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殘片,讓它在某些方麵的威能,已經可以超過通靈法寶。但它的靈性卻是殘缺的,連六階法寶的靈性都有不如。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去讓它牽引歲月玉冊,形成共鳴?杜祐謙隻能硬著頭皮嘗試。此前他已無數次以神識去接觸春秋筆,嘗試溝通操控,還能夠藉助春秋筆去完成一些化假為真、化真為假的神蹟。但這一次,他的神識沒有再去操控,隻是不斷地傳達自己的情緒,念頭,就像他溫養“盡歡”時所做的。雖然他對“盡歡”的溫養是持之以恆,數...第751章

人皇嫡子

就連地板都是用三階玉石鋪就的奢華宮殿裡,陳設卻相當簡樸。

一桌,一床,幾張椅子,一麵書架,加上兩個香爐,就別無他物了。

四階沉香木打成的寬大木床上,掛著五階魔蛛網織成的紗帳,旁邊的仙鶴銅爐裡,燃著讓人寧神的薰香。

“殿下,該熄燈歇息了。”雖不算美貌,但身段豐潤,言行溫柔的女官湊近前來,樸素的草籽淡香在寢宮內隱隱約約,沁人心脾。

“恩,再等等,我再看一會書。”剛剛滿了十八歲生日,覺醒了宿世記憶的杜祐謙捧著一本泛黃的帛書,湊在油燈下聚精會神地看著。

他看書的速度極快,基本上就是不停地翻頁,但所有的內容都牢牢地記入腦海中。

女官也不以為怪,這位殿下自幼就有神童之稱,一目十行、過目不忘、舉一反三都是基本操作,不值得驚訝。

人皇陛下曾派大賢來為殿下檢查,得出的結論是,殿下應該是某位大能轉世,雖然還未甦醒宿世記憶,但前世的經驗、修行帶來的益處,都是時時發揮作用。

大夏立國萬載,大能轉世的典故比比皆是,沒什麼好吃驚的。

或者可以說,那些歷史上曾經驚才絕豔的人物,有幾個不是大能轉世?

所以人皇陛下對這位幼子也沒什麼防範之心,反而派了幾位有名的賢者來教導。

這個時代,可是有真仙存在的!

若是不小心,說不定連魂魄都逃不掉,轉世再來的機會都沒有。

大夏的皇子,都是十五六歲開始修行,前期不求進度,但求打好基礎。

此前的轉世中,杜祐謙也曾注意蒐集過相關資訊,尤其是他有一次曾轉世到天庭墜落三千年後,加入了太上舞天宗,學會了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的初始版本,唯有擁有先天道體的人,纔可以修行的那種。

但女官還是直覺,這位殿下的內在,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甚至連眼神也一切如常。

所以杜祐謙才這麼刻苦,真是幾十輩子都沒這麼努力讀過書了。

在覺醒宿世記憶後,原本他還可以利用這具身體之前的積累快速築基,但為了改換功法,修行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有所損耗,所以暫時還是維持著練氣後期的修為。

覺醒後的這些天,他翻閱了大量的書籍,讀取了大量玉簡,很清楚地知道:在大夏皇朝,覺醒宿世記憶不是罪,也不會遭到忌諱。

不過近些日子,女官隱隱發現,殿下似乎有了極大的變化。

在這之前,他很想弄清楚,天庭究竟為什麼會墜落?

杜祐謙現在的境界,是練氣後期。

天庭墜落之前,人族一定是暗流湧動,殺機四伏。

距離大廈將傾,天庭墜落,還有四千年。

這女官的各種念頭,在他麵前和透明的一樣。

大概是前世的記憶覺醒得更多了吧——女官如是想。

在那一世,他獲知了不少真真假假,關於天庭墜落的隱秘。

所以他在惡補歷史、人文,想要儘快掌握一些脈絡,免得貿然到了化神、步虛,惹了不該惹的人,參與了不該參與的事情,窩囊地掛掉。

當然,在外在表現方麵,沒有任何變化。

所以雖然他這一世有著先天大道聖體,修行的速度也快不到哪去。

按理說,練氣境界是不可能神識離體的,但杜祐謙的神識過於離譜了。

哪怕這女官猜到了自己覺醒了宿世記憶,杜祐謙也不打算做什麼。

都是後世聞所未聞的。

不過杜祐謙對一切都抱著懷疑態度。

總覺得天庭墜落不是那麼簡單。

“行了,熄燈吧。”杜祐謙將看完的帛書放下,淡淡地吩咐。

女官鬆了一口氣,若是殿下總是晚睡,她也是要吃掛落的。

為杜祐謙蓋好被、吹熄油燈,又喚了兩個美貌的小宮女來為杜祐謙暖腳後,女官將欲離開,卻被杜祐謙叫住。

“蕭女史,我有一事問你。”

女官謹慎地開口:“殿下請問,能說的,臣一定知無不言。”

杜祐謙展顏一笑,女官不爭氣地心臟加速跳了幾下——殿下可真俊吶!

