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桜枝恭敬地說:“弟子會奮起直追的。”“不用追,沒關係,天賦的事,不是你想追就能追得上的,以後若有機會殺了她,你便殺了,奪她的氣運機緣吧,”梅漱玉的神情慵懶了許多,傳音道,“不過那等以後再說,暫且不提,現在我有事要交代你。”“師尊請吩咐。”梅漱玉嘴唇微動,聲音傳入陳桜枝的耳朵。陳桜枝浮現震驚的表情。她看了看師父,欲言又止。梅漱玉淺笑著,用嬌滴滴的聲音發出威脅:“如果被第四個人知道了,你該知道後...第740章

太俞明靜合道(三)

杜祐謙大惑不解。

“落花前輩,你一直告訴我,若有人必定合道,則誰都無法提前殺了他,哪怕是同為合道大能都不行。現在你卻說,殺了這個人,就斷絕了他未來成道的可能。那現在若別人強行出手殺了明靜公主,是不是也能斷絕明靜公主成道的可能性?”

落花道:“這不是一回事。”

“請為我解惑。”

“太俞明靜真君成道,乃是汝親眼見證過的歷史。而在汝經歷的歷史中,聖血宗那位的轉世身還未成道。這就是不同。”

頓了頓,落花又補充:“那位既轉世,肯定是透過造化玉牒和天帝璽的殘片。但既轉世,他原本的道已復歸於天地;而且,他肯定是前路已經走不通,纔想要轉世重修的,要走一條新的道路。天道無親,除非合道,已經是天道的一部分,天道自然親近;他既非合道,天道自然不會再庇佑他。”

杜祐謙想了想,越發覺得這其中玄妙。

他遲疑著問道:“我就這麼特殊?我見證過的歷史,有這麼重要。”

“汝不重要,汝的本命仙器重要。輪迴鏡既被汝煉化,汝也就有了成為見證人的資格。‘見證人’隻是為了方便汝的理解而造的一個詞彙,人間的詞,無法準確描述那種境界。”

強觀測者。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就被他掐斷。

杜祐謙沒有繼續發散思考,而是專注於當下。

無論怎麼思考,他都沒可能在準備不充分的情況下,在那位某某帝君的注視下,殺死聖血宗的步虛。

因為有了輪迴鏡,所以我成了強觀測者?

我的觀測,能讓量子態塌陷?

我觀測到了某人合道,他的合道就成了不可更改的歷史?我未觀測到,則一切皆有可能?

杜祐謙搖搖頭。這是修仙世界,不要總是試圖用地球的物理學來解釋一切。

若是被人打擾,說不定她的合道就要晚個幾百年,甚至一兩千年。

準確地說,是量子力學為瞭解釋一些難以被人理解的現象,而化用的一個詞。

當然宜早不宜遲。

所以,如果一定要殺那一位,就得佈置一個必殺的局麵才行。

而若她現在合道,己方就有了最大的靠山,接下來一兩千年想佈置殺局也會更簡單。

日後說不定這會成為殺手鐧。

那位不會允許的。

所以現在的關鍵是自己不要暴露和“崇虛靈應沖和真君”的關係。

自己的本體不適合展現血屠劍意的“闢”之劍意。

畢竟,她的合道是必然,但可能早,也可能晚一點。

但這個意思,應該大差不差。

這一次,還是不要節外生枝,隻要明靜公主順利地合道就是勝利。

但是……另一具適合被薤露蠱控製的軀體就不要浪費了。

“明靜公主那邊,已經到了合道的第二階段,內外天地交匯。那邊的戰況,沒什麼問題,她應該能順利進入‘以身合道’的階段,屆時就無法被幹擾、無法被破壞了。所以現在的重點是,我要不要親自趕過去,把聖血宗的那一位留下來?”

