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倒有一種未來農家樂的感覺。宋玉暖笑眯眯的跟楚梓州打了招呼。然後騎著腳踏車就往縣城而去。她是去找季老爺子的。說的就是夏新東的事兒。這一次季老爺子再次瞠目結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宋玉暖:“你剛纔跟我說的話是真的嗎?”宋玉暖撇撇嘴:“二爺爺,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隨後又特意解釋道:“目前我姥姥她們還都不知道呢,我是準備給她們個驚喜。至於二爺爺您這裡吧,我也考慮了又考慮。最後想到,依照咱們祖孫兩個的關係,...孫大壯以為自己精神出問題了。

要不然怎麼能聽到這麼多匪夷所思的話呢。

不是他瘋了,就是這個死丫頭瘋了。

顯然的,宋玉暖這個死丫頭沒瘋,好像應該瘋的是他。

他本來是坐在椅子上被扣著的。

他想站起來,可身體就又不能動。

他雙眼猩紅,死死的盯著宋玉暖。

什麼意思?

宋玉暖這個死丫頭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自己不是孃的兒子。

媳婦纔是孃的親女兒。

大舅哥是孃的親兒子。

他是娘從大戶人家給偷出來要賣掉的。

最後一點他是太瞭解了,因為他也幹過這樣的事。

可這些組合在一起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腦子裡亂哄哄的,甚至有剎那間是空白的。

宋玉暖不準備跟他聊很多。

單純的將這些事情告訴他,接下來就看他自己怎麼選擇了。

反正等證據確鑿之後,不認也得認。

該是誰的罪名,最終就是誰的罪名。

“你孃的親生兒子郭浩已經落網了,如今公安正在給他們做親子鑑定,很快就會出結果,到時候會讓你看到這個結果的。

你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提出來,想要見你娘問問到底怎麼事兒也沒問題,但希望你態度好一點,不要夫瘋瘋癲癲的。

可我分析啊,就依照劉金翠的性子,他是不會告訴你的親生父母是誰的。“

宋玉暖站起身子,和顧老爺子笑盈盈的說:“我們可以走了。”

明知道她沒安好心,可是孫大壯還是喊住要離開的宋玉暖。

這時候他的臉色就有些蒼白了,整個人也在微微的顫抖。

似乎這個世界要崩塌一樣。

“你……你跟我說的,是真的嗎?”

宋玉暖指了指身旁:“你看我身邊都是重量的大領導,我吃飽撐的沒事幹敢上這裡來撒謊?

再說了,關於你們之間的關係如何其實這都是題外話,因為這和你孫大壯所犯的罪行沒有任何牽扯,我純粹是看你像個大冤種被矇在鼓裡,有些不忍心罷了。”

這一次宋玉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走出了這間特殊的看守所,顧老爺子看了一眼宋玉暖,聲音溫和的問道:“你什麼時候回南城啊?”

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朝前走。

顧老爺子臉上都是笑容。

而在對麵的街道,錢老爺子和錢安娜正要朝這邊走。

因為錢老太也在這裡收押。

老錢頭拉住朝前走的錢安娜,一閃身躲到了街角。

老錢頭死死盯著臉上都是笑容的老顧頭。

說句實話,從認識他到現在,從那張死人臉上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燦爛的笑容。

和他走在一起的就是宋玉暖那個死丫頭。

真是厚顏無恥。

家裡出事了,還想賴他身上?

他就是真想收拾她也是兵不血刃,可不是拔幾個大鵝羽毛那麼簡單。

可他現在沒時間對付宋玉暖。

他得給老曲遞訊息,讓她一定要咬緊牙關不承認。

隻要咬死不承認,這件事情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錢程已經死了,活著的人纔是最重要的,尤其他兒孫這麼多的情況下。

這和當初的想法一樣。

現在找不到被顧淮安給安排的蘇妙蓮和那個賤人。

如果能找到,讓她們將嘴閉上不要胡亂說話。

別管當年起因是什麼,她和那個男人都生了孩子,還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倒不如恩怨一筆勾銷,他給她們一些補償。