若是能被他——不行,不能想這麼下流的事情。

看到女官微紅的臉,杜祐謙不用讀她的念頭,也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無奈地說:“不用那麼嚴肅,我隻是想問問,聽說前些日子,有大臣向父皇進言,說我已經快成年(20歲成年),應該讓我出去就封。宮裡這些天,到處有人議論,你可曾聽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女官謹慎地說:“臣什麼都沒聽到,殿下不用去管那些風言風語,臣相信陛下一定不會委屈了您。”

畢竟,您是皇後的嫡子啊。雖然是幼子,沒有繼承大統的可能,但絕不會讓您受半點委屈的。

杜祐謙微微一笑,雖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現在這樣也不錯。

“行了,蕭女史你退下吧。”

女官行了一禮,退出幾步後轉身加速離開,生怕殿下又問她什麼敏感問題。

杜祐謙沉吟了一陣。

他詢問女官這個問題,並不是真的想打聽流言,或是麼隱秘訊息。

以他的神識,這皇宮裡隻有少數幾個地方能遮蔽他的感知。

隻要神識展開,想聽什麼都能聽到。

之所以詢問女官,是要確認女官是否對他個人忠心。

現在看來,女官平時表現得對他忠心耿耿,但本質上還是忠心於皇後。

當然,這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女史本就是皇後的屬官,蕭女史正是皇後派來照顧杜祐謙的。

這一世的開局,可以說是天胡了。

身份尊貴,人間界所有的功法都能接觸……雖然人間界並沒有流傳太多功法。

杜祐謙在後世所接觸的功法,大多是天庭墜落後,由十大殿裡流傳出來,並經過改良的。

大夏雖然是人族正統,唯一的國度,在功法秘術方麵,卻也比較匱乏。

不過,好在大夏儲存有完本的《玉晨蒼華太元劍經》,這可是杜祐謙垂涎已久的,後世早已失傳,被譽為“劍經之首”。

作為大夏的嫡皇子,杜祐謙隻要修為足夠,馬上就能學習,根本不需要接受什麼考驗,也沒有什麼“貢獻度”之類的限製。

此外,杜祐謙這一世的意外之喜,還在於他終於能“點亮”大道聖體了。

此前的那麼多次轉世,他都隻能選擇“除了大道聖體外的任意先天道體”。

而在這次轉世時,選項悄然出現了變化。

難道是由於這個時間段,人族依然是天道所鍾,天地法則對人族的靈根壓製比較小?

這個猜測,應該有幾分正確。

因為這個時期,就杜祐謙所知,天靈根出門都不敢大聲說話的,沒有先天道體根本不會得到重點培養。

而若想進入天庭體製,成為“十大殿”的一員,先天道體是最基礎的條件——當然,還需要在天庭有關係,體製不是那麼好進的。

考試什麼的,不存在的,天庭就是唯血緣論。

在杜祐謙之前的轉世中,對此已經有一些瞭解。

他曾認為,封閉和階級固化,是天庭墜落的最主要原因。

那是他在睢逍真君那一世得出的結論。

現在看來,當然很可笑。

當世所有的真仙都在天庭體製內,十大殿裡步虛多如狗、合道滿地走。

這樣強大的天庭,掌握著強大到無人可以對抗的武力,怎麼可能是因為階級固化而墜落?

不過具體是怎麼回事,杜祐謙還有待繼續查詢線索。

而此時,他需要的是快速發育。

作為大夏的皇子,他是有加入天庭的資格的。

大夏和天庭的關係,不是主從或隸屬,杜祐謙根據自己觀察到的、閱讀到的,很想總結一個類比出來。

但是地球上,還真沒有類似的關係。

實在硬要做類比,那天庭就好比是歐洲中世紀的教廷,大夏則是最強大國家的皇帝。

但這種比喻也不太準確就是了。

總之,天庭其實不太管人間界的事,高高在上,但需要人間界提供資源,供十大殿的修士修行所用。

大夏富有四海,整個人間界都為大夏所有,大夏在人間界的地麵上可以為所欲為——但前提是不招惹天庭,不違背天庭的意誌。

而大夏的皇族,都有資格進入十大殿進修,但不能將十大殿的功法傳播到人間界來。

有的時候,大夏皇室會與天庭裡的貴人聯姻。

大夏的人皇,雖然隻是合道境界,但集天下人道之力,在人間界的戰鬥力堪比真仙,而且是真仙裡都比較能打的那個檔次。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吧。

杜祐謙梳理了一陣,便上床安歇。

兩個暖床的小宮女都是十歲左右,雖然粉雕玉琢,但還沒長開,杜祐謙不可能對著這麼小的小姑娘發禽獸之念。

雖然按照規矩留了她們下來,但等女官一走,就把她們趕到旁邊的小床去睡。

杜祐謙是不需要睡覺的。

至少不需要每天都睡。

躺在床上,他靜靜地感受著體內仙器殘片的變化。

(本章完)為簡?到最後,都是殊途同歸,道之一字,包羅永珍啊。所有你曾經學過的東西,都將在某一天,化作你的資糧,助你成道。”鄧茂玉恭恭敬敬,“弟子謹遵師尊教誨。”“好了,”杜祐謙道,“伱且熟悉一下當前境界,不要急於散功重修。對於化神之後的功法,為師還要做些修改,你且保著這身修為,為你師弟師妹們護法一段時間吧。”“是,弟子必不負所托。”杜祐謙想了想,又道:“為師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去尋一處合適的地方,蘊養靈脈,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