杜祐謙一愣,莫名地想到了地球上曾經接觸過的一個物理側的詞。

身外化身就沒有這顧慮。

~~~~~~~~~~~~

明靜公主合道之地。

那鋪滿天空的海市蜃樓虛景忽然全部收回到閉關密室之中,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絢麗奇瑰的雲霞。

那些雲霞不斷變化為各種珍禽異獸的形狀,仙鶴起舞,又若鸞鳥翱翔。有蛟龍嬉戲,時也有神龜拜賀。

天籟之音遠遠地傳來,神聖而雄壯的樂曲似是正在歌頌聖賢。

霞光普照,但到了接近地麵時,全部被收束進明靜公主閉關之處。

杜祐謙的身外化身停了手,含笑看向與他鬥法了小半日的前聖血宗合道,現在的身份則是新晉步虛“普真明誠真君”。

普真明誠真君也知事不可為,嘆息一聲,看了看明靜公主閉關之處,眼中情緒複雜。

又給了杜祐謙一個不那麼友好的眼神,嘴角微微翹了翹,“你的血屠劍還沒學到家。”

他的聲音乾澀,像是兩段木頭在摩擦一般。

杜祐謙不以為然,淡然那微笑,“下次再領教高招吧。”

說著,一個瞬移就離開了。

這裡的明靜公主已經不需要保護,接下來誰也無法打斷她合道的過程了。

另一邊,泰玄弘化真君也與明極翊化真君罷戰,語氣不善道:“今天鬥得不太痛快,束手束腳的。下次吧,下次見麵,再取你性命。”

明極翊化真君嬌笑道:“你這死鬼,真是不解風情。鬥法有什麼意思,下次我們玩點別的。”

泰玄弘化真君麵無表情:“我不喜歡妖女。”

明極翊化真君臉上終於掛不住了,“哼,老鬼,下次見麵割了你的舌頭。”

說著踏上一條紅菱飛遁而去。

聖血宗的其他修士也烏泱泱地撤走,此地又恢復了平靜。

一般而言,觀看比自己高明的修士晉升,會讓旁觀者受益。

但合道不在此列。

直接觀看他人合道,多多少少,會對自己的道心道途有些影響,甚至讓自己的路走偏。

是以泰玄弘化真君也不再停留,瞬移離開。

~~~~~~~~~~

感應靈妙真君一口氣遁出上萬裡才停下,巨大的消耗,讓他渾身發抖,體內的道果雛形似乎都有些不穩。

他心有餘悸地回眺了一眼之前戰鬥的地方——雖然早已看不見了,但若是不回頭看一眼,確認那柄索命的飛劍沒有跟過來,他就無法安心。

忽然他身子一僵,一個俊俏倜儻的少年不知何時來到他前麵,向他拱手行禮。

“感應靈妙真君,多謝。”

感應靈妙真君隻覺口舌有些乾燥,“原來是崇虛靈應沖和道友,你謝我做什麼?”

“感謝你將這一身軀殼送給我!”

俊俏少年身後飛劍浮現,感應靈妙真君瞳孔劇烈地收縮,那股劍意,那股劍意!

他毫不猶豫,再次燃燒精血逃遁,也不管這樣會有什麼後果。

如果不逃,那就唯死而已!

數息之後,感應靈妙真君的身體跌落,身體還有生機,但元神早已空空蕩蕩。

(本章完)分用來修行,或修煉秘術,或用於配置靈液嘗試孵化石蛋。但更多的,則是用來增強自己的底蘊。原以為馮彬這名聲在外的劫修,能讓自己稍稍認真一點對待。但現在看來,連給自己練手的價值都沒有。其實力,也就和重玄派的真傳弟子相當。比起那個賀蘭若今,恐怕還要稍遜一籌。以杜祐謙現在的實力,哪怕不施手段,與他正麵戰鬥,殺他也用不了十招。吃完靈果,杜祐謙將果核隨口一吐,飛劍無聲無息地飛出。“以前我從沒給自己的飛劍起名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