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為什麼桫欏小姐流出來的血是黑色的?”一個打手驚叫道。杜祐謙瞅了一眼,頓時心道不妙。本來隻是一個小手術、再開幾副藥的事。現在看來,她的匕首上抹了劇毒,這下可麻煩了。“誰那裡有針?快點給我找針來!”杜祐謙道。兩個打手也很著急,林莎是這間青樓的搖錢樹,要是真的死在他們眼前,他們也落不得好。其中一個馬上說:“我去找樓裡別的女人,她們肯定有針線。”另一個想趁機脫身,杜祐謙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摁著這裡,不能...第733章

煉虛丹和大道丹

泰玄弘化真君不再多言,開始參悟起來。

杜祐謙則嘗試溝通落花。

“前輩,這裡的歲月玉冊殘片,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沒聯絡上落花,另一個聲音已經在他心底響起。

“仙器唯一,哪怕變成了殘片,每一片殘片也都是唯一;但天道的修正之力也會發生作用。當你未到此處之時,這裡的歲月玉冊殘片根本不存在,因為早已被你煉化並帶走。但你來到此處,天道之力便會作用,你體內的歲月玉冊殘片便會於此時、此地顯化,繼續維持這裡的運轉。等你離開,這裡的歲月玉冊殘片又會再度消失。”

“想想你在青陽宗遺蹟中獲得的春秋筆殘片和歲月玉冊殘片,是不是這樣?”

說話的是來自未來的杜祐謙。

自己給自己說話,就是容易理解,因為會以自己最容易理解的方式來講述。

杜祐謙見這個潛水了許久的傢夥終於冒泡,心中喜悅,趕緊追問自己一直問題:“為何我轉世時能帶著這些仙器殘片,卻不能帶著通靈法寶呢。”

“抱歉,伱就是這麼蠢,基礎智商太低了,哪怕我已經很努力也還是沒有提高到足以稱之為‘聰明’的程度。來啊,繼續互相傷害啊,反正我就是你。”未來的杜祐謙回懟。

雖然他的修為早已是化神圓滿,進無可進。

此時身在洞府中,不用擔心被帶離現世,因為洞府本就不在現世,而是在偽福地中。

“既然仙器唯一,那如果你回到了遠古天庭尚在,六大仙器依然完好的時候,你丹田裡的那些仙器殘片會發生什麼?”

“對,不見得是壞事,”未來的杜祐謙附和道,“尤其是春秋筆,你都快把它拚湊完整了。帶著它到遠古天庭時代溜達一圈,然後見證六大仙器的破碎,屆時說不定它就自己補全了,說不定還把原本春秋筆殘片器靈給爭奪過來了。”

“……”未來的杜祐謙幽幽地說,“你似乎覺得我一定有答案。但是有沒有可能,現在的我也還不知道呢。”

又再想了想,眉頭又舒展開,“不見得是壞事。”

而杜祐謙的空間神通,已經能做到讓他和泰玄弘化真君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怕被困在此處。

“我知道你會的……我已經想過很多辦法了。不過估計要轉世到遠古天庭還未墜落,六大仙器依然完好的時候,才能證實或者證偽這個猜想。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因此泰玄弘化真君放心地於此處參悟時空大道,身上的氣息緩緩增長著。

“沒關係,慢慢來吧。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在這一世,我們並沒有獲得斬仙台的殘片。隻能等下一世再努力了。”未來的杜祐謙勸慰了一句,再度沉寂下去。

杜祐謙的疑惑基本得到瞭解決,抬頭望去,見泰玄弘化真君正嘗試穿梭到另一片時空碎片中去,便跟了上去。

杜祐謙思索道,“確有這種可能。那我最好在這之前,把歲月玉冊殘片、造化玉牒殘片和斬仙台也給弄齊。斬仙台,應該一部分墜落在無盡沙海西域深處,靠近漠南通道之處;還有一部分在無盡沙海南域的南邊吧。隻是那氣息太過鋒利,就連合道大能都沒有辦法去蒐集……我會再想想辦法的。至於天帝璽,我也不知道它在哪。”

杜祐謙不想和自己對罵,太無聊,改口問道:“那你有沒有什麼線索,或是猜想?”

“想過什麼?”杜祐謙問。

杜祐謙點點頭,“明白了,我會找機會去求證的。”

“有一個猜想,我們能帶著仙器殘片轉世到不同時代,或許和輪迴鏡殘片有關,但暫時還沒法證實。”

杜祐謙仔細想了想,眉頭不知不覺皺了起來。

兩人不言不語,一個忙於感悟,一個默默為之護法。

時光飛逝。

杜祐謙帶著歉意道:“我也沒想到,你回溯時光這麼多次了,都還沒弄懂這個問題。我以為未來的我會更聰明點的。”

但是他對時空大道的瞭解更加深入透徹,反映在外就是整個人在不斷地變化,那變化微小,可積少成多。他的氣質越來越神秘、縹緲,氣息也在不斷壯大。

這一日,泰玄弘化真君忽然睜大眼睛,從參悟的狀態退出來。

他的麵色紅潤,精神奕奕,向著杜祐謙行了一禮,腰彎下去的弧度比上一次還大,“謝謝……外……外……公。”

若不是杜祐謙聽力尚可,隻怕會漏聽後麵兩個字。

他微微一笑,“你對老夫,無需說謝,我們是親人。”

