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對的是上官恆和鍾大橋,這兩個人沒一個好東西,就不好將他給牽扯進去。所以小笛子叔叔一直做的是後勤工作。也是順利的回來。宋玉暖不知道他手裡有多少錢,但也能跟著喝口湯。到時候和季老一起分就好。但這事不好大張旗鼓的談。不過還沒回來的顧淮安竟然派人給宋玉暖送了一個公文包。黑色的嶄新的公文包是皮質的,裡麵放著一個檔案袋,開啟檔案袋,裡麵有兩個存摺和一萬元的現金。竟然有七萬六。應該是顧淮安全部的存款。不過如今從...宋玉暖朗聲道:“梁大媽,你們直接進來。”

關緊的大門就被咣咣敲響。

夏至跑過去開門,然後被兩個保鏢給拉住。

宋玉暖說張二姑:“你說你安生的在香江待著不好嗎?摻和這些事做什麼呢?

你以為自己是救世主還是天上派下來的神仙?

就是神仙,他也不管凡間事啊。

你就不怕管多了反噬遭報應嗎?”

這時候大門就被一腳給踹開。

保衛員就看到宋玉暖拽著一個穿著道袍的老婦人不撒手。

梁大媽一看她這種打扮,馬上就瞪起眼珠子:“前些天街道都已經發了通知,你怎麼明知故犯呢,把你的戶口本還有糧食關係什麼的都給我拿出來。”

等顧淮安接到電話的時候,張二姑和上官婉已經被帶去了派出所。

因為兩個人身份特殊,一時半會不能處理。

不過上官婉這邊聯絡了夏博文。

夏博文也是剛剛回來。

然後就知道了這些事兒。

夏至有些害怕父親會揍他。

不過夏博文倒是讚許的看了一眼夏至。

還可以,有做人的底線。

把出蘿蔔帶出泥兒,這個所謂的**香牽扯出來了曲莉玫,曲莉玫又扯出了上官雲琪。

於是錢老爺子家正在花房賞花的曲莉玫被帶走調查了。

當錢老爺子來找顧老的時候,顧老爺子看著錢英晨,在剎那之間,他真的很想問問錢英晨:當年在那處峽穀,你真的就沒看見你侄子要殺我嗎?你也沒有看見你侄子殺了蘇妙蘭嗎?

你的二太太和你的侄子勾結的這些事情,你真的就一點都不知道嗎?

如果你知道了卻裝到現在,你可真是一個絕頂的演員呢!

此時此刻的老錢頭氣急敗壞的說顧老爺子:“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都過去三十年了,非要一件一件的將事給掀起來,你老顧不將我老錢給拖下水就不罷休,對不對?”

顧老反而平靜下來。

東西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這幾天就該搬走了。

住了這麼多年,要說捨不得也是真捨不得。

書房的書也都裝到箱子裡,

而這兩個人都在書房裡。

屋子裡空蕩蕩的,好像說話都有迴音。

顧淮安調查出來的關於錢程的事兒,還處於搜尋證據的秘密階段。

這件事不說楚老,老錢頭也是不知道的。

隻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

自然進展就慢。

沒有證據,就不能下結論。

顧老爺子聲音平靜的說道:“老錢,這可不像你平時的作風,你怎麼氣急敗壞的呢?

如果你的夫人清清白白的,很快就會回來。

如果她有問題,那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怎麼和你沒關係?宋玉暖不是和你孫子關係很好嗎?

就是他們兩個聯合起來設的套。”

顧老爺子也是早晨才知道的,這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沒想到這麼快就將曲莉玫給抓了進去。

她做了一種**香,你一個退休老幹部,竟然做這樣的東西,你想要幹什麼?

那個宋玉暖,是真的聰明,將計就計。

不過,張二姑想要從宋玉暖那裡知道什麼?

顧老爺子冷笑出聲:“老錢,你這就不講理了,現在你不是興師問罪,而是回去好好查一下你的夫人為什麼聽上官雲琪的話,乖乖的給人家做**香?

是有什麼把柄在上官雲琪的手裡嗎?

