

“太後,雋王看著不是沒本事的,估計這些日子他也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會有事的。”嬤嬤安慰。

別人都以為太後也是討厭著雋王的,就連皇上皇後都這麽認為,但實際上,太後十分疼愛雋王,也很憐惜他。

雋王小的時候要不是太後一直暗中護著,真是不可能安然活到現在了。

而且當初還是太後出麵找了幽清峰觀主,才讓他點頭同意讓雋王住到幽清峰去休養。

幽清峰可不是什麽人都能上去住的,幽清峰觀主是個神秘莫測的人,各國皇帝都對他禮敬有加,誰也不敢胡來。

有了他的保護,這些年,雋王也才漸漸好了一些。

“但願如此吧。”

太後又想到了蕭炎景和李芷瑤。

“給他們賜婚,讓他們三天之內成親吧。”

“是。”

讓他們兩個人趕緊鎖死,以後可不要再出來禍害傅昭寧了。

“太後,看來您挺喜歡雋王妃的。

上次雋王妃入宮可沒有半句討好太後,而且可能也是跟其他人一樣認定太後就是討厭雋王的,所以雋王妃對太後可真的稱不上客氣。會兒也有點兒八卦,順口問了一句。蕭炎景也不知道之前已經喝了多少酒,反正現在人都是懵的,而且傅昭寧現在是側著身趴在桌上,他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臉,就連聲音都聽不出來。“不是,我怎麽會娶她?我跟李芷瑤什麽關係都沒有,以前是她一直纏著我的,我隻想娶你啊,翎樂。.”“那可真可惜了,我很樂於看到你和李芷瑤湊在一堆的。”傅昭寧這個時候才坐直了起來,轉過身。“嗬!”一看到蕭炎景那跟猴屁股一樣紅的臉,她就知道他中毒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