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還在休息?她是累著了嗎?”陳山也有些擔心傅昭寧。而且他下午還打聽到一些訊息急著告訴她呢。但是傅昭寧一直沒有出來,屋裏也一直沒聲音,小桃也不敢隨便去敲門打擾。“小姐這些日子經常會在屋裏一睡就是一下午的,應該沒事吧?”小桃也有些忐忑。但傅昭寧之前跟她說過,如果她關在屋裏睡覺,睡得時間長點不用擔心。就是這眼看著晚膳時間都要過了。.孫貴匆匆過來,“陳山,小桃姑娘,雋王妃可起了?我們打聽到東莊那邊訊息,說雋...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都噤若寒蟬。

以前他們都覺得若雪是最受歡迎的,也容易讓男人喜歡心疼的,可沒想到這一次就連傅若雪都被雋王甩開了。

雋王這是一點兒都不憐香惜玉啊!

有了傅寶珍和傅若雪在前麵做“榜樣”,其他人也都不敢再作妖了,趕緊瑟瑟發抖地抱摟起自己的東西,急急堆上馬車準備離開。

傅昭寧看著傅二傅三兩兄弟那低著頭垂著臉的樣子,隻覺得嘲諷。

這兩兄弟之前在她麵前可橫得很。

現在對上蕭瀾淵,他們愣是讓女兒出頭,自己躲在後麵大氣不敢出。

真是廢物。

“還不趕緊走?誰要是走得慢,本王直接送他一程。不過是送哪一程可就不好說了。”

“啊!快走快走!”

“上馬車,快點。”

他們頓時又都忙亂起來,慌忙離開,生怕自己慢上一步,會被雋王直接送到黃泉路上去。

“老四呢?”

傅三突然發現這個問題。

“不知道,沒看見,他們都會自己走的吧?不用管了。”傅二急得臉都發青,他還有好些東西沒搬,但是現在沒時間了,再慢一步,雋王很有可能真的會把他們東西都扣下的。

到時候他們什麽都沒有。

那兩房有的人都夾著尾巴很是狼狽地跑了。

傅宅一下子就清靜了下來。

傅昭寧看向蕭瀾淵,“多謝。”

第465章

第465章

傅昭寧又說了一句多謝。

蕭瀾淵看著她,真的是什麽事情都要跟他算得這麽清清楚楚嗎?

也不知道為什麽,現在聽到她跟自己說感謝這種話,還是用了那麽冷淡平靜的神情和語氣,蕭瀾淵就覺得自己心裏鬱氣都冒了上來。

他開了口,試圖解釋,“宋雲遙。.”

“蕭瀾淵,我得跟你再宣告一下,我是不會放過她的。”傅昭寧打斷了他。

所以別想著替宋雲遙說什麽,她不聽。

“能不能暫時不動她?暫時。”

聽了蕭瀾淵的話,傅昭寧心裏一沉。所以他果然是想要求她放過宋雲遙?

宋雲遙都那麽對她了,他又不是不知道。

“你知道如果這一次她的計劃成功了,我會有什麽下場嗎?”傅昭寧反問了一句。

蕭瀾淵沉默了一下,“隻要再等等。.”

“等什麽?”

“我有一件事情需要查證一下,”蕭瀾淵說,“當年有人幫過我一次,那個人,我想查證是不是她。”

傅昭寧愣了一下,然後就笑了。

“那麽我想問問,如果是呢?”

如果是呢?

那個人就是在他很絕望很痛苦的時候給過他一縷陽光和溫暖的人。

他會怎麽樣?

“如果是她,我就不能找她報仇是了吧?我這吃的虧,就得自己默默嚥下來了是吧?”

傅昭寧覺得有點兒好笑,“我們各論各的。”

是幫過他的人,又不是幫過她。

而且,他們本來就有可能會站在對立麵。他不是一直都在等著傅林氏回來,用她給傅林氏當頭一擊嗎?

本來他們就已經不是一路的人了。

蕭瀾淵沉默了片刻,隻覺得現在自己說什麽都沒用。

“行吧,我先走了。”

他走向了馬車。

但是青一看得出來,王爺走得極慢,一步一步一步,那簡直就是在跟螞蟻比賽一樣的速度。

王爺都專程過來一趟,現在人都趕跑了,王妃應該會邀請王爺進去坐坐喝杯茶吧?

青一看著傅昭寧。

王妃?快開口啊。

結果傅昭寧真的開口了,隻不過說的是——

“那你慢走,現在家裏肯定是亂七八糟的,就不方便請你們進去了,而且,我祖父應該也不想看見你。”

說完傅昭寧就自己走向了大門,都不帶回頭再看一眼的。

青一撫額。

王妃,您這跟第一次就說我夜尿多一樣讓人傷心啊!

他算是看出來了,傅昭寧脾氣是有的,可不會哄著人。

“愣著幹什麽?回王府!”

蕭瀾淵立即就疾步走到馬車旁,躍上了馬車,對他沉喝一聲。

青一抖了一下,“是!”

現在王爺看起來應該也是生氣了吧?

第466章

第466章

傅昭寧聽到了馬車疾馳離去的聲音,在門裏轉身望了出去,也看到了龍影衛都列隊轉身離開。

她抿了抿唇。

小桃湊了過來,小聲地問,“小姐,王爺是不是生氣了啊?”

“誰知道呢?也許是生氣我剛才欺負宋雲遙了?”

“啊?”小桃有點茫然。

是這樣嗎?

但是她也看不清楚。

傅昭寧進去之後就暫時把蕭瀾淵給拋到了一旁去了。

現在傅宅終於隻剩下他們自己人了!

把那些人都趕走,真的是感覺到連空氣都清新了很多啊!

但是他們走得太急了,現在弄得亂七八糟的,地上和各屋裏還落著不少東西,看著像是被掃蕩過一樣。

傅昭寧四處轉了一圈,看了之後心情也沒有變壞,這些都是小事。

“小桃,跟忠嬸他們說說,接下來就好好收拾一下,該清掃的清掃,該沖洗的沖洗,還有,東西該丟的就丟!咱們以後就可以過清靜的日子了!”

傅昭寧真的是覺得神清氣爽。

因為以前的傅小姐記憶現在也算是她的,所以她真的也像是過慣了以前被這些人欺負和氣到的日子,現在像是出了一口濁氣。想想什麽話能說,什麽話不能說。”傅昭寧心裏哼了一下。難道他故意把她叫來王府,讓她麵對這種場麵,不就是為了逼她表態?“我和雋王和離,雋王再迎娶安姑娘為正妃,這不就兩全其美了?安姑娘不用為妾,還能報答了王爺的救命之恩。”“咳咳咳!”“噗!”“啊?”蕭瀾淵猛地咳了起來。第305章第305章安年卻是沒忍住,噴了。安卿驚呼一聲然後瞪大眼睛看著傅昭寧。這個雋王妃,怎麽感覺好像很想著要跟雋王和離一樣?蕭瀾淵咬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