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了。”“啊?”小桃聽得有點愣。這是什麽意思啊?小姐什麽時候去救過很多動物了?傅昭寧沒有再解釋。不過她沒有說謊,以前她真的是在一次山火中救了不少馬啊鹿啊鳥啊的,那次她自己也差點葬身在山火裏,後來還是一匹馬駝著她沖出了火海。也不知道為什麽,在那之後,她就很有這些動物親緣了。沒想到穿成了這傅府的大小姐,這種親和力也還在。傅昭寧腦海裏突然就想到了遲嗔大師對她說的話,她又愣了一下,難道真如遲嗔大師說的,她...第1章

昭國,京城。

熱鬧的大街上,一個衣裙華麗的少女帶著侍衛氣勢洶洶地攔住了一支喜嫁隊伍。

“快閃開,是李神醫家的大小姐啊,惹到她可沒好果子吃!”行人紛紛躲避,生怕被波及。

他們看著那支有點寒酸的喜嫁隊伍,很是同情,“這是誰家新娘子啊?怎麽惹上李大小姐了?”

“你還不知道?今天是蕭世子迎娶傅家小姐的日子,喜轎裏自然是傅小姐。”

咣當一聲,喜轎直接就被李家的侍衛蠻力地壓停了,很重地搖晃了一下,裏麵傳來了咚的一聲悶響,像是腦袋重重撞了一下的聲音。

“把傅昭寧拽出來!把她那身嫁衣給我扒了!”

李大小姐盯著喜轎趾高氣昂地下令,立即有侍衛沖上去,不由分說就要伸手去掀轎簾。

旁邊的喜婆急急來攔,“使不得啊!新娘子在半路上怎麽能下轎?這會不吉利的,也會被夫家嫌棄的啊。”

周圍的人也都震驚了,李大小姐竟然要當街把新娘子拽出喜轎?還要扒人家嫁衣?

“誰敢阻攔,就是跟我爹過不去!以後你們要是生病了受傷了,別想讓我爹診治!我爹一聲令下,滿京城的藥鋪也沒人賣藥給你們!蕭哥哥根本就不想娶傅昭寧,是這個賤人不要臉皮逼著他娶的!你們愣著幹什麽?快把她的嫁衣扒下來!”

喜婆被一腳踹開,侍衛猛地掀開轎簾,將轎裏一身大紅嫁衣蓋著紅蓋頭的新娘拽了出來,果真動手開始扒她的嫁衣。

“這,這也太過分了,被扒了衣服傅小姐還活不活啊......”周圍的人目瞪口呆。

有些人則瞪大眼睛往新娘子身上瞧。

“快看快看,看看傅家小姐的身子白不白!”

“那肯定雪白雪白的!”

人群裏的混混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把這條街都堵得水泄不通。

“你們可不能這樣啊,李大小姐,你放過傅小姐吧,這傳出去蕭世子也沒臉吶......”喜婆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嚎叫起來。

“扒了嫁衣,傅小姐怎可怎麽活啊!!”

“這些送嫁的人怎麽都躲著不阻止?”有人覺得奇怪,“傅家沒人來送嫁嗎?傅小姐也沒陪嫁婆子沒丫鬟?”

“新娘子怎麽一動不動的?”

有人看不過眼,趕緊跑去蕭府喊人,這裏離蕭府可不遠了。

“撕拉”一聲,新娘子的嫁衣被粗暴地撕開了一道口子。

昭寧剛一清醒就感覺到有人在撕自己的衣服,她眼睛都還沒睜開,瞬間火氣直沖到頭頂,握拳就狠狠地朝對方擊了過去,同時抬腳,屈膝猛一踹。

“砰!”

“啊!!”

兩個正撕扯著她嫁衣的侍衛一人被擊中眼睛,另一個則更慘,瞬間被踹爆了某蛋,嚓,他霎時臉就白了。

一聲慘叫響徹雲霄。

昭寧一把扯下了紅蓋頭,扶著喜轎站了起來,眸光掃過眼前情景。

她記得自己剛給某一位大佬做完手術,手術長達十四個小時,出了手術室之後她倒頭就睡著了,怎麽一睜眼她就成了傅家的三小姐?

傅昭寧的記憶瞬間呼嘯著湧進她的腦海,讓她眼前陣陣發黑。

“傅昭寧!你這個不要臉的小婊砸,你竟然還敢反抗?”

李大小姐朝她沖了過來,指間拈了一支長針,她揚起長針就要朝昭寧的頭紮下。

她爹是神醫,她當然也學了幾招紮針的手法,這一針下去,傅昭寧立馬得暈,等她暈了把她衣服扒光光,給她剩個肚兜!

“啊!”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叫起來。

長針的寒光閃過,昭寧眼睛一瞇,一拳就擊向了李大小姐胸前。

昭寧的拳頭還旋轉著輾了一下。

“你剛說什麽?”昭寧偏頭朝她胸口瞄了一眼。

“啊!好痛!傅、昭、寧你個賤人......”李大小姐痛得五官扭曲,揚起的手都軟了,針鐺地掉到了地上,禁不住雙手抱胸,彎下腰去。

傅昭寧她怎麽敢!傅昭寧怎麽這麽不要臉!

圍觀百姓:“......”

他們都呆了。

“傅昭寧!”

一道男聲憤憤響起,一個錦衣青年匆匆而來,看到眼前一幕火氣湧上頭頂,怒瞪向昭寧。

“你還要不要臉了?誰讓你把蓋頭掀了的?還沒進門沒拜堂你就讓這麽多人看著你掀了蓋頭,晦不晦氣?你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裏?”

他再看向傅昭寧裂開的衣襟,臉都黑了,“嫁衣都破了你還有臉站在這裏?我蕭府的臉全都被你丟光了!就你這樣毫無羞恥之心的人還想嫁入蕭家?”

昭寧危險地瞇了瞇眼睛。

“天啊,蕭世子來了,他這是要退親嗎?”

“可這麽一來,以後傅小姐還能嫁得出去?”先被辱,撕裂了嫁衣,緊接著被當街退親,傅小姐名聲和清白都掉光了,以後可還怎麽嫁出去啊?

“蕭哥哥,”李大小姐眼淚汪汪地靠向了蕭世子,帶著哭音,“傅昭寧她打我,好痛啊......”

蕭世子下意識地擁住她,“芷瑤,你沒事吧?傅昭寧她打你哪裏了?”

這問題讓李芷瑤有點窒息,這是能說的嗎?

“傅昭寧!芷瑤不過是看不慣你逼迫著我娶你,想替我出出氣而已,你怎麽能打她?我真沒想到你除了愚笨不講理貪婪愛占便宜之外,還有喜歡打人的毛病!”抖。屋裏已經點了好幾個炭暖,她們都覺得很暖和了,對王爺來說卻好像沒有什麽作用。王爺中的這毒也太厲害了。“你們出去吧,我給他施針。”傅昭寧本來是不想理會蕭瀾淵的,但看著他這個樣子,她估計也是走不了,隻能無奈嘆了口氣。“是。”紅灼和粉星退了出去,關上門。傅昭寧索性就脫了鞋子坐到了床上,掀開了被子。這被子蓋著好像也沒有什麽作用,一掀開,蕭瀾淵整個人像是在噝噝冒著冷氣。“你鬆手,我給你施針。”傅昭寧想要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