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泥塊、碎石簌簌落下。“你倒是機靈。哎!”杜祐謙大膽問:“道長緣何嘆息?”老道搖搖頭:“你卻是個有靈根的。雖然不知靈根好壞,不過至少能夠修行。至於你的人品、心性,這幾個月我也瞭解得差不多了。可惜,如果是三十年前遇上老道,老道一定欣然收你為徒。”杜祐謙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急忙問道:“難道以在下這年齡,已經無法修行了嗎?”“這,倒也不是,”道長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說,“武者的氣血之盛,遠超普通人。何況,...第747章

有本事就來殺!

杜祐謙一直在等待變化。

局麵有了變化,他才能方便去實現自己的目標:擊殺普真明誠真君。

但又不能等到樞和帝君真身到場。

若這位以真身來到,大家隻能做鳥獸散,不可能硬拚——雖然都清楚,合道大能在人間界出手必不能持久。

但,合道大能殺步虛,也隻需一兩個呼吸。

誰願意用性命去拖延合道大能一兩個呼吸呢。

唯有在樞和帝君真身還未趕到、隻以法相出手,並且一擊得手;普真明誠真君因為達成目標,而精神鬆懈的剎那——這,纔是杜祐謙施展殺招的時機。

否則,像是普真明誠真君這種曾經在合道巔峰待了許久,鬥法經驗無比豐富的修士,根本不會給別人殺他的機會。

哪怕杜祐謙其實有較大的把握勝他,可是想殺他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普真明誠真君身上。

那古劍散發著接近通靈法寶層次的威壓,卻在逆五行神光之下節節敗退。

“太俞明靜帝君,請出手!”

但很快一道五彩光華似乎憑空出現,同樣撞上了逆五行神光。

杜祐謙很清楚,擊殺普真明誠真君的機會就在眼前,但這個機會視窗非常小,轉瞬即逝。

一旦不能把握住,估計這一世就再也沒有殺死此人的機會,隻能今後再回溯時光再做嘗試了。

一道長虹橫貫天際,撞上了樞和帝君的逆五行神光,仔細一看,卻是一柄造型古樸、銅鏽斑斑的古劍。

要讓林莎和芳華無法及時去向太白至妙真君施加援手!

而太素詠誌真君畢竟隻是來助拳的,不會賭上身家性命。

當然,這一切都在杜祐謙的預料之中。

此時的他,明顯慢了一拍。

杜祐謙裝模作樣地對付

“玄素湛極帝君,請出手!”

銀鐲子加上鏽跡斑斑的古劍一起,終於抵住了逆五行神光,相持不下。

但他根本就沒去理會樞和帝君的法相所發出的逆五行神光。

顯然,他要配合樞和帝君的法相,打斷太白至妙真君的晉升過程!

就在此時,普真明誠真君忽然一個閃身,同樣來到洞府處。

與此同時,天空中出現兩隻巨大的手掌,一隻橫掃,一隻以泰山壓頂之勢壓下。

而此刻,杜祐謙的精氣神凝聚到了極點。

若是時機不對,杜祐謙的殺招出手,隻會讓他迅速遠遁。

擅長殺人的人,也一定擅長絕境翻盤,死裡逃生。

五彩光華褪去,露出一隻銀燦燦的鐲子,剎那間雷霆大作,天舞銀蛇。

“乖孫,動手!”

卻是玄素湛極帝君和太俞明靜帝君都早已將隨身六階法寶埋伏在側,此時各自操控飛劍和法寶攻擊。

這道逆五行神光,剎那間湮滅幾個步虛修士簡直是輕而易舉,也唯有同為合道大能,能勉強將之擋下。

杜祐謙可以保證自己不被這逆五行神光打死,但想要將之攔下,卻是力有不逮。

“看劍!”人群中,一個不起眼的化神修士忽然氣息暴漲,麵目變成泰玄弘化真君,瞬移到洞府上空,同時飛劍跳躍式地前進,斬向普真明誠真君。

在這一刻,他要單獨麵對普真明誠真君,這是極危險的事。

但他是必然成道的,肯定不會隕落在此時,所以杜祐謙放心地讓他來作為佈局的最後一個環節。

“哼,無知小輩,也敢言劍!”

普真明誠真君的飛劍化作一條浩浩蕩蕩的血色長河,血色長河載沉載浮,隱隱有無數屍骨冤魂浮現,帶著屠殺、屠戮的殘暴之意。

這“屠”之劍意,竟比杜祐謙還隱隱高明瞭一籌。

泰玄弘化真君也是有眼色的,當即便知道自己不能硬接,立刻連續瞬移,躲開劍意的鎖定。

但洞府上方卻是空門大露,普真明誠真君有些遺憾地收劍,對著洞府遙遙斬出一劍。

“滅!”

因為洞府有陣法保護,為了將陣法摧毀,同時破壞那內外天地交匯,這是普真明誠真君唯一能選擇的招數。

這,也在杜祐謙的預料之中!

隻見洞府表麵上毫髮無損,但是陣法卻如同被狂風吹過的蛛網,立刻分崩離析。

而太白至妙真君的氣息陡然衰弱下去,內天地驟然消失,那內外天地交匯的奇觀自然也戛然而止。

遠處,正應妙法真君的指甲幾乎插進了手掌心中。

雖然杜祐謙叫她今日不要出現,以免暴露了她身為萬法宗“裡子”的身份,但她的師父在此合道,她又怎麼按捺得住?

