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有人蒙對了,你卻不承認怎麽辦?”“那不可能,”賈員外哈哈笑了起來,“有仁醫堂的幾個大夫坐鎮的啊,他們已經取了花去研究了,很快就能研究出來這花的藥用價值,他們會派人旁聽,有人說對了,大夫會直接宣佈,都不用經過我。”“來了來了。”賈員外看到了一個身著寬袖長袍的老人過來,立即就叫了起來。這個老人看著白發蒼蒼,倒像是很有權威的樣子。“這是仁醫堂的薑執事,薑老你們認識的吧。”仁醫堂有十二個執事呢,還有幾個...沈家那個時候有沒有可能也被神夷教徒滲入了?然後那些人接觸到了沈小姐,後來還把她帶走?”

青一說得煞有其事。

“不得不說,青一,你推理能力杠杠的。”

傅昭寧無力吐槽,給他比了個大拇指。

這蕭瀾淵剛給了她點希望,看傅林氏的真實身份不要那麽糟,結果青一給她潑了桶冰水。

但她不得不說,照青一說的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

蕭瀾淵看著她剛剛有點雀躍的樣子,現在又平靜下來了,不由得瞥了青一一眼,“你出去看看廚房裏做了什麽點心沒有,拿點過來。”

“是。”

青一走到了門外才反應過來——

不對啊,這種事情為什麽要他一個隨身大侍衛去做?

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王爺伸手把茶端起來遞給王妃,還在跟王妃說著什麽話。

王爺是不是嫌他礙事了?青一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青一出去之後,蕭瀾淵也沒準備繼續這個話題,他都查了這麽多年了,也不差這麽些日子。

“傅家那些人,你也不用想什麽辦法把他們轟出去了,交給我。”

“啊?”

傅昭寧覺得他的話題有點兒跳躍。

“不是說傅四夫妻倆嫌疑最大嗎?讓他們繼續住在傅家不安全,隻怕你接下來也不放心離家了,所以要先把他們趕出去。”

蕭瀾淵想了想又說,“要不要請幾個護院?”

傅昭寧本來是覺得沒必要,她要是離開了,傅家也沒剩幾個,現在已經有好些仆人了,還有秋生陳山等幾個年輕力壯的。

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家情況不一樣。

畢竟以前也不知道傅四夫妻倆有問題啊,一直就以為他們是身殘而孤僻,現在看來孤僻可能就是假的。

“也可以,回頭我去找找。”

傅昭寧這麽說是想要去問問方大富,因為他給方詩晴找的那些護衛功夫都還不錯,反正是他們這個條件能夠找到的最好的了。

所以傅昭寧決定去找方大富幫忙。

“我給你撥幾個過去。”

“不用不用。”

見傅昭寧這麽直接就回了他,蕭瀾淵下巴微繃,他索性轉了話題。

“沈玄那一對天石,你查出來了?”

“查出來了,就是那對天石的問題。”

蕭瀾淵覺得很不可思議。

“一對石頭就能讓他生病?”

第456章

第456章

“當然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嘛,有些東西就是會放射出對人體有害的物質來,日長月累的,會對身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傅昭寧說。

“你是怎麽知道這些的?”蕭瀾淵對她起了探索的心思。

“當然是師父教的。”傅昭寧眨了眨眼,“不是季老,是以前教我醫術的那個神秘師父。”

也不知道師父安排的故事快要傳到京城了沒有,到時候她的醫術纔能有個說法。

現在嘛——

“反正老頭說不要暴露他,所以誰問我都不會說的。”

“不問就是了。”蕭瀾淵搖頭,“那你有把握救得了沈玄?”

“有把握,沒有那麽容易而已。”

“什麽時候要拿天石過去跟他說明情況,”他問了這一句之後臉色突然變了,聲音也揚高了些,“不對,既然那對天石會讓人生病,現在還在你手裏?你——”

他一把抓住了傅昭寧的手腕,緊張之情溢於言表

傅昭寧手都被他抓疼了,由此可見蕭瀾淵到底有多緊張。

“我收著呢,做了防護的,不會有事,淡定。”

她把那對天石放在了製藥室裏,而她的製藥室裏有各種各樣的裝備設施,各種裝置的盒子瓶子都有。

那對天石她就用了隔斷輻射盒子裝起來了。

“那個不能隨便處理,到時候得找個地方把它埋了,隨便處理可能也會汙染水源還是影響周圍的植物發展。”

這麽嚴重?

應該說,這麽厲害?不過就是兩塊黑色的石頭。

蕭瀾淵說,“你說要找什麽樣的地方,我派人去找。”

傅昭寧點了點頭,提了幾個要點。

這肯定得丟棄到無人煙的地方,免得被別人撿了到時候害了別人。

“沈玄那邊,你要過去的時候我派馬車去接你,什麽時候?”

“我先回去給鍾劍解毒,回頭再說。”

青一回來,端了一碟點心,“王爺,王妃,點心來了。”

蕭瀾淵讓傅昭寧先吃,他出去吩咐侍衛出去找合適的地方。

傅昭寧拿了塊點心吃著,這個時候視窗有一股風刮進來,吹落了書桌上幾張紙。

深秋快要入冬了,風是漸漸大了。

傅昭寧見蕭瀾淵還沒回來,就把地上的紙都撿了起來準備放回桌上去,結果一張貼子印入她的眼簾。

說是貼子不如說是信箋吧,因為沒有那麽正式。

稱呼是淵哥,落款是一個遙字。

內容是邀他晚上去畫舫,她從大赫帶來的皇家貢茶要親手沏給他喝,還要給他彈一路上學到的別樣韻味的琴曲,而且,她想到了小的時候,想要跟他聊聊當年。

傅昭寧手頓了頓,還是把東西都撿了起來,放回了蕭瀾淵的書桌上。

蕭瀾淵回來時,傅昭寧已經不在了。

侍衛說王妃已經離開。

青一說,“王妃可能是急著要回去救鍾劍吧。”

蕭瀾淵本來也是這麽想的,直到他看到了桌上放得很整齊的幾張紙。來,頓時就驚訝了,“你怎麽來了?”那白胖白胖的男人轉頭看來,看著他轉動脖子,傅昭寧都覺得有點兒呼吸困難。這個男人隻是來求藥的,難道已經看過大夫,知道他這病怎麽治了?她倒是挺好奇的。“我聽說你們在這裏,所以也跟著過來看看。”傅昭寧走到了季老身邊。“師父買藥材不帶我?”“這個,我哪是不帶你?想著不用你跟著跑一趟,等買到了帶回去給你看就是了。”季老笑了笑。傅昭寧一來,他突然就感覺多點信心了,還得意地瞥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