可惜他見不到人,想法也提不出來。

他倒是想和顧淮安翻臉,可是還沒到翻臉的時候,隻能強行的忍耐住。

如今的顧淮安再次打破了人們的認知,東方紅行動通訊電話已經始使用了。

人們保守估計也要三年之後啊,沒想到也不過是幾個月。

就他手裡都有了一個。

鈴聲很好聽。

就被他很珍惜的放在口袋裡。

如今在大街上能接打這種電話,每次拿出這種電話,都屬於能被老百姓給圍觀的那種。

因為提前宣傳的好,所以大傢夥都知道,這就和將電話亭帶到身上是一樣的。

聽起來就好像是科幻世界一樣。

這樣的人物沒成為他們老錢家的真是太遺憾了。

等老顧頭和宋玉暖連說帶笑的越走越遠,他才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可心裡更鬱悶了。

看了一眼錢安娜,恨鐵不成鋼的說:“從前給你製造那麼多機會,你怎麼就沒有將顧淮安給拿下?

你長得這麼漂亮還這麼優秀,你秦姨也喜歡你,這麼多的有利條件你都沒利用好,你可真是……”

如果現在和顧家是親家關係,自家出這樣的事情了,老顧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錢安娜臉色有些難堪,咬牙道:“……顧淮安性格冰冷,整天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我找他說話他都不理我,我能怎麼辦?”

老錢頭故意慢悠悠的說道:“算了,這也不怪你,也是你們沒有緣分,你看他對宋玉暖就不是這樣。

那可真是……將所有最好的都給了宋玉暖,好像都放到心尖尖上了,嫉妒也沒用啊。”

這話聽在錢安娜的耳朵裡真是刺的嗡嗡響。

心裡也難受的要死。

她的臉色漲紅,恨恨的看著老錢頭:“你現在說這些話有什麼用,還去不去看我奶了?不去的話我可走了。”

老錢頭瞪了她一眼,倒也不在說什麼,領著她就朝著對麵的看守所走去。

錢安娜心裡卻有了不好的預感,隻怕是家裡人都要被奶奶給連累了。

說起來這一切都怪宋玉暖,

也沒將她怎麼樣,過去就算了吧,她倒好,卻真的將人給送進去了。

這靠上了顧家,真的就是不一樣呢。

-----------------

宋玉暖就算有沒處理完的事也該走了。

不過,鍾少青弄的這批收音機和錄音機質量很是不錯。

是香江最大一家電子廠生產的。

宋玉暖拿了一個提包,反正帆布的旅行包都裝滿了。

宋老太這邊還幫著將海棠花衚衕的院子很收拾了一下,院子裡有海棠樹,也給修剪個枝丫,自己家的房子有一顆海棠樹和一棵紅棗樹,也都十多年的樹齡了。

還有鍋碗瓢盆都買的齊全,還給買了一些米麵。

至於其他,她準備等孫女考上大學之後跟著一起來住幾天順便給收拾。

如今家裡的服裝廠就是大兒子和大兒媳管著了。

財物那邊有會計和出納。

她將財政大權都交給了兒媳婦。

當然了,這裡麵有小暖的投資,可要寫的清楚明白。

這次買房子花了三萬多……

宋老太覺得還好,這麼大的院子呢,說得以後等人們手裡都有錢了,價格就高起來了。以加個班,將它變成彩色的更直觀。這個簡單,不用加班,馬上就開工。宋玉暖這邊辦完了,又馬不停蹄的去了木材廠。這不是形容詞,真的是馬不停蹄。因為宋玉暖是騎著馬噠噠噠的到了木材廠大門口。宋玉暖和門衛也熟悉了,笑眯眯的打招呼,然後牽著弟弟的手就進了廠子。宋玉暖直接去找小叔。小叔現在是正式工人。不過還是在車間幹活。此時,有個正好過來登記的機關幹部看到宋玉暖,他認識她,馬上熱情的進車間喊宋年出來。宋年發現小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