自然早就跑來,隱匿旁觀。

見得師父的合道中斷,她心如刀割,儘管根據杜祐謙的隻言片語,她猜測杜祐謙或許另有安排,但此時師父的氣息衰微,卻是實打實的。

普真明誠真君的眼中露出喜悅之情,他身體也已經從出手後的最低穀、最虛弱的階段恢復過來。

但還沒等他說什麼,甚至連他的嘴角還沒翹起到可以稱之為“微笑”的弧度,一股心驚肉跳之感,驅使他回頭一看。

隻見杜祐謙神情肅穆,身後浮現出一個古典打扮:峨冠、博帶、廣袖、深裾的修士虛影,那位修士右手的三隻手指回收,食指向前,大拇指豎起,嘴裡發出“砰”的聲音,然後手臂回屈,對著手指吹了吹。

在“砰”的聲音還未傳至耳中,普真明誠真君就知道大事不妙。

但此時他已避無可避,倉促之下,他隻能驅動飛劍,發出不留後路的全力一擊,企圖以傷換傷。

是的,在這個時候,他還不認為自己會死,最多隻是受到重創,延緩再次合道的腳步。

而就在這個剎那,普真明誠真君赫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又回到了之前剛出手後的剎那,那最虛弱、最低穀的剎那!

會死。

這是普真明誠真君的最後一個念頭。

然後他就倒下了,雙目中已經沒有了神采,臉上和脖子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細紋。

但是他的六階飛劍在失去了主人的驅使後,依然在頑強地前進,那是曾經合道、又再次修煉到步虛境界的修士畢生功力、經驗、殺意匯聚的一擊。

這一劍,在場的除了兩名合道,沒人能安然無恙地接下來!

杜祐謙激發法寶“落魄鍾”,為了雙保險,還施展神通“身自在”。

哪怕普真明誠真君還活著,本人在操控飛劍,都不見得能傷到他。

更別說現在普真明誠真君已死,飛劍隻是憑著自身的靈性發揮,又如何能傷到全力防禦的杜祐謙呢。

“崇虛靈應沖和小賊……本座必殺你!”

樞和帝君的聲音冷漠而宏高,在天地間迴盪,似乎毫無情緒波動。

普真明誠真君的屍體上,細紋繼續擴大,終於整個身體彷彿摔碎的琉璃一般,破碎成千片萬片。

而他的元神也早已湮滅,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杜祐謙嘿嘿一笑,“有本事你就來殺,少說廢話。”

“太白至妙真君”從洞府中躍出,嘴角隱有血跡,氣息不穩,似乎連維持步虛境界都很艱難。

她聲音暗啞地開口:“樞和!今日之賜,萬法宗上下必然銘記!將來有一天,殺你者,萬法宗弟子是也!”

樞和帝君的法相漠然投過目光,聲音如悶雷般炸響:“你就不怕本座屠了萬法宗?”

“太白至妙真君”昂然而立,雖然身體虛弱,氣息衰微,氣勢卻絲毫不減,“你儘管放馬過來。殺不死我們的,隻會讓我們更加強大!”

“好一個太白至妙真君!”玄素湛極帝君的聲音迴盪,“樞和道友,稍安勿躁。你得明白,我們這些老骨頭,是不會看著你在人間界逞兇的。”

就在這時,樞和帝君的真身趕到,卻遲了一步。

他先是深深地看了“太白至妙真君”一眼,確定此人的修為已經退化,而且魂魄確實是太白至妙真君本尊,這才對“太白至妙真君”失去興趣,收回目光,開始冷冷地環視四周,像是要將所有人的臉都記下。

但卻出奇地沒有悍然出手。

顯然玄素湛極帝君的威脅還是有一些作用的。

像是為了印證之前的話,玄素湛極帝君的古樸飛劍、太俞明靜帝君的金剛鐲都繞著樞和帝君緩緩飛行,顯然樞和帝君若敢向下麵這些人出手,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杜祐謙倒是不怕樞和帝君出手。

雖然自己肯定打不過……但也能正兒八經地和樞和帝君過個幾招,然後逃跑。

畢竟合道大能在人間界出手是有限製的,不可能無止境地追殺自己。

樞和帝君的目光最終落在杜祐謙身上,冷冷開口:“交出此人,一切既往不咎。”

“好啊!”說話的是杜祐謙。

“不可能!”

“別癡心妄想。”

“你要戰,那便戰!”

“太白至妙真君”、泰玄弘化真君和林莎等都斷然拒絕。

玄素湛極帝君似乎有些猶豫,太俞明靜帝君的金剛鐲卻無聲地激發,再次縈繞五彩光華,隨時準備攻擊,表明瞭太俞明靜帝君不惜一戰的態度。

杜祐謙聳聳肩,“看來今天打不成了。”

樞和帝君沒有放狠話,深深地注視了杜祐謙一眼,轉身就走。

在場的眾人伱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相信,竟然逼退了一位合道大能!

(本章完)頓,露出苦惱之色,“哎,要是監視別這麼嚴密就好了,連血祭都不允許,想殺人煉製魔器都隻敢偷偷摸摸這裡殺個幾百,那裡殺個幾百。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古籍上記載的那樣,隨意屠城滅族,來煉製魔器啊?”杜祐謙可不想和他討論屠城滅族的話題,對於魔道修士特有的魔器也興趣缺缺。魔器不是不強大,而是缺乏泛用性。像杜祐謙現在修行的《上清紫氣神丹造化決》,乃是標準的玄門正宗功法,一身法術也以玄門法術為主。他要是使用魔器,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