這個把柄你知道嗎?

上官雲琪可不是普通人呢。”

老錢臉色陰沉的盯著顧老爺子,幾息之後,他聲音冷冷的道:“我倒是小瞧你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你孫子打的什麼主意,不就是想將錢家給拉下水,讓我和你做伴,好給你減輕一些罪惡感嗎?”

顧老爺子緩緩搖頭:“你錢家走的正行的端,任我有通天之力,也拉不下來你。

反之,這不是你應得的嗎?

男子漢大丈夫,為人處世當頂天立地,出了問題就要勇於承擔責任,而不是找我來興師問罪。

你的二太太製作**香就是這幾天的事兒,你知道嗎?

趕緊回家吧,不要在我這兒浪費時間。”

顧老爺子並不想和他多說話。

錢老頭氣呼呼的離開了顧家。

在自家大門口,心口一沉,眉頭緩緩皺起來。

他怎麼不知道老曲這幾天做出了**香。

上官雲琪捏了她什麼把柄?

他感覺老顧頭應該是知道一些東西的。

但那個老東西是不會告訴他的。

真是臨死也要拉一個替死鬼。

老錢頭走進了院子。

迎麵就碰到錢楓和衛清梅。

老錢頭不想搭理他。

他對這個大兒子一向沒有好感。

以前住在一起,後來他將他們給趕了出去。

不過他對衛清梅印象就很好。

這個兒媳婦是有一把刷子的,調理自己的身體,也是盡心盡力。

衛清梅開門見山:“爸,我得到一個訊息,就想來告訴你。”

老錢頭愣了一下,然後帶兩個人去了書房。

衛清梅告訴老錢頭,錢楓的親生母親被人給接走了。

聽盧誌國描述,那些人很可能是龍航的。

其中一個年輕人應該就是顧淮安。

接到哪裡了不知道。

最近這段時間總是聽到大老婆的資訊。

老錢頭不是很願意聽。

但此時卻氣的一拍桌子。

“老顧頭真是欺人太甚,什麼事都想摻和一下,他讓他孫子將那個女人接走做什麼?想往我身上潑髒水嗎?

我告訴他這是不能夠的,不行,我得找他算賬去。”

錢楓站在一旁始終沒說話。

無所謂的,愛咋地咋地。

他的臉上都是漠然。

老錢頭去而復返,可顧老沒在家,他撲了一個空。

就覺得老顧這是在躲他。

然後就跟顧朝說:“我都沒計較你父親一意孤行害了我的侄子,他竟然還摻和我的家事,啊,他想做什麼?”

顧朝知道內情,此時看老錢頭,就覺得說不出來的彆扭。

這人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他說:“錢伯伯,您和錢楓的母親都離婚了沒有任何關係,這應該不算是家事吧,再說了,你這是又從哪裡聽說的,有證據嗎,我是真不知道,所以,您還是弄清楚後再來找我爸算賬吧。”

老錢頭弄了個沒臉,臉色鐵青的離開了。

而此時的顧老爺子,口袋裡裝著一個翡翠鐲子,在梧桐小區徘徊。

徘徊了一會,還是沒打定主意,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飯店。

實在是沒想好,以什麼藉口將妻子最喜歡的玉鐲送給宋玉暖。

老爺子坐在飯店。

滿腹心事。

他將手帕開啟,裡麵是一個通體翠綠的玉鐲。

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流光。

旁邊一對夫婦看見了,兩人對視了一眼……姥又去打聽了,的確,兩個人去公社辦的離婚手續,不過聽說那個男的不死心,前天還來這裡找汪小滿呢.”說這話的功夫,汪小滿竟然推門進來了。農村基本就是這樣。大白天的時候,院子門很少關,左鄰右舍想來就來,也沒有敲門的習慣,基本推門就進。宋玉暖隻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繼續整理東西。汪小滿上下打量的宋玉暖,長得是真漂亮。長得這麼好看學習還好,家裡還有錢,將來不定什麼樣兒呢。她孃家侄子是初中畢業。比宋玉暖大兩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