泰玄弘化真君問:“今年……我們去祭拜母親和外婆吧。”

杜祐謙平靜地說,“不去。”

泰玄弘化真臉上微露怒色。

杜祐謙想了想,補充了一句,“等你成道,將來可以回溯時光,自可去看看,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泰玄弘化真君若有所思地看了杜祐謙一眼,沒再說下去。

在泰玄弘化真君參悟時空大道的時候,杜祐謙已經將這秘境中的天材地寶篩選了一遍,選了幾件這孩子用得上的。

至於剩餘的,還是留待將來,等自己睢逍真君那一世再來取吧。

“隨我去一處地方。”

杜祐謙將泰玄弘化真君帶到了那塊隱藏著遠古大能一縷意識的時空碎片中,繞過傳來朗朗讀書聲,找到那個神龕。

他靜靜地注視半晌,示意泰玄弘化真君前去上香。

“這裡敬拜的是誰?”泰玄弘化真君好奇地看著陌生的神像。

“一個偉大的人……雖然被困於合道,未能飛昇。而且他的事蹟被人抹掉,名聲未能流傳。但他確確實實,是一個偉大的人,在我心目中,不比那些真仙差。”

泰玄弘化真君輕聲道:“若有機會,希望您給我講講他的故事。”

他看得出來,杜祐謙現在不想詳談,因此隻是依言給神像上了一炷香。

老者的意識沒有浮現出來,杜祐謙也沒有取走裡麵的時光之息,那是要留給未來的歲月無聲譜,助其恢復的。

而以自己現在對時空大道的深刻領悟,悉心教導泰玄弘化真君一番,效果不會比時光之息差太多。

等離開了這闡道光範帝君的洞府,重新踏足於人間界,泰玄弘化真君便立刻覓地閉關,說是感覺到了晉升步虛的契機。

“老夫為你護法吧。”杜祐謙提議。

泰玄弘化真君猶豫片刻,便半推半就地答應了。

杜祐謙不禁莞爾。

不知道傲嬌已經退環境,不再是版本之子了嗎?

泰玄弘化真君在聞濤野附近的山中給自己建了一座洞府,還佈置了一條五階靈脈——挺豪奢的,但是有一個步虛圓滿的外公,還有唐國作為靠山,泰玄弘化真君這個仙三代,有這種待遇純屬正常。

泰玄弘化真君沒顧得上招待第一次來他洞府的外公,一回家就急吼吼地去閉關。

杜祐謙感應著他的氣息,數月之後,眉頭皺了起來,瞬移進泰玄弘化真君的閉關之地,直接以“回檔”神通刷了一下。

泰玄弘化真君滿頭大汗,抬頭看了看杜祐謙,心有餘悸地說:“還好外……前輩您來得及時。這門神通真厲害啊!”

杜祐謙嘆道:“你積累略有不足。也罷,你在此地不要走動,好生調養恢復。老夫去取一枚煉虛丹給你服用,晉升的成功率當能上升一成。”

杜祐謙離開聞濤野後,便用空間神通,闖入了蘅莞仙子的洞府。

別的東西他都沒去碰,而是徑直來到他當初收穫《青帝長生經》、八階靈植術和七階煉丹術的宮殿。

以他現在的修為和陣法造詣,自然不用再去旁邊啟動什麼機關。

但是當取出那隻寶匣後,杜祐謙愣住了。

裡麵五枚玉簡靜靜地躺著,但是瓷瓶呢!

瓷瓶不見了!

杜祐謙想問落花,轉念一想,還是在心底呼喚未來的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

未來的杜祐謙一句話就讓杜祐謙噎住了。

“有沒有可能,那兩隻瓷瓶就是你自己放進去的?”

杜祐謙想了想,“好吧,雖然這兩種丹藥,以我現在的身家,倒也湊得齊材料。但煉製煉虛丹也就罷了,我為何要煉製雷係大道丹?這雷係大道丹的煉製難度,已經是八階了,我的煉丹術還差了那麼一點,除非接下來兩三百年我全力鑽研。但我何苦浪費這個時間?”

未來的杜祐謙懶洋洋地說:“你說呢?當你的小徒孫可憐巴巴,淚眼婆娑地躺在你懷裡,一邊訴說合道有多麼困難,一邊用纖纖玉指在你的胸口畫圈圈時候,難道你能忍住不為她煉製一枚雷係大道丹?”

杜祐謙冷冷地說:“我當然忍得住。”

頓了頓,他嘴角勾了勾,“所以你是親自經歷過那一幕是吧。”

未來的杜祐謙道:“放心,很快就輪到你了。”

杜祐謙無言以對。

他將玉簡放了回去,等待有緣人(睢逍真君:沒錯,就是區區在下),也不回聞濤野,直接跑去蒐集材料煉製煉虛丹了。

(本章完)邱元清這個朋友而自豪……至於說這本書犯忌諱的地方,杜祐謙也弄明白了。到了晚年,楊玟宛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情況已經有了點些瞭解,知道了他當年花費半生與晉國作戰,其實隻是個笑話,隻是一些魔門修士為了煉製魔器而肆意妄為,掀起戰亂。在《三立堂筆記》中,楊玟宛發出感慨:天下,非天下人之天下,乃仙門之天下!仙師不仁,以萬民為芻狗!怪不得隻能小規模流傳呢。這要是傳播開去,讓天下人都知道了……其實也沒什麼影響